360℃小说

.
  1. 首页
  2. 集英社
  3. 我们的蔬菜不够
  4. 与田有关的Final-lesson4:埋错的时空胶囊
  5. 卡密那月 三周期过四天的夜晚 许多想展翅高飞
  6. 繁体版

卡密那月 三周期过四天的夜晚 许多想展翅高飞
2017-06-24 08:54:38

		

……卡密那月三周期过四天的夜晚。
就连可贝儿自已都不是很珍惜自己的性命……或许该说是无法这么做,因为她是为了拯救母星不惜献出生命的目的而创造出来的人,当她听到自己的存在意义时,也就渐渐地接受这件事了。
因此即使短暂,能够以普通女孩子的身份与一马生活的日子她觉得非常的幸福,虽然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她总算能忘记自己的使命。如果没有听波姆说出「生命大树枯竭」的讯息,说不定自己就能忘却母星的记忆而成为地球人。
「不过……我果然还是这颗星球的人类。」
这时,只有可贝儿与湘待在空心菜星发言人的办公室里,几天前的袭击已经让城镇的西门完全崩塌,连布满整面城墙的绿色藤蔓与枝叶,都有如与大树互相连结般全数枯死。
他们不知道能不能抵挡下一波攻击,由大树维持的大地生命能源也渐渐地枯竭殆尽。
「说得……也是,的确是这样没错。我已经没有继续干涉你们的权力了,因为有他们的帮忙,这座城市才能勉强保住原有的模样,而且出发的少女们都陆续传出成功的消息,这些都是你们的功劳。」
只见湘发言人摆出恭谨的态度,所有事情都顺利地继续进行,这些都是湘发言人必须处理的,但一马等人却持续地找出了解决的方法,感谢至极的他根本不可能继续挑出毛病。
「可是……如果再碰到大规模的袭击,我们就无能为力了。」
只要少女在那之前带着各自的「繁荣」农力者回到母星,就能成功地拯救整个星球,不过要是「悲伤之核」提早发动攻击,他们就毫无胜算可言。因为几天前成为胜利关键的礼子使用那招后,心底的恨意与负面感情便消失得一乾二净,又变回既乖巧又懂事的普通女孩子了。
「所以……我会负责代替消失的大树,只要使用这个戒指的力量,就算没有一马先生的力量,我认为也能暂时代替大树保护这个城镇。」
一听到可贝儿的意见,湘发言人有段时间都没有说话,而且犹如沉思般地考量着。如果能以可贝儿拯救五十万的市民,的确算得上非常合理的交换,原本她就是为了此种用途而诞生,如果连她都如此希望,替她实现愿望当然求之不得。
虽然那位来自异世界的青年说过「即使牺牲性命换得胜利,相同的力量……甚至是超越现在的力量将会毁灭这颗星球」这番话。
但是,星球若现在就被毁灭了,还管得着未来会发生什么。只要能靠牺牲换取暂时的胜利,就能争取考虑方法的宝贵时间。
于是,湘发言人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没有对你做出此种指示的资格。站在保护五十万市民的立场,或许我非常不称职……不过能够决定前进路途的人,就只有你与你的同伴而已了。」
只见湘发言人说出与想法完全相反的话。
「我想,也许从生命大树诞生的时候,我们的祖先就已经把未来托付给我们了。没有人想要牺牲生命,而现在则是轮到我们抉择未来。我当初只想从别的行星绑架拥有『繁荣』之力的人,并且牺牲那个人拯救世界,但现状也证明这个想法是错误的,所以目前的我没有任何理由强迫你。」
湘发言人也无力地露出笑容,他完全无法阻止或要求可贝儿做出任何事,因此只能对没用的自己微微一笑并从座位站起身。
「你就放手去做吧,然后,你自己也要做出决定。」
希望得到建议的可贝儿毫无收获,而且连可贝儿本身都很害怕牺牲生命。如果是其他人指使,她还能用「是那个人叫我做的」或「没办法,只有这条路可以选择」的理由说服自己,而现在就连此种苦肉计都无法如愿。
可贝儿只好轻叹一口气并转身背对发言人,正当她准备走出房间时,湘发言人则是对她说出「虽然这样说有点自私……不过请你别忘记,很多人会因为你牺牲性命而感到相当悲伤。」最后这番话。
此时的可贝儿正准备走到山丘上,湘发言人的话仍然存留在她的心底,她牺牲性命将会出现悲伤的人……这就是可贝儿最后悔的事,只要自己不在这里……只要没碰到一马,他就不会被卷进不幸的事,一想到这里,也让可贝儿差点掉出眼泪。
可贝儿抬头一望,发现夜空中没有任何云朵,星空也因为清澈的空气显得相当美丽。在大树已经消失的山丘上,说不定现在也是观星的绝佳场所。
这时,可贝儿缓缓走到已经风化成一半大小的树干旁。
明明没有相约……树旁却见到了一马的身影。
「可贝儿?你怎么啦?你也来看星星吗?」
「啊,不,那个……」
「过来这边吧。虽然我不知道地球在哪边,可是只要看着天空,总觉得就能跟那边接轨而让我很放心。既可以随便创造星座,又能在这边打发时间,该怎么说呢……」
也许明天敌人就会发动攻击,但一马在此种状况下仍然一如往常,可贝儿则是轻轻地坐在树干下的一马身旁。虽然两人处于以星空为背景的情景,但与其说是浪漫,可贝儿却觉淂现场气氛有些凄凉。
「可贝儿,我问你喔。你觉得死掉的人真的会变成星星吗?」
「那这样就有很多人死掉了呢。那、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
抬头望着宛若银河的群星时,可贝儿也不禁将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说得也是,很多生命就这样死掉了。有些是被吃掉的,也有的是互相残杀。虽然有人说宇宙没有疆界,不过如果死掉会变成星星的话,宇宙总有一天会被星星塞满吧?可是现实应该不是这样吧。我常常想着死掉的生命会变成星星,不过诞生一个生命的话说不定就会让宇宙消失一颗星星呢……不知道是不是最近都没在做农事的关系,总觉得本大爷的想法也变得有点怪怪的……」
见到一马有些害羞地涨红脸颊,可贝儿也以「对一马先生来说,那就像是在浪漫春天里潺潺细流旁,小小失恋黄花绽放出的旋律喔。」这段圣诞红的情歌做为回应。
「那是什么歌?本大爷根本听不懂。」
「是这样吗?我觉得还满浪漫的耶。」
「因为每个人的喜好都不一样,所以本大爷不会否定啦,嗯……说得也是,如果能回地球的话,我们再一起去看圣诞红的演唱会吧。」
「一、一马先生?你怎么会突然约我!?」
「因为你的个性就是这样,我以为你又要自己一个人牺牲了。别看我这样,本大爷可是很担心你的,如果能跟你约好,你应该就不会乱来了吧?」
只见一马腼腆地露出笑容,而可贝儿也对一马看穿自己的心事感到既伤感又高兴。
她不想将一马卷进来,也不想再继续伤害一马。
「那我们约好啰!打勾勾吧!」
「不、不行。我不想再把一马先生、美里小姐、学长姐与礼子卷进来了。」
「你不觉得我们已经牵扯得太深,没办法说走就走了吗?」
这时,可贝儿则是紧紧盯着一马的眼睛。
「可贝儿?怎么啦?」
「因为,因为……一马先生的妈妈会死掉、一马先生的爸爸会离开……都是我们的关系才会……」
「什么啊,你已经知道啦?」
在来到空心菜行星前,她就已经偷听到在校长室里一马与校长的对话了。明明一马出生的秘密是段辛酸的过去,这名少年却用毫不在意的语调如此说着:
「所以,只要没有我这个人就好了……」
「不会啊。」
接着,一马也轻轻地将身旁的少女涌到怀里。
「别说『没碰到就好』这种会让人感到难过的话。」
「可是,一马先生不会难过吗?妈妈死掉之后,一马先生不是很讨厌离开的爸爸吗?」
可贝儿将脸钻进一马的怀里,她听见他沉稳的心跳声,体温也从接触的肌肤直接传递而来。
「因为有老爸跟老妈,本大爷才能出现在这里。连能碰到可贝儿,都是因为『悲伤之核』让很多人遭到不幸的关系。不过就是因为这件事,我才能跟可贝儿一起在这里看着星空。虽然可贝儿是为了拯救世界而诞生的,可是现在不只是这样,你是为了碰到更多重要的人才会在这里的!」
「一马先生……一马先生,我……」
即使想要压抑泪腺忍住流泪,泪水仍然从可贝儿的双颊扑簌簌地滚落。
「我没办法说得很清楚,不过呢,本大爷并不觉淂全都是坏事。如果什么事都认为没救的话,这样不就会只剩下很悲伤的心情吗?不管是蔬菜还是人类,没有雨水就没办法得到滋润,没有太阳光照射就没办法成长,就是因为有高兴与悲伤的事,才能让每个人变得既温柔又坚强。」
可贝儿抬头一看,只见一马正露出有如太阳般的灿烂笑容。
「本大爷会保护你的。其实我有个好方法,所以绝对不要想牺牲自己,知道吗?」
轻轻放开抱紧可贝儿的手后,他便握起拳头并竖起小指。
「我们打勾勾吧。」
「好的……」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做着打勾约定的动作,完全没有发现从山丘下眺望的某道视线。
隔天早晨,每个人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由西边的高塔处传出无数讯号……似乎正准备发动大规模的攻击。
「没想到连我都要做苦工呢。」
这时,腰际系着撒水器的费亚如此喃喃说着。她正将发明的「超级杀虫剂Z」装在类似水枪的枪里,并且交给所有防卫部队的成员,连无法使用「思想转换器」的美里也有拿到一把。
「那个,仁学长?你为什么还要变出荞麦饼?」
「这说不定是人生最后的一餐了。」
只见伊达用左手拿起右手出现的荞麦饼,并且大口大口地吃着。美里似乎看不惯他那太过认命的态度,于是「真是的,你就不能说要保护我吗!」地如此鼓励他。
「好的,我会尽量试看看。」
当伊达一停止变出荞麦饼,便静静地做次深呼吸,并且将意识转往西边的方向。对方正好是身为害虫的蝗虫,只见他轻轻地向大地与空气呼唤,虽然世界已经濒临死亡,但伊达仍然集中精神感觉些微的生命气息。
战斗部队由和服青年负责指挥,他也露出了严肃的表情。他们无法侦测出敌人的确实数量,似乎是因为数量太多而无法计数。
只见有个类似黑色地毯的物体,就这样完全遮蔽西边的天空。
「看来他们并没有巨大化,而是普通尺寸的蝗虫……」
虽然单独几只显得很脆弱,但城镇应该无法承受如此大量的攻击,即使和服青年使用的剑术能够应付各种程度的对手,却没有同时对付多数敌人的能力。
「真希望……能多多少少找回自己以前的感觉。」
一听到这句话,身旁拿着小锅子并准备战斗的女仆也怀着复杂的心情。只见锅里装满调味料,明明没有用火烹煮,里面的料却不停沸腾,看来这也是「思想转换器」产生的效果。
「只靠这个锅子,应该没办法把所有蝗虫都炖来吃呢。」
虽然速度相当缓慢,但天空确实逐渐地被黑色笼罩,此时相马的脑里浮现出「不会再度拂晓的夜晚」与「世界末日」这几个字词,一阵吵杂的尖锐翅膀声也逐渐接近众人。由于先前小型蝗虫无法接近大树守护的城镇,现在却能够肆无忌惮地发动攻击,现在可说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抵挡蝗虫军团。
这时防卫部队正聚集在西门前,里面却没有见到一马与可贝儿的踪影。
「礼子,你还是躲到防空洞里比较好吧?」
听到这句话后,站在西伊身旁的哥德风罗莉则是抬头看着西边天空,并且左右地摇头表示拒绝。
「我昨天……看到了……」
接着,礼子身边也传出一股不祥的气氛。
「看到……什么?」
「说不定我又要陷入失恋模式了。」
就在下个瞬间,伊达产生的风宛若推挤天空般袭卷整个西边天际。「驱逐害虫」的意识与思想转换器互相产生共鸣,因此让伊达发挥出比平常更强的力量操控天气。西伊也相当怀疑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因为如果是像地球的丰饶环境,西伊的确能够发挥刮起台风的力量,伊达却能不当一回事的让这个接近死亡的环境产生此种天候。
无法在天空自由飞翔的蝗虫只好降落,并且纷纷跳往西门的方向。
「我会发出……嫉妒的火焰喔!」
只见礼子并没有特别瞄准,便将装有思想转换器的戒指朝向西边。就在下个瞬间,礼子的脚边突然发出沿着地面燃烧的放射状火焰,将逼近城镇数百公尺外的蝗虫全数烧尽,火力几乎能够媲美某动画里七天毁灭世界的巨大机器人。
可是,礼子的嫉妒火焰却没有继续发动攻击,虽然彻底抵挡敌人的首波攻势,但蝗虫仍然宛若海浪般逐渐进逼,西伊只好抱着满脸舒畅的礼子赶紧退到后方。
接着,防卫部队也替补向前开始喷洒杀虫剂。由于小型蝗虫并没有强大的抵抗力,因此杀虫剂相当有效。手拿炖锅的异世界女仆也冲进蝗虫群里,蝗虫们则是凭着本能感觉危险并四处逃窜。不过,蝗虫们仍然躲过女仆继续进攻,纵使几天前相当活跃的和服青年拼命挥刀,冲击波也将蝗虫群阵阵冲散,敌人却仍然像流水般逐渐涌向城镇。
蝗虫群从西门前渐渐地朝旁边扩散,并且以围绕墙壁的形状开始攀爬城墙。即使伊达的强风让防守方保有制空权,却无法防止沿着墙壁入侵城市的蝗虫群。
战斗仅仅开始五分钟,空心菜市就已经濒临被攻陷的危机中了。
这时,一马与可贝儿正待在山丘大树的树干旁,波姆也跟在两人身边。此时蝗虫群已经入侵城镇,并且开始侵蚀以绿地为主的地方,抵达市民们避难的防空洞也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一马先生,我相信你。你绝对不会输的。」
「嗯,所以可贝儿跟波姆,把你们的力量借给我吧。」
一马将意识集中在戒指上,并且与借助波姆力量完全成熟化的可贝儿思考同步。只见有股黄金色的光晕将他们团团包覆,枯萎的大树也逐渐染上金黄色的光芒。以枯朽的大树为中心,一株由无实体光芒构成的大树便在山丘上现出踪影。
接着,一马握紧拳头挥向天空,只见城镇外围已经被黑色昆虫完全埋没,而少年则是将拳头慢慢放开。
从手掌冒出的光芒便缓缓浮上天际,只见宛若蛋壳的光芒突然「啪」地裂开,有只发光的小鸟也破壳而出。
「一马先生……难道这就是拥有永远生命的圣兽不死鸟吗!?真、真是太厉害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我没告诉过你吗?这是合鸭!」
发光小鸟的轮廓看起来的确很难说是不死鸟,连鸟喙都呈现圆形而相当可爱。
「合鸭?为什么是合鸭?」
「虽然要实施合鸭农法很麻烦,不过可以减少农药喔!」
一马的手中接连冒出许多蛋壳,孵化的小鸟也飞到城镇的各个地方,只见鸟群的轮廓逐渐进行分裂,宛若切开黑色地毯般将蝗虫全数吃掉。
「合鸭就是会吃掉稻穗旁边的柔软杂草,或是黑尾叶蝉跟蝗虫这些害虫的可爱鸭子!」
介绍完后,只见一马也得意地挺起胸膛。
「如果对方是飞龙那类的怪物,本大爷就没法处理了,但害虫就有解决的方法啦!嗯……虽然敌人来得太突然,要我想出合鸭的模样也花了很多时间,而且合鸭会吃掉已经成熟的稻谷,所以记得要在固定时间内赶出田园!就算觉得寂寞也不能心软喔!」
只见他高声地喊出久违的农业小知识,并且控制合鸭们接连切断蝗虫群,而且也让合鸭在城镇外排开。掌握现场状况的和服青年微微一笑,随后便率领众人一口气发动攻势。
看到黑色波浪从山丘渐渐被逼退,一马对可贝儿说道:
「之前我都是嘴巴说要保护你,不过现在总算能实现愿望了。」
「一马先生,不会的。要是一马先生没有阻止我,我就已经牺牲自己的生命了。」
看到两个人牵着手仰望天空,身为守护精灵的波姆也「这次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如此喃喃说道。只见它说着「将能源分给可贝儿很累」的借口,这颗珍奇蕃茄就立刻躲回自己的胶囊里了。
虽然让蝗虫群冲进城市里,但借着合鸭们的努力,蝗虫军团被一只不剩地完全歼灭。每个人当时都已经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一马却以农业狂特有的方式成功拯救城镇。
接着,理应转由他们对「悲伤之核」发动攻击,一马等人却选择与两位异世界人完全相异的处理方式,他们并没有集中战力与「悲伤之核」正面对决,而是以不牺牲生命的方法让「悲伤之核」无容身之地,进而无法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中。
从防卫战经过几天后,「被选上的少女」们纷纷回到母星,身旁当然也带着自己的真命天子同行。
集合所有人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而最后的任务也宣告开始。
「好啦!大伙们一起来耕田吧!」
听到一马发出的吶喊,聚集的各行星农业狂们也齐声吆喝,虽然使用各自的语言,不过每个人都怀着相同的心情。这些人里,有些人能够用心电感应直接对心灵说话,也有看似半鱼人或长满毛的兽人等等,看起来就像是正在拍摄科幻电影的场景。
城市的中心已经无法见到先前「生命大树」的踪影,大树的树干早已消失风化,农业狂们则是在成为空地的山丘上使用锄头或圆锹开始耕田。即使出生地都是以行星为单位,使用的农耕用具却没有太大的差异。每个行星的科技都比一马出身的地球还要发达,农业都改采完全机械化的方式进行,但在科技发展前都是以农具耕作的。别说是一马,其他农业狂们也都互相交换情报而成为好朋友了。
「加油!」
「喂!如果输给其他星球代表,回去就等着瞧啰!」
「别太勉强自己喔~~♪」
只见农业狂们一列排开开始耕田,每位少女也纷纷出声加油,伊达与来自异世界的相马也在队伍里。虽然大家都是同时开始,但十秒后就明显地出现速度差异。
「果然学长比其他农业白……比其他行星代表的动作还要来得流畅。」
正如美里所观察的,伊达正领先其他的行星代表逐渐前进,相马〉稍微落后的一马以及其他农业狂们都依序紧跟在后,前面领先的两人并没有特别注意这是工作,态度显得相当我行我素,但速度却远远凌驾于普通人。
「一马先生加油!至少要赢过伊达学长一次!」
听到可贝儿的声援,一马也再度意识到这是「与伊达仁的比赛」。
「好、好啦!也就是说,这个五十公尺耕田赛跑就能决定全宇宙最强的农夫吧!本大爷绝对不能输给客场选手!」
一马突然猛烈加快速度,确实地慢慢拉近与相马之间的距离,只见一马就这样逼近穿着和服的异世界青年。不仅如此,从背后感觉到其他农夫们赌上自尊的气魄时,相马也受到影响而放慢速度。
「主人,您怎么了!?」
「嗯……虽然有点奇怪,总觉得身体没办法前进耶……」
当他说这些话时,一马便超越了和服青年,后续的其他人员也接连穿过相马的身边寻求冠军。
「今天我一定会赢过你的!仁!」
就在这个时候,一马一边用左手挥舞锄头,一边将右手高高指向天空。他的食指仍然戴着「量产型思想转换器」,手中也冒出以黄金色光晕实体化的蛋,而且分成大中小三种尺寸。
当这些蛋一裂开,由光晕组成的合鸭也跳了出来,并且从空中滑翔超越伊达。着地的合鸭群则是一字排开挡在伊达前方,而伊达也在合鸭群前停下动作。
「喂!你居然会出手阻碍别人,这样根本没有半点男子气概吧!」
「可是美里小姐,那也算是一马先生自己的力量!」
一马继续产生出的合鸭开始妨碍其他跑道,只见合鸭群刻意放慢自己的动作,此种惹人怜爱的举动也让其他农业狂不禁停下脚步。
「太棒啦!这样就绝对会是本大爷获胜啦!」
不过为了创造合鸭,一马似乎使用太多力量而显得气喘吁吁,由于其他「被选上的少女」同时提出抗议,一马只好从终点前十公尺再度重新起跑。只要顺利的话,一马就会成为这场临时全宇宙最强农夫决定战的胜利者……理论上应该是这样没错。
「哈哈哈!别以为我会让你得逞!」
不知何时,西伊管理官也加入这场成为赛跑的耕田作业里,礼子则是拿着有如应援团挂在腰际的巨大旗子,并且挥动旗子默默地替他加油,那应该也是「思想转换器」产生的东西吧。
看到西伊突然从后方出现并逐渐拉近距离,一马只好拼命挤出仅剩的力气,创造出合鸭挡在西伊预定前进的路线。不过,管理官却毫不理会并面无表情地撞散合鸭群。
「拯救这个城市的确实是那些合鸭,可是我并不是农夫,所以对这些鸭子没有特别的感情!」
看到实体化的合鸭群被撞散,一马也不禁失望地双膝跪地,西伊管理官则是趁机超过一马并率先冲进终点,从所有农业狂的手中抢走全宇宙最强的称号。
而费亚则是从旁看着农业狂们与太过认真的管理官,并且喃喃地「嗯,看来都没什么好男人。说不定从头做起还比较快……」如此说着。
「可贝儿,这样还满好玩的耶!」
「是、是啊。」
在耕田作业的休息空档,政府请所有人享用先前的人造茶,如果能搭配饭团就更加完美了,可是现在世界里能称为食物的食物,就只有伊达手掌冒出的想象荞麦饼而已。
即使不管怎么吃都不会消化成营养,却因为绝妙的口感,让其他农业狂纷纷说着「快告诉我怎么做!」或「荞麦真是太好吃了!」而广受好评。
就连伊达为了种植而尽量携带的荞麦种子,也被其他星球的农业狂们争浅恐后地抢夺一空。让这颗星球复苏后,他们就会带着各自的「被选上的少女」回到母星,据说有些心急的情侣档甚至已经提出结婚的要求了。
空心菜政府则是同意此种决定,荞麦的种子也会在那时一并带回各自的星球。
看来在地球的沙漠推广荞麦前,伊达的野心(?)就已经散播到全宇宙了。
众人适当地结束耕田赛跑后,便持续的进行作业直到太阳落下。
最后,连「被选上的少女」与美里等等地球人都下田帮忙,也在山丘成功地耕出一面柔软土壤的苗床。
「那么……麻烦大家啰。」
「我们一起让这颗行星复活吧!」
只见一马与可贝儿互相牵起手,美里、伊达、西伊管理官、礼子、费亚以及两位异世界人都牵起手,再加上其他「被选上的少女」与「繁荣」农力者们,所有人都牵起手绕成一个大圆圈。即使不是「被选上的少女」,美里等人也将些微的生命能源托付给一马与可贝儿,所有人的生命力量就这样集中到一马与可贝儿的手中。
「好温暖……大家的心情都集中到我们这里来了。」
「一马先生……我们,应该会成功吧?」
接着,可贝儿用力握紧一马的手掌,少年也默默地点点头,并且轻轻地反握住可贝儿的手掌。无法尽收掌中的光芒也在这时宣泄而出,就像是努力不让光芒溜走般,一马与可贝儿也更加用力地互相握紧手掌。
手掌中顿时充满了温暖的光芒,而光辉也渐渐地化为一颗种子。两人轻轻地松开了手掌,这颗由全部人想法编织而成的种子,并不像伊达的荞麦饼般失去力量就会消失,而是一直存在于一马的掌心。
接着,一马与可贝儿便做为所有人的代表,轻轻地将种子埋进苗床的正中央。
当他们一盖上土壤,地面也同时冒出小小的嫩芽,并且像是录影带快转般急速变大……只经过几秒的时间,大树就这样再度在山丘上扩展出绿色的枝叶。
和服青年则是抬头望着大树,女仆也在他的身旁同样抬头看着枝叶。
「也有这种战法呢。」相马自信自语地说道。
「因为这个世界的『悲伤之核』并不像我们世界的这么顽固……一定能够了解这个世界的温暖之处的。」
只见绿意宛若涟漪般逐渐扩散,城镇的城墙再度覆满绿色的藤蔓,城墙另一侧的灰色大地也瞬间铺上一层薄薄的嫩芽。
就连西边矗立的黑色高塔也被绿色藤蔓完全覆盖,顿时转变为深绿色的高塔。占据整个世界的「悲伤之核」完全没有发出惨叫声,就这样完完整整地接受一马与可贝儿……以及聚集的少年少女们的所有生命能量,由于「悲伤之核」并无法以蛮力消灭,因此只能以接收能量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真的很壮观,大家同心协力居然能做到这种事……」
「只靠我一人是没有办法的,因为有一马先生,还有大家陪在我的身边,所以才……」
一马则是抬头看着新诞生的大树,并且再度牵起可贝儿的手,而可贝儿也紧紧地握着一马的手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