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集英社
  3. 我们的蔬菜不够
  4. 与田有关的Final-lesson4:埋错的时空胶囊
  5. October.19 航向浩瀚宇宙
  6. 繁体版

October.19 航向浩瀚宇宙
2017-06-24 08:54:38

		

……十月十九日。
背包里塞满了预定四天三夜的换洗衣物与盥洗用具,服装携带轻便方便活动的款式……一马身穿平常惯用的工作服,伊达也同样是农夫式的装扮,可贝儿穿着与一马首次碰面时的太空衣,费亚则是一如往常地穿着制服搭配白衣,美里此时身穿体育课使用的运动服。而完全没有考虑方便活动或轻便装扮的人,就只有身上穿着平时所穿的哥德式罗莉装的礼子而已,看来今天的服装也充满了花边。
做好所有的准备之后,众人便暂时在屋顶上集合,并且从那里穿过西伊管理官开启的传送门,现在都待在一间不知是做什么用途的密室中。那是个单调至极的白色圆筒型房间,而当西伊碰到墙壁的瞬间,墙壁与天花板立刻变成有如玻璃般的透明。
这时,刚刚所在的蓝色行星也映入一马的眼帘,当他一想到自己正处在太空中的月球表面时,背脊也不禁窜过一道微微发颤的电流。
「……这应该就是从老爸身上继承的血统吧。」
一马原本就相当喜欢观看星星,而这时他也想起父亲身为天文学家的事来,因此反而更能接受此种理由。
「欢迎光临,这就是你们世界所说的神秘飞行物体。」
「哎呀,看起来还满单调的嘛。」
只见费亚稍微环视周遭后,便有点扫兴地如此回答。
「我没有多加装潢的预算,而且这艘太空船的性能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高……这么说吧,你们把它当成高楼大厦的电梯好了,这艘太空船就像是连接月球与月球之间的通道。」
美里刚开始也和一马同样怀着走进天象馆的心情,随后便喃喃问道:
「如果你们有这种厉害的技术,为什么不发动宇宙战争侵略地球呢……啊,说发动战争是有点奇怪,可是你们怎么不移居到人类还没出现,环境又适合居住的行星呢?」
「为了开启月球间的通道,得要那个行星拥有可能觉醒『繁荣』之力的人类存在才行。所以我们没办法找到人类还没出现、有适当环境的星球,也没有发动侵略战争的国力……这样说明你清楚了吗?」
听到管理官有些尴尬的回答,提出问题的美里却兴致缺缺地「反正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如此回应。
「美里……志井老师看起来有点落寞喔。」
「没关系啦,仁学长!话说回来,那个像是登山用的背包里面……该不会都是装打荞麦面的用具?」
听到美里的询问,这位青年也微微点头。
「我打算把这趟毕业旅行当成进修旅行,只要一到那边就把荞麦种下去,这样应该就能增加全宇宙的荞麦人口了。」
即使听过可贝儿母星的状况,伊达仍然打算将荞麦带到那个沙漠化的行星。虽然这样无法从根本解决问题,但他似乎也有自己的打算。
「我们……还不出发吗?」
不只后背式的书包,连行李箱都是统一使用黑色系,衣服上满是花边的礼子如此询问。
「那个……各位,这样真的可以吗?」
其实最担心的人是可贝儿,明明尽量不想连累一马,但是最后却让全员都来到这艘太空船上。
「都已经来到这里了,没有人还会说要回去的啦!反正又不会有怪物四处乱跑抓人来吃嘛!」
「是这样……没错……」
可是,可贝儿并没有自信能保护一马不受研究人员或上级的调查。
「没问题,我会想办法的!」
看到一马露出笑容,可贝儿也在心底做好心理准备,因为他们干涉地球的举动才让一马遭逢不幸……所以可贝儿在心底发誓,绝对不会再让一马碰到不幸的事。接着,她吃下费亚交给她的胶囊。当可贝儿没有配水,只用口水和着胶囊吞进肚里时,她的头发也宛若燃烧般一口气染成红色。她已经有好几个月不曾成熟化了,而波姆也自动地从背包内的胶囊里钻了出来,并且绕着可贝儿,在她身边四处飞翔。
「复活啦!莉可贝儿西根大人复活啦!」
「波姆,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我知道了!那这样波姆也豁出去啦!不管莉可贝儿西根大人要去哪里,波姆都奉陪到底了!」
可贝儿则是将波姆轻轻拥进怀里,西伊的太空船也因为接收到这道能源而微微摇晃,看来这艘太空船的主动力源就是可贝儿了。
「管理官,我准备好了。」
「那我们出发吧。话虽如此,根本不到一眨眼的时间就能抵达母星了。」
只见管理官将手伸向墙壁稍微凸出的操作面板,有如天象馆的天花板与侧壁瞬间变成纯白色的朴素墙壁,然后只经过一段短短眨眼间的时间,墙壁又再度映照出太空的景象。
而刚刚映入眼帘的蓝色行星,则是变成了灰色的行星。
「喂,该不会已经到了吧?」
「欢迎各位光临,这里就是我们的母星……『空心菜』。」
只见可贝儿一边看着能源枯竭的母星,一边以有些颤抖的声音细声说道。
目前行星『空心菜』的总人口数约五十万人,这样的人口只有最为繁荣时期的万分之一,而行星上也只有一座能够让人类居住的城市。
有棵巨大的树木就矗立在城市中央,持续保卫着城市与居民不受灰色大地的侵蚀。
一马等人就降落在行星上这最后的城市——空心菜市西边几公里远的废墟。由于现在西伊的立场几乎等同于反叛者,因此他无法直接带着一马等人前往城市,而是采取假装成难民潜进里面的策略,所以他才会故意把一马他们带别的场所。
而一马等人准备出发的城镇,已经是个被灰色大地吞没十几年,人类无法居住的地方。虽然居民到最后仍然顽强的抵抗,直到被灰色大地完全侵蚀、没办法自行供给食粮为止……不过居民的努力终究成为泡影,现在连一点当时奋战的痕迹都丝毫未遗留下来。
这个星球上的人们没有所谓『用餐』的概念,虽然他们忍耐着空腹感,并且以能够摄取营养的药品维持生命,不过制作药品也需要材料。灰色的大地上孕育不出生命,不论怎么往地底挖掘,能够挖掘到的也只有灰色的死土,于是人们纷纷离开荒芜的城镇,造就了这么一个废墟。
废墟有条高速公路直接通往空心菜城,只要沿着道路走就能抵达最后的城市,而在沿着道路前进的这段时间里,应该就能充分掌握空心菜城的状况了……西伊是这么打算的。
「所以呢,就照刚刚在太空船里所说的,我们就扮成难民行动吧。」
就在西伊向众人做确认的同时,在他身旁的礼子则是打开装物箱,并且从里面拿出地垫与多层便当盒开始准备享用。
「在不知名的都市废墟里吃着便当,说不定吃起来会有点悲伤呢……」
「那、那个,礼子?我总觉得便当还是晚点吃会比较好喔,毕竟那是重要的食粮嘛。」
「是喔,真可惜……」
别说是食物了,视野所及之处似乎连清水都无法取得。查觉到比无人岛还要更加危险的气氛后,美里也将礼子拿出的便当盒塞回行李箱里。
虽然有阳光,可是空气却显得既冷冽又干燥。这时,一马将手伸向从前路边看似曾经种植过行道树的土壤,从他手中也传来一股宛若烧尽最后一丝余烬的死灰触感。
「仁,这样下糟糕了。」
一马以相当认真的眼神盯着手里的土壤,而伊达也同样蹲低身体触摸土壤后,便轻轻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就算费亚改良过的种子,看来都没办法在这种土壤里生存呢。」
接着,管理官便对脸上露出严肃神情面对面的农业狂与荞麦狂说明「这是整个行星发生的普遍现象」,并且后退几步指着西方的天空,只见倒塌的大厦间若隐若现的有个类似黑色巨塔的物体。
「从这个现象开始以来,那个塔就慢慢地逐渐变高,可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查清楚那个到底是什么。自最后一个调查队从五年前出发之后,据我所知后来也没有得到他们归来的消息。」
连可贝儿也都露出泫然欲泣的神情,因为她出发前看到的纪录影片里,这附近原本仍然留有些许的绿地……光是想到这里,就让可贝儿也不免感到相当心酸。
「不过话说回来,这里还真是个单调的地方耶。」
以「得到新技术」为由而来到这里的费亚看来有点后悔,于是她混着叹息如此说道。
礼子则是不由分说地一边说着「那还是来吃便当吧!」然后一边再次不顾阻止的打开便当盒,由于美里塞进行李箱时的角度有点偏,而让里面的食物有些倒向一旁的便当盒中,散发出了充满蔬菜的绿意。可贝儿直到昨天都不认为这些蔬菜有何异状,但由于与植物沟通的器官再度复苏,因此便当盒在她眼里看来就像是蔬菜们的共用棺材。
「礼子!赶快把便当盒收起来!现在让可贝儿看到什锦炖蔬菜很危险呀!还有,可贝儿你振作点!」
这时,不只是礼子开启的潘朵拉之盒造成可贝儿的心灵创伤,这还没完,有个巨大的影子突然跳到了这位哥德式罗莉的背后!影子落地时的冲击力让地面不停摇晃,着地在柏油路面上的生物发出了不像是肉食野兽的奇妙咆哮声。
对一马来说,他认为他所看到的是蝗虫。可是这体型也未免太大了……就少年所知,他在地球上从没看过如象般巨大的蝗虫。
「喂,白痴班导!生物不是已经都快要灭亡了吗?」
「我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只的蝗虫……」
而说到那只蝗虫,它则是锁定抱着便当盒微微歪头的礼子张开了大颚。
「等、等等喔,它该不会想要……」
「它不是已经准备好要开动了吗?」
美里被突如其来的怪物吓得腿软坐倒在地上,费亚把她扶在肩膀上让她站起来,两个人就这样赶紧冲向阴暗处。
「礼子!我们快逃!」
当可贝儿拉起礼子的手跑开的同时,巨大蝗虫的大颚正好从礼子刚刚呆站的位置横扫而过。
这时,本能察觉到危险的伊达则是从逃跑的礼子手中抢过便当盒,并且将便当盒甩向空中一一蝗虫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便当盒上。
「我根本没听说过有怪物呀!」
「看来只靠便当盒里的食物没有办法满足它!」
只见蝗虫一口咬碎便当盒之后,便再度将脸转向一行人。
「麻烦再等我三十分杆好荞麦面。」
虽然伊达相当认真地对蝗虫说话,不过对方似乎没有理解人话的智慧,而只是后脚一个使力一口气扑向一马等人。
「躲到废墟里!快点!」
西伊立刻指着即将崩塌的一栋建筑物,并且硬是背着同伴里最没体力的费亚往前狂奔。可贝儿则是成熟化并同样背着美里滑进建筑物,一马也一面拉着准备开始杆起面条的伊达,一面让礼子先行离开。
「仁!依那只蝗虫的大小来看,应该不会只吃荞麦面就能填饱它的肚子吧?」
「你的意思是说,蝗虫比较喜欢吃稻米?」
「那种大小应该是吃人的才对吧!」
「上原,那还能叫做蝗虫吗?」
只见伊达无法接受地歪着头躲进废墟里,虽然全员都毫发无伤,但除了伊达的荞麦用具与礼子的后背式书包,带来的行李全都丢在蝗虫的势力范围里,纵使那只蝗虫现在毁坏的只有便当盒还有里面的饭菜,不过也很容易猜想得到损害将会继续扩大,最严重甚至很有可能闹出人命。
「那种行为再怎么看都不像是示好,而且还是只把人类当成主食的肉食野兽……所以应该要采取碰到狮子或熊时的行动才对。」
打从蝗虫出现以来,终于有些冷静的费亚则是边擦着眼镜这么说。
「……要烧死它吗?」
接着,礼子便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瓶子,里面有着摇动着的淡橘色液体。
「哎呀,那种颜色的液体该不会是汽油吧?是护身用的?」
礼子则是默默地点头,虽然费亚露出佩服的态度,但就连伙伴中没常识程度首屈一指的一马,都不禁「为什么会带汽油?」如此的在心里吐槽。
这时理应要由吐槽女王美里亲自出马才对,不过由于碰到此种太过超乎常理的状况,她似乎显得非常惊慌。毕竟先前的人型蔬菜对人类并无危害,而且也不会到处去捕食人类,不过很明显地,这只巨大蝗虫就是把人类当成食物来看待。
「美里小姐,请你冷静下来……没问题的,我会负责保护各位的安全。」
「那本大爷也要从旁边支援可贝儿!」
说完后,一马就从腰际挂着的银色胶囊里拿出锄头并摆出架势。不过再怎么思考,敌方都不是身为平常人的一马能够应付的对手。
「你这种家伙只会碍手碍脚而已,这里就交给我和莉可贝儿西根。」
当一马等人如此犹豫时,捕食者也为了想穿过极为狭窄的入口,开始用身体冲撞。如果墙壁被撞破的话,他们就无路可逃了。
「总之可以确定的是,这样继续下去就糟糕了对吧?」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一马先生能帮我一个忙。」
只见可贝儿顿时涨红脸颊,并且将手轻轻地抵在胸前,看到农业狂与外星少女不经意间相互对望,两人不禁双双面露红润的情景,管理官则是咳了声嗽打断两人的对话:
「那个应该要当成最后的王牌吧?」
发现费亚、美里与礼子的视线后,一马也将瞬间举起的手放了下来。
「说、说得也是!总之我们先来讨论作战吧!虽然那家伙看起来是杂食性、又不会出现在水田里的蝗虫,不过卤来吃我想应该可以成为蛋白质的来源!」
「这、这样根本就不是在讨论作战!」
听完一马的话,终于稍微冷静下来的美里马上开口如此吐槽。就在此时,废墟的水泥墙开始大幅的摇晃并冒出裂缝,看起来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不……上原,听说不是蝗虫的蝗虫类昆虫卤起来都不是很好吃。」
「是这样吗?」
「不,这也是我听说的,没办法确定是不是真的。」
「蝗虫还真是深奥。」
伊达也默默地点头表示同意,墙壁也在他们谈论有关蝗虫的话题时倒塌,巨大昆虫的复眼瞬间掌握到一行人的行踪。
「总、总之我们上吧!波姆!」
由于一阵子都没有进行战斗,当可贝儿将脚踢向地面时,因为力道过猛而脚底打滑,往前跌了个狗吃屎。刚刚逃进废墟时由于冲得太过拼命,所以虽然她的身体自然而然地做出了动作。但重新将注意力拉回战斗后,反而使得身体在不必要的地方使出力量,因此这样不仅没有成熟化的意义,而且还会成为绝佳的目标。
这个时候,血盆大口立刻扑向跌倒的可贝儿,一马也同时用力把锄头朝着昆虫的大颚丢过去,伊达则趁机扶起可贝儿,管理官也趁此机会放出先前积蓄的力量,将经过压缩的空气块打向蝗虫。
只见顿时尘土飞扬,蝗虫的巨大身躯也被西伊放出的空气炮弹震得微微退后。似乎因为对方不是人类,所以管理官丝毫没有放水。
「只靠那个……好像还不够……」
礼子一边低声说出这句话,一边将汽油瓶的瓶盖打开,并且用附有花边的手帕绑紧瓶口,随后用打火机点火,丢向蝗虫的大颚,简单说那就是个自制的汽油弹。虽然这种举动在日本内是会被处罚的违法行为,但在这种时候,这颗行星并无法找到处罚礼子的法律。
与其说是看到立刻熊熊燃烧起来的火焰……倒不如说是看到着了火的蝗虫脸部,让一马等人被吓得有些后退。
不过,即使脸部喷火……或许该说脸上布满火焰,蝗虫仍然毫不退缩地对一行人发出尖叫怪声。
「这样实在太夸张了啦!」
「空心菜行星根本没有这种生物!不,应该说以前没有!」
接着,可贝儿便重新摆出架势,由于一马已经将作为武器的锄头丢向蝗虫,此时只好把当成第二武器的镰刀拿了出来,而对付这个就算已经被汽油弹烧得满脸是火,却还想继续发动攻击的怪物,没有任何特殊力量而只会发光的「普通镰刀」当然无法发挥效用。
「真是的,这种昆虫平常应该是用摩擦翅膀来发出声音吧!怎么会做出从嘴巴里发出声音这种超乎常理的事情来!」
「一马先生!超乎常理的事应该不只是那个而已吧!」
只见巨大蝗虫已经用身体撞开墙壁,并且试着让上半身挤进废墟里面。说到它脸上的火焰……费亚的脑海里也浮现出「为求食物向前冲」这几个字。
「太失算了,当初只顾着研究让可贝儿取回力量的药,根本没有准备处理这种状况的秘密武器……」
到了这种时候,伊达仍然提议「那只能用荞麦面填饱它的肚子了。」的和平解决方法,西伊管理官则是准备发射第二发空气炮弹,而且是规模超级庞大的巨型空气弹,似乎准备在蝗虫撞破墙壁冲进来的瞬间使出全力反击。
「喂!仁!在比赛的时候你不是可以控制空气还是大气层吗!」
这时,一马也想起在农力大赛上比赛曳引机的事,他在比赛后曾经向伊达问起这件事,而伊达回答当时是为了让引擎的燃烧功率增加,才会使用农力将空气中的氧气浓度提高。
「你帮西伊把空气炮弹的氧气浓度提高,然后可贝儿负责打破这面玻璃墙准备逃走!只要趁它冲进来的时候用氧气炮弹打中它的脸,就能好好吃一顿烤蝗虫肉大餐啦!」
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因此没有一个人反对一马的跳跃式思考。于是可贝儿赶紧撞破废墟深处的玻璃墙,结果又一个冲劲过猛跌倒在地,宇宙人少女差点就一头栽进玻璃墙里。她现在的肉体就像在零点几秒中竞赛的赛车一样快,所以只要一点点的疏失就会让她变成空有驾照的车手。
在可贝儿舍身撞出约能让一个人通过的通道后,礼子、美里与费亚也纷纷钻进通道里。就在此时,阻挡蝗虫的水泥壁突然倒塌,正在燃烧的巨大脸颊也对废墟里的一马等人发动了攻击!
「虽然不知道氧气浓度能不能上升到足够的地步,不过……吃我这招吧!」
直到蝗虫极为靠近的时候,西伊才放出手边的空气弹。而伊达则是深呼吸并发挥出微弱的农力,将西伊手掌附近的氧气浓度提高。经过压缩的空气弹就这样直接击中了蝗虫的脸颊,即将熄灭的火焰也再度熊熊燃烧起来。「做到这种地步应该就……」西伊与一马的脑海中浮出这样的想法,可是……
「碰到大自然的威胁,人类还是这么脆弱吗……」
伊达却低声地说出这句话,这位已经看开的青年轻叹了口气。
「说不定食物链,也是大自然的法则……」
伊达似乎觉得已经无计可施,因此并没有使用农力多加抵抗。一马则是不相信伊达的话,便再度将视线转到蝗虫身上……只见蝗虫仍然还活着,虽然它被空气弹震退了几步,但此时已经朝容易攻击的伊达张开血盆大口!
(仁那家伙居然不逃,看来情况真的糟糕了……)
别说是拯救行星了,连可贝儿的故乡都还没仔细看过,所以一马认为他绝对不能在这里倒下,可是却苦于无法解决眼前的问题。
「一马先生!还是得靠我的力量才行了!」
只见可贝儿跳到完全放弃的伊达面前,并且用力抵住巨大蝗虫的大颚。由于受到这道出乎意料的抵抗,巨大蝗虫也使劲的摇晃着头部,想把抓着大颚的少女甩下来。
「呀~~!」
可贝儿的身体像是树叶般被轻易地甩到半空中,接着便重重撞上废墟的天花板,一马赶紧跳到她落下的位置当她的缓冲垫。巨大蝗虫似乎对可贝儿的抵抗感到十分愤怒,于是将目标转移到了可贝儿的身上。
「一、一马先生!你还好吧!?」
「你是不是变胖啦……是不是因为变得敢吃蔬菜,饮食习惯更加丰富,所以才会……」
「都、都这种时候了你怎么还说这种话!这是专用太空衣的重量!」
硬要说的话,因为使用了超越地球技术的轻型材料,其实紧紧贴身的太空衣比普通衣服还要来得轻。不过现在毕竟不是争论这些事的时候,所以一马也对可贝儿说出「你要坐到什么时候?」这种时常会听见的老台词。
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从波姆那里吸收的能源已经被使用殆尽,由于可贝儿没有妥善地分配力量,所以才会造成无谓的浪费,波姆则是已经回到胶囊里切换成休眠模式了。
「就、就算被吃掉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可贝儿,我们上吧!」
于是,可贝儿赶紧站起身向一马伸出手,而拉着她的手站起来的一马,也做好了使用最后手段的心理准备。
现在两人准备使用的最后王牌,就是借着一马的「繁荣」之力,让可贝儿成为「超成熟化」。以前两人曾经使用过这种招式,击退欲将可贝儿强制送回母星的管理官,以及在无人岛碰到的萝卜状人型蔬菜(强化版)。
不过,因为可贝儿还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一个不小心,说不定会让情况变得更加恶化。而且怎么说,使用这种力量必须有特定的方法,而这种方法会让两人都相当害羞……但目前的情况并不允许他们继续拖延下去。
「一马先生,没问题的。我相信一马先生,所以希望一马先生也相信我……希望你能借给我你的力量。」
「……好吧。可贝儿,那就拜托你了。」
这时,蝗虫被火焰缠绕的复眼仍然牢牢地盯着他们,而一马则是将手伸向可贝儿的胸部前。
一马触摸可贝儿的胸部……这就是使用力量的条件。而且距离越是接近,威力越是强大。所以最好的方式应该是要脱掉太空衣,但现在根本没有时间脱去衣服。
「快、快点!请一马先生在胸口悸动最激烈的时候摸下去!」
一马不知道这么做是否有胜算,不过应该不会比现在还要来得糟糕……他只好在心底如此说服自己,并且准备触摸可贝儿覆盖在太空衣下面的胸部。
就在这时,蝗虫的巨颚也朝两人袭击而来!虽然西伊打算放出第二发空气弹,可是聚集空气的时间却完全不够。就算发射了,也只能勉强稍微晃动蝗虫的巨体而已。
「快逃啊!你们!」
管理官以接近惨叫的声音如此大喊,即使知道远水无法扑灭近火,他仍然放出了手上的空气弹。虽然成功的击中了蝗虫脸颊侧面,不过蝗虫的目标并没有因此转移到西伊的身上。
(连转移它的注意力都不行吗?)
这时,他也只能将胜负赌在一马与可贝儿潜藏的力量了。而仿佛得知西伊此种近似放弃的想法般,蝗虫也瞬间停下动作。它似乎已经察觉一马与可贝儿的莫名举动所带来的危险,因此放弃以下颚直接吞吃两人,反而改为使用身体发动冲撞攻击。
「危险!一马先生!」
就在这么一瞬间,一马立刻后悔刚刚自己稍做犹豫的空档,因为这一点的迟疑,就使得蝗虫发现两人的意图了。两个人就这样被蝗虫撞到水泥墙上,可贝儿也刻不容缓地挡在一马后方做为他的缓冲垫。
「可贝儿!为什么你要……」
「因为这件太空衣是以许多外星技术制造而成的……所以这点程度的冲击力……」
两个人是以几乎半埋进墙壁的速度撞上墙,由于替一马抵挡伤害,可贝儿顿时有些停下动作。但多亏了太空衣以及可贝儿的体能,冲击所造成的影响并没有如外表般那么严重。只要深呼吸个几次身体就能再度活动……不过,巨大的蝗虫并没有让他们多加休息,直接将两人逼到了墙边。
一马撑起身体把可贝儿藏在身后,并且朝蝗虫大喊:
「要、要吃的话……就吃本大爷吧!」
一马的声音难得有些颤抖,但他仍然毫不退缩地瞪着蝗虫熊熊燃烧的脸,而蝗虫则是不由分说地张开大颚,准备将一马一口吞掉。
(可恶!居然会被害虫吃掉……这根本不是身为农夫该有的死法!不过话说回来,本大爷应该是承受了所有被农药毒死的害虫的怨恨吧!)
正当一马做好送命的心理准备,而闭起眼睛的那一刻……
随着一道「隆轰轰轰轰……」巨大物体倒塌的声响,整个废墟内突然飞扬起许多尘土,一马缓缓地睁开双眼,只见眼前的蝗虫被从中切成两半,就像是被剖开的竹策鱼般倒在地上。它的身体里并没有消化器官或是内脏,只有类似柏油般的黑色液体从中流出。
当一马睁开眼睛的同时,半倒塌的废墟也传出一道听起来少了根筋的话声。
「嗨……各位午安,看来你们好像碰到大麻烦了?」
不知何时,发出声音的人就站在蝗虫的背后,那是个眯起眼睛的青年。和一马常常陪祖父母看的古装剧里出现的武士……好像又有点不太一样。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就是「穿着和服的青年」。他的手里还握着一把刀。更加奇特的是,武士的身后还有个像是最近时常出现在东京名电器街周遭,做女仆装扮的少女。她的手里并不是拿着女仆清扫用的扫把,而是拿着一把折纸扇。
总之一马认为自己得救了,因此将手伸向埋在墙壁里的可贝儿,当他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蝗虫被剖开的身体也缓缓地冒烟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主人!我们成功了!思想转换器的状况非常完美!」
只见那名身穿女仆装的少女晃着双马尾辫,她的语调听起来也跟可贝儿有些相像。
「爱蜜希,别再叫我主人了。话说回来,你们还好吧?」
接着,身分不明的和服青年便对一马与可贝儿露出微笑,手中的日本刀也在这时消失得不见踪影。
「那个,我还好……」
「是、是啊!该怎么说呢……那个,应该是你们救了我们吧?」
和服青年微微点头表示肯定,等建筑物外的礼子等人战战兢兢地回来之后,青年便重新做了自我介绍:
「我叫飞鸟相马。因为很多原因,我才会来这里帮忙拯救这个世界。」
即使可贝儿与管理官使出全力都无法对抗的怪物,这位带着女仆的青年居然能一刀毙命。只见他以仿佛到附近买东西的口吻如此说着,让众人顿时哑口无言。
这条高速公路直直通往空心菜行星最后的都市,虽然周围所见之处尽是灰色,但只有一个地方例外,那就是道路远方能够见到的都市景象,那里仍然残留着绿意。而视野内所能见到的那唯一的一片绿地,也比一马等人在地球看过的绿地还要来得更加美丽……甚至看起来有些虚幻。
这时,一行人缓缓地走在九个人排成横列都还有空间的柏油路面上,刚刚的青年武士也提出「大家保持安静好像有点奇怪,那么我们就边走路边交换情报吧!」的提议。就某种意义来说,青年既然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如果怀疑他的身份也没完没了。因此一马也决定接受青年的建议,于是形成了现在的情况。
「我记好大家的名字了。不过不可思议的是,我总有种和大家不是初次见面的感觉……啊,请别在意我的自言自语,其实我是从与你们不同的宇宙过来这里的,虽然我来到这里之前已经学过宇宙的概念,可是直到现在还不是很清楚……总之我是从别的世界过来的人,这样各位听得懂吗?」
由于人数变得更加庞大,礼子似乎认为对话很麻烦,因此一直采取不多过问的态度。现在她的脑中有九成都在想着「碰到连汽油弹都无法对付的对手,下次要用多少火力才会有效?」的问题。美里则是因为刚刚的袭击,完完全全怀着「说不定没来会比较好……」的郁闷心情,即使只是跟着众人都十分勉强。由于众人配合着她的速度前进,因此一马等人的步伐也显得相当缓慢。
「说到不同的宇宙,这还真是让我感兴趣的话题呢。」
费亚似乎对拥有超越地球科技的远方世界,以及连存在都充满神秘感的奇幻武士&女仆相当感兴趣。
「那个……」
青年武士直到刚刚为止都还相当能言善道,这时却将视线转向那名女仆,女仆的手里也同时冒出一本看似素描簿的物体,而且那个物体还是从一无所有的地方突然变出来的。只见女仆翻了一页,上面还写着「这时候就要装傻!」几个字。
「爱蜜希,我没办法装傻。」
「我、我弄错了!是这个!」
女仆赶紧又翻了一页,上面则是写着「我们世界的事」这几个大字。
「嗯,这样就不会拆穿我很健忘这件事了。」
女仆则是默默地拼命点着头。听到此种既怪异又鸡同鸭讲的对话,一马、可贝儿与管理官已经放弃理解这两位异世界人的奇妙行动。伊达则是一边看着灰色的荒野,开始幻想着「如果让这里变成荞麦田的话……」的情景。他认真地认为刚刚自己没有死掉,就是伟大生命流程……也就是命运的一部份。因此存活的自己必须完成「推广荞麦」的使命……也因为他思考得太过认真,所以脑袋里才会装满荞麦田的景象。
「不过再怎么说,别人只要看到大字报不就会被拆穿了吗!」
最后,美里终于无法忍受没人吐槽的气氛,于是硬是挤出仅存的力气使出浑身一击。
「主人……这个人的技巧非常高竿,已经到达几乎可以获颁段位的等级了。」
「到底是哪种段位啊!」
她实在无法习惯这两个人「超越基本常识」的说话方式,因此身为平常人代表的美里只好粗鲁地如此回应。
「爱蜜希拥有吐槽测量士的证照。」
「那种根本不想写在履历书上的证照是什么东西啊!」
「啊!刚刚又升级了!非常恭喜您!」
只要一扯到他们两个,美里总觉得自己的吐槽等级会不断升高,因此只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放弃追究。
「连放弃的时机都很完美呢。」
「我想这位已经快要有争夺锦标选手权的程度了。」
听到这种莫名奇妙的绝佳评价,完全放弃反驳的美里只好朝路边的石头踢了一脚,但那颗石头却被她踢得粉碎四散。
「喔!美里你好厉害!你是从什么时候练出这种脚力的?」
「一、一马!你在说什么傻话!虽然我的确有比同年龄女孩子还强的脚力,可是不管怎么想,我都是这些成员里最接近普通人的一般人吧!」
看到完全不管被自己踢成粉状的石头的美里显得相当混乱,异世界青年也在这个时候搭腔说道:
「……说得也是,就算不是美里小姐,我也能轻易的做到。」
只见青年轻轻捡起小石头,并且用力捏碎,细碎的粉尘随着微风四处飘散。
「不是……那个,你叫相马对吧?能够一刀切开巨大蝗虫的人说出这种话,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
「啊……说得也是。不过我认为每个人都能做到这种事。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近期内连高速公路都会变成和这颗小石头一样的下场。」
费亚则是感兴趣地捡起一颗小石头,然后轻轻使力一捏,这位手无缚鸡之力又时常躲在研究室的白衣疯狂科学家,也如相马说的一样,轻轻松松地就捏碎了石头。
「我们居住的世界……罗斯特提亚大陆说不定也会变成这个样子。嗯,你叫莉可贝儿西根吗?你认识卡洛吗?」
一听到这个名字,可贝儿立刻惊讶地瞪圆双眼,因为卡洛是与可贝儿同期、比她稍晚离开母星的其中一位「被选上的少女」。
「你认识卡洛吗!?」
「虽然她说有点搞错,不过对我来说应该算是命运还是缘分呢……嗯,我这样说应该有点听不懂吧?总之那并不是她打算前往的行星,就在她从月球传送到负责的行星时,好像在途中被传送到我们的世界了。」
「卡洛没事吧!?」
「大家都对她不吃蔬菜的举动很头痛,不过现在应该正住在我认识的渔夫家里,而且相当有精神。」
只见相马稍微停顿片刻,便继续接着说道:
「听卡洛说的事情之后……我分析她太空服上遗留下来的情报,才会跟着爱蜜希一起来到这个行星,虽然想多找点帮手过来,可是太空服的力量居然只能传送两个人。我们的世界有种叫做『魔法』的犯规万能科技,不过要跨越世界还是很勉强呢。」
「话说回来,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这时,持续听着相马叙述的一马则是歪着头问道: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辛苦,还要花这么多功夫来这里帮忙?」
「其实目前这颗星球产生的毁灭现象,跟我们的世界也不是完全没有关系……而且如果放着不管,不只是这颗星球与宇宙,这个麻烦的问题还会扩散到许许多多的世界去。」
听到现在一马还是瞎子摸象,没办法确实的掌握现况。不过看起来问题奇妙地膨胀到既抽象又夸张,似乎还有更深一层内幕的情况去了。
「嗯……总之到底是怎么样!不是我在自夸,本大爷对农业以外的知识根本没什么自信!麻烦你用更容易听得懂、连三岁小孩都能理解的方式说明啦!」
「就是没办法坐视不管。」
「是喔!你还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耶!」
直到青年武士尽力简洁说明,一马才总算听懂重点(?)了。
这时,可贝儿则是在了解说明的一马身边歪头沉思。虽然她在地球时自称外星人已经够可疑了,可是她认为这两个自称来自异世界的人更诡异,于是她轻声地向管理官确认:
「那个……他们两位该不会是空心菜政府派来的人吧?」
如果真是如此,即使知道身为「被选上的少女」的卡洛也不奇怪。
西伊似乎也想着相同的事,因此也跟着轻轻点头回应:
「我不会像那个农业白痴一样,这么轻易就相信你们这些自称异世界的人所说的话。」
看到管理官认真的眼神,和服青年也停下脚步,交叉起双臂,并且皱起眉头开始思考。
「说得也是。嗯……那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们相信我呢?」
「本大爷已经相信你了,所以你也相信自己说服大家吧!我会替你加油的!」
看到一马声援和服青年的模样,可贝儿也不禁想起自己首次碰到一马的情景。因为自己对首次接触太过紧张,导致太过在意不能让对方感到疑问。虽然一马刚开始有些误会,不过最后还是接受了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的可贝儿。
(可是,这次的说不定是坏人。)
正当可贝儿犹豫不决时,西伊则是说出「不好意思,我怀疑你说不定是空心菜政府的人,因为他们打算牺牲莉可贝儿西根与农业白痴的性命拯救世界……我没办法排除你们是间谍的可能性。」这番话,丝毫不改先前的强硬态度。
「说得也是呢,话说你们刚刚出现帮助我们的时机也太巧啰。」
虽然说明事情这种麻烦事会推给别人,不过费亚倒是很积极参加刺探对方的对话,并且推了推眼镜对和服青年露出冷笑。不过,相马仍然像是戴着笑容面具般,丝毫没有改变眯着眼睛微笑的神情。
「这、这些都是思想转换器带领我们这么做的,请各位相信我们说的话!」
这时,一直待在青年身后的女仆开口如此说道。
「那个示波器狂人是什么东西?」
「费亚你听错了,应该是好吃的玉米奶油才对?」
「上原,我觉得奶油玉米听起来还比较正常。」
「不是的!她是说很重的压路滚轮啦!」
「很重的水泥,说不定可以沉进东京湾里……」(注:皆为思想转换器的谐音。)
从满脑子幻想荞麦田的青年到只想着火力的礼子,每个人都说出看似故意的错误答案。
「那个……抱歉喔,爱、爱蜜……」
虽然身为平常人代表的美里想要道歉,却迟迟无法想起名字。
「我叫爱蜜希!是个女仆!」
「嗯……爱蜜希,其实他们没有恶意……」
「没问题的,我很习惯这种情况!」
只见女仆丝毫没有发怒的迹象,反而对全员的装傻技巧非常佩服。
「那个,思念转换器就是这个!」
她将手伸向脖子附近,并且将挂着的锁链慢慢拉了出来,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条项链。那是个镶有蓝色石头的项链,外表看起来并没有机械装置的感觉,而和服青年的颈边也挂着同样的项链。
「这就跟管理官之前送给我的手镯一样,是种类似能查知别人心情的石头吗?」
不过,西伊却没有回答可贝儿的问题。
「嗯……这个思想转换器其实是能显现人心的东西,从我们抵达这个星球后,就一直对着思想转换器祈祷能碰到『想拯救这颗行星的人』,结果我们就出现在那里了。」
「空心菜行星根本没有那种技术……」
「其实还满方便的嘛!只要用那个东西,祈祷希望能拯救这颗行星不就好了?」
听到一马单纯脑袋想出的方法,和服青年则是摇了摇头。
「其实侵蚀这个世界的元凶和我们有点关系,可是,元凶早就已经跟这个世界结下很强的因缘……」
「抱歉,我还是听不懂,麻烦你只说结论就好。」
「结论就是没办法。」
「那就要想想别的方法了!」
先前西伊和可贝儿还在怀疑两位异世界的人,不过此种气氛完全被一马吹得烟消云散,相马慢慢地再度跨出步伐,一行人也跟着他一起前进。
「还有,思考转换器是利用人类特质的物理干涉力……抱歉,要用更简洁的方式对你们说明吧?」
被一马这么一瞪,青年便「简单说,就是能替持有者量身打造专属的武器。」如此重新说明。刚刚能一刀就切开那只巨大的蝗虫,似乎也是拜那种武器所赐,西伊听到这里则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就相信你们吧……」
「喔?态度怎么变得这么快?」
「如果拥有那种技术的话,空心菜政府应该会用来解决大地枯竭的状况。而且这两个人的力量也的确远远超过我们。实际上,这名青年也确实打败了我使出全力也无法抗衡的怪物。」
听完管理官的说明后,费亚却独自做着「不管怎么说,我还真想分析看看那个思想转换器呢。要是可以的话,最好是在这个星球最好的研究机构里……呵呵呵♪」的幻想。
「总而言之,我还没有办法全盘相信你们。」
「没关系的。」
看到仍然挂着笑容的青年,西伊也只能放下与其争辩的心理准备。明明对方看起来只有十几岁,外观也比自己年轻许多,但管理官认为这位和服青年远比外表年龄还要来得稳重。
「还有任何问题欢迎随时询问我。对了,不用勉强自己挤出问题,想到问题的时候再问就好。」
不知不觉中,以青年为首的引领着众人在高速公路迈步前进,虽然可贝儿对他们的出现有很多问题,可是反而因为问题太多,不知该从何问起。一马则是持续与青年谈论蔬菜方面的事,青年似乎也很喜欢耕作而逐一回答。即使世界不同,耕种蔬菜的方式却似乎大同小异。两位从异世界来的人也向一马说明,就算魔法的力量相当方便,无法用魔法完成的事情还是得由人力完成。
就像和转学生聊天似的,一马不论对谁都是维持一贯的我行我素作风,时间就这样在聊不完的话题中缓缓流逝。
当夜幕渐渐低垂,一行人也总算抵达空心菜行星最后的都市——空心菜市的西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