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集英社
  3. 我们的蔬菜不够
  4. 与田有关的Final-lesson4:埋错的时空胶囊
  5. October.18 逐渐进化的可贝儿制便当?
  6. 繁体版

October.18 逐渐进化的可贝儿制便当?
2017-06-24 08:54:38

		

……十月十八日。
从今天起,学校就从考试期间的缩短课程改回一般课程,因此也即将恢复一如往常的日常生活。
经过暑假的农力者大赛之后,失去农力的可贝儿变成了普通的女孩子,并且反而还算有精神地过着这样的校园生活。
「今天也要快乐的吃便当!」
上午的课程一结束,她就和一马他们在屋顶打地铺享用便当。对可贝儿而言,这段时间是最幸福的时光,便当则是与礼子轮流每天负责制作,而菜量总是做出供可贝儿、一马、礼子与美里四个人共同享用的份量。
只见多层便当盒里装有排成一排的饭团、煎蛋卷与炸鸡,而就连可贝儿亲手制作的便当里,也都放有腌黄瓜、蕃茄培根卷与炖蔬菜等等的菜色。
「……今天的煎蛋卷……还算及格。」
身为可贝儿的料理师傅,礼子则是像个检查媳妇料理手艺的婆婆般,轻声地说出评语。
「那真是太好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试着用盐水川烫的菠菜包住蛋卷,所以我有点担心……能得到礼子的肯定实在太棒了!」
她一边特地说出自己下的苦心,一边小小地摆出胜利的姿势。从早上试吃料理时,她那时说出「没问题……这次的料理手法绝对没问题的!」的自信也变得更加坚定了。
「可贝儿,最近你做的菜好像越做越好吃啰!」
「这、这些都是因为礼子告诉我很多诀窍,而且大家都很捧场的成果!」
看到可贝儿高兴的模样,美里也「那是因为可贝儿很努力。」的低声说道。虽然她的脸颊挂着笑容,眼神却显得有些寂寞,而一马则是从头开始就默默地吃着可贝儿的特制便当。
或许是感觉到美里的不对劲,一马停下吃便当的动作,一边频频窥探她的表情,一边歪着头问道:
「美里,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什么……」
「那、那个……美里小姐,难道是味道不合口味吗!?我很欢迎别人挑我毛病喔!」
其实可贝儿的料理会变好吃,也是因为礼子常常挑便当毛病的缘故。礼子会以自己的方式指出便当的缺点,先姑且不论礼子的目的是要让可贝儿泄气,不过可贝儿很认真地到网路学习煮法或食谱,一直努力训练自己的手艺直到现在。
「可贝儿,不是这样的!便当真的很好吃喔!」
美里认为这不是恭维的话,最近可贝儿已经适应地球人的饮食生活,甚至还会注意超级市场的特价日,完完全全地发挥出成为主妇的潜力。
她已经不需要美里的照顾了。
「这个腌黄瓜的酱汁……是用市面贩售的短期腌制粉吧。」
「啊……呜……因为我觉得很方便就用了……」
只见礼子发出喀兹喀兹的声音大口咀嚼,并且将腌黄瓜吞进肚里后,便一如往常地开始挑毛病。不过,最近她挑毛病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而看到有点沮丧地说出实话的可贝儿,一马也赶紧出来打圆场。
「不过我觉得啊,变成普通女孩子的可贝儿真的很厉害,因为她居然敢吃蔬菜了!而且煮的菜也越来越好吃,以农家媳妇的角度来看,实在没什么好挑剔的!」
在夏季大赛当晚吃下费亚的药之后,可贝儿就变成了普通的女孩子。她已经听不到植物的声音,因此煮菜时也不会听到植物的惨叫声。就算将蔬菜放进嘴里,也能毫不抗拒地享受食物的美味。
虽然会说人话的波姆算是个例外,不过现在的她已经完全听不到蔬菜的声音了。
「嗯!就算我不在身边,可贝儿也能做得很好了!」
「美、美里小姐你怎么了?请不要说出这种会让我感到很寂寞的话!」
「可贝儿说的没错,怎么语气听起来好像明天就要转学啦?」
「我、我才没有要转学!」
「……猜个正着?」
听到美里越讲越大声的模样,哥德罗莉风少女也低声询问。
「美、美里……该不会是真的吧?」
「是真的又怎么样?」
「说怎么样……那个,就是那个嘛……」
只见一马完全停下筷子,看来他正在认真地烦恼这件事。其实美里并没有预定转学,她只是稍微开个玩笑,一马却非常认真地「嗯……嗯~~」地抱头苦思。
「你在烦恼个什么啊!我是开玩笑的啦!像你这种农业笨蛋,还是乖乖烦恼农业的事比较适合你!」
「什、什么!美里你居然骗我!?」
「这根本是一马先生自己会错意!」
「可是,还是转学比较好。」
礼子则是莫名奇妙地轻声说出这句话,并且趁着兵荒马乱的时候,偷偷将筷子伸向一马的炸鸡。
在这片比平常更加清澈广阔的秋天青空下,众人就这样一如往常地渡过午餐时间。
美里其实刚刚有些不高兴,因为不管再怎么想、再怎么祈求,快乐的时间总有一天会成为过去,自己毕竟无法继续待在这段时光里。
前几天考试结束后,校方举办了一场升学就业调查,可是美里却没有在问卷填上任何答案。
(如果到东京的大学念书,就没办法见到一马了。)
双亲很希望她能继续念大学,由于成绩在水准以上,所以连级任导师都保证她能考得上学校。但是,关于到大学该做什么、或是将来想从事什么工作等等,美里却没有任何想继续进修的目标。
(为什么……不能一直过着这种生活呢?)
一边抬头望着青空,少女在心底喃喃说出这个不可能达成的愿望。
随着时钟的秒针刚好指到十二点,身为级任导师的志井也出现在教室里,准备进行课程结束后的班会。
虽然曾经传闻他因为生病而准备辞掉教师的工作,可是他却奇迹般地完全复原并回到职场上……因此现在仍然是一马等人的级任导师。
「嗯……那我们开始放学前的班会吧,没有特别需要交代的事情,扫地交给B组处理。以上解散!」
虽然志井匆匆结束班会,不过后来又被几个女学生询问数学问题,不过他也只用「在这边会打扰到扫地的同学,想要接受补习的人就到自修室集合。」这句话解决。看来不管怎么说,他也非常习惯学校生活,而且已经几乎完全变成一个老师的样子了。
「啊……可贝儿同学、五所川原同学跟农业狂要是想接受补习,记得等等也到自修室集合,就算农业科的生涯规划是继承家业,如果没念书拉低班级平均成绩的话,这样老师也会很头痛的。」
「你很啰嗦耶!我这次考试又没有不及格!」
「可是你的成绩总是在不及格边缘吧!?」
虽然此种对话时常发生,不过却不会演变成更严重的口角,西伊管理官……不,志井老师似乎把一马当成眼中钉,可是,可贝儿却以为是「这是让一马先生成为独当一面农夫的爱之鞭!」
「可、可是我们今天要讨论怎么种植冬天蔬菜!」
「是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今天就放过你们好了。」
「啊……喂!你会不会太宠可贝儿啦!难道只因为你们是兄妹……只因为你们是亲戚的关系吗!?」
「是又怎么样?」
就连可贝儿与志井老师之间的关系,都在校内被谣传成是远房亲戚,而多亏部份的女学生擅自将情况幻想成「志井老师一定是舍弃在祖国的高贵身分,从祖国流亡到日本的贵公子!」这种不合常理的情况,所以远房亲戚的说法不知为何就被学生采纳了。
别说是班级了,由于某些女学生「说不定连生病都与争夺王位有关!」的预设立场已经传遍全校,因此志井老师怎么袒护可贝儿或讨厌一马,都没有人会多加过问。而且要是可贝儿与一马发展顺利的话,说不定志井与一马也会成为远房亲戚,只要是思想比较正常的人,应该都会厌恶一马坚持农业的疯狂态度才对。
「……黑炭?」
为了排解级任导师与一马的口角,只见礼子轻声说完这句话后,便露出大胆的笑容,而且还用宛若射穿身体的视线紧盯着级任导师。
「你居然有胆量话中有话的说出纵火宣言……这次就看在这份胆量的份上……」
「……不说对不起……吗?」
「……」
听到礼子还要求道歉,志井不禁当场哑口无言。
「我会一直瞪着你,直到你道歉为止。」
「抱歉。」
志井似乎输给礼子的奇妙气魄,只见他没有发出声音地用嘴唇说出这句话,而看到他的举动后,礼子则是轻蔑地轻轻露出笑容,并且转过身背对志井走出教室。
「那个……一马先生,那我们怎么办?」
「总之先到荞麦室一趟吧。刚刚看起来是礼子妹妹获胜,所以当成我们也获胜了,这样所有事情就都解决啰!」
「啊……那个,虽然对志井老师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比起兄妹爱与亲戚爱,我比较想珍惜自己的恋爱!所以就照一马先生说的吧!真的很对不起!」
而当志井还来不及说出「哪里完美解决事情了?」的吐槽,一马与可贝儿就已经溜出教室了。
「他们果然正在交往吧?」
「那五所川原同学又是怎么回事!?」
「是单相思吗?」
「还是准备横刀夺爱?」
当三个人都离开教室后,负责扫地而留下来的B组同学们也立刻开始替传闻加油添醋。
当三个人一如往常地抵达荞麦室,礼子便以熟练的动作替众人倒茶,可贝儿则从冰箱里拿出伊达秘藏的羊羹切成五人分,过了一会儿伊达与美里也和众人会合。
这间房间的主人伊达几乎已经确定出国留学,虽然前阵子为了短期留学而停止吃荞麦面,但因为对身心的负担都太过剧烈,所以他又回到了正常的饮食习惯,过着每天都吃荞麦面的生活。
而说到另一个学姊费亚……她则是再度切换成研究模式,这段时间里都没有与一马等人见面。
「今天的客人还真多。对了,上原,既然你难得过来这里,要不要试着做看看荞麦面?其实我最近买到一种新的荞麦粉……」
「不好意思,我今天是过来开会的,做荞麦面就等下次吧!」
刚进教室就立刻被一马回绝,伊达只好默默地脱掉上衣,并且走进厨房准备做荞麦面。美里似乎对学长的模样有点于心不忍,于是就将手搭在一马的肩膀说道:
「反正都借了别人的房间,你偶尔也要陪学长做做面吧?」
「我就是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才每次都有吃完学长做的面,而且明年这里就会变成本大爷专用的农家媳妇农力开发室了!我只想让这里的使用权赶快交到我手上!」
早已通过校长挑战关卡的一马,已经把房间的使用权纳入手里了。
一马也再度向校长询问当时在上原家墓前发生的事,但校长却坚持从没发生这件事,在问过志井老师……也就是西伊管理官后,他也自行承认「因为校长知道太多事,所以曾经窜改他的部分记忆。」因此即使校长说不定知道某些事,最后真相仍然是石沉大海。
不过,说不定校长曾经是父亲的朋友……但因为很满意自己能与可贝儿一起生活,因此一马也就没有再继续追究这件事了。
「所以今天的议题就是……冬天的栽培计划!虽然每天都为了迎接秋天过得很忙碌,不过,身为生产者的我们还是必须常常考虑接下来的计划!」
当可贝儿、礼子与美里都坐定位后,一马便再次地说出今天的议题……就在这个时候,可贝儿放在桌上的书包也突然开始蠢动挣扎,就像是里面有个小动物想要脱困似的。
「咦?波姆也想参加会议吗?」
于是,可贝儿伸手把蠢动的书包上的扣子打开,有颗长着翅膀的蕃茄飞了出来……到目前为止都与平常一样,但今天的波姆看起来有点奇怪。虽然拿来形容蔬菜有点突兀,不过它的眼神就像死鱼般呆滞无光。一飞出书包后波姆就停在可贝儿的面前。
「波、波姆……你今天怎么了?」
「再重复一次,当行星空心菜成为D级状况时,就会播放出这段讯息。请各位少女们采取对应D级状况的行动,目前仍然没有能让『生命大树』复苏的『繁荣』农力者回到母星,请各位尽快……」
只见波姆就像坏掉的闹钟般,重复地说着一马等人无法理解的话,而可贝儿的笑容也在此时突然消失。
「喂,可贝儿,波姆那家伙怎么了?」
「那个,一马先生……」
「可贝儿,不准你说没事喔。」
听到美里的话,礼子也轻轻地点了点头。
接着,荞麦室里就只剩下伊达切面的轻快声响。
「那、那个……已经没关系了,该怎么说呢……D级状况代表母星再过几个月就会毁灭,因为波姆是从母星的『生命大树』以它的力量催生而出的特殊蔬菜,所以只要力量减弱,就会说出类似刚刚的讯息。」
只见可贝儿将漂浮的波姆捧在掌心,并且将头顶的花萼用力一拉,波姆的呆滞眼神也突然回神,喃喃自语也在这时停止。
「『生命大树』……是什么?」
听到礼子如此轻声询问,稍微思考并低吟片刻后,可贝儿便开口回答:
「就是守护生命的大树。如果大树失去力量的话,听说母星就会毁灭……」
「毁灭……就是可贝儿的故乡会消失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失去力量的我根本没办法做任何事,所、所以,现在还是赶快拟定冬季栽培计划吧!」
虽然可贝儿努力地装出开朗的样子,眼眸却露出心不在焉的神色。
「应该不会是西伊对波姆动手脚,它才会说出这种谎话吧?」
「我想,他应该没有理由这么做。」
礼子的判断可说是非常正确,因为西伊已经不打算把可贝儿送回母星,从前几天的举动就能明显地看得出来。
「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
「可贝儿!有没有本大爷能帮忙的事?」
「不、不行的!一马先生!帮忙就代表会让一马先生碰到危险……」
由于众人已经无心谈论议题,伊达也将不知何时煮好的特制手打荞麦面排在桌面。
「先吃过东西再冷静讨论吧?」
「说得也是少俗话说得好,没吃饱就没办法打仗。」
不知是何时出现的,只见费亚已经坐在桌旁,并且咻噜咻噜地吸着伊达煮的凉荞麦面。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其实我已经在这个房间装好针孔摄影机与窃听器,还做了一道能直通厨房的暗门。」
见到一马等人哑口无言的模样,这位金发美女也微微地露出笑容。
「所以呢?可贝儿打算怎么办?」
「费亚学姊?难、难道……」
这时,可贝儿也将希望放在这位身为疯狂科学家的学姊身上。
「要是农力恢复,可贝儿你打算怎么做?你的力量一旦恢复,就代表这个农业狂的农力也会复原……可是,这样你们就必须赌上性命拯救母星吧?」
「这,是这样没错……」
「你都已经敢吃蔬菜和煮菜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呢?原本你就是以『牺牲自己拯救母星』为前提而制造出来的人不是吗?你应该不希望自己真正喜欢、而且想好好珍惜的人失去生命吧?」
只见费亚接连说出这些带刺的话,但是可贝儿却完全无法反驳。她也希望自己能陪在一马身边,不过,母星却还有很多人正在等着「被选上的少女」拯救母星。
「可贝儿我问你喔,要怎样才能拯救你的星球?」
「详细状况要问志井老师……不,要问管理官才知道。可是使用这个力量的话,我跟一马先生都会……」
「本大爷是不打算送死啦,可是也不想放着不管。要是可贝儿一直很后悔这件事,这样也会干扰到农家媳妇的训练吧?所以我想到可贝儿的故乡,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忙的地方。」
在暑假开始前,可贝儿一直很鼓励一马出发前往寻找父亲,因此他希望这次能为可贝儿尽点力,不过即使如此,是否能够完成拯救行星的大业也是个大问题。
「你、你们是认真的吗?虽然这样对可贝儿有点抱歉,可是我不觉得一马到那边就能帮得上忙。而且说真的,只靠可贝儿跟一马两个人拯救行星,实在很难想象又有点荒谬……」
心里已经完完全全接受外星人存在的美里则是这么说道。虽然她比平常人还能接受不可思议的事,但仍然无法想象实际的情况。
「……你们打算怎么做呢?」
听到礼子如此低声询问,所有人的视线也同时集中到可贝儿身上。
「我……想要回去拯救母星,这跟我是不是被创造出来的没关系,我就是不能放着不管!因为故乡消失会让我很难过,而且还有很多人住在母星里!」
「那就这么决定!今年的冬季栽培计划先暂时停止,现在议题就改成该怎么拯救可贝儿的母星吧!费亚!你应该已经准备好能让可贝儿农力恢复的药了吧?」
被一马这么一看,费亚也别开视线,并且轻声地「这是为了可贝儿准备的,你可别会错意!」如此反驳。
「而且,有件事我必须先跟可贝儿说清楚。只要吃下这种药,身体就会对消除农力的药产生免疫力。也就是说……你们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
可贝儿则是默默地点点头。既然能取回力量,就代表蔬菜恐惧症会再度复发。
「总之先让农力复原再冲回母星吧!然后,尽量以不会送命的方式好好加油拯救行星!这样所有事情就解决啦!」
听到一马这么说着,美里也是首先发现他非常认真地说出这番话的人。
「可、可是……说不定会被杀掉耶!」
「总有办法解决吧?」
「你真的很莽撞。」
「比起在这里一直烦恼很多问题,我还比较喜欢赶快做出行动!」
看到一马露出笑容,美里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看来已经没办法阻止他了。
「一马先生……这样真的好吗?」
「没什么好不好的,本大爷的想法也跟可贝儿一样!那我们先找找回去的方法吧!可贝儿你应该是搭太空船来到地球的吧?」
「是、是的!我是先搭太空船从传送门来到月球,再从月球传送到这里来的!为了临时太空船故障的情况,我穿的太空服也有自动传送功能,只要靠那件衣服就能回到母星了……可是最多只能传送两个人……啊……一马先生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揪出西伊那家伙,说服他把太空船借给我们!」
「太空船又不像表哥会出借的汽车!管、管理官才不会这么轻易就说「好」的!曾几何时,我们已经变成只会说「好」的人!?」
「……对无法说「不」的日本人来说,这就像是拒绝的讯号。」
可贝儿与礼子分别说出歌词后,还高举双手互相击掌。
「总而言之,我还满期待第一次搭太空船出远门的体验呢!」
「一、一马我问你喔,该不会成员也包括我吧?」
「如果没有什么大事就参加吧,不过太空船到底能搭几个人?你不觉得有种很兴奋的感觉吗?」
「你能保证一定回得来吗?」
「这么说好像也对……」
虽然一马先同意美里的话,但随后又「可是太空旅行一直都是全人类的浪漫梦想耶……」如此补充说道,看来他已经决定出发了。
「我们现在已经不得不考虑大学联考的事了,还要思考将来的出路……所以高中二年级下学期应该有很多该做的事!」
看到美里有些泪眼汪汪地如此说道,一马也吓得肩膀抖了一下。
「对、对喔,你说的也没错啦……」
「对啊!可是……你还是会过去吧?就算我怎么阻止,你还是坚持要去!?」
「真不愧是美里!对本大爷的想法真是瞭若指掌!」
「是啊!所以……我才不会阻止你呢!听清楚了吗!我绝对不会阻止你!我才不管你会发生什么事!」
对于听着双方对话的可贝儿等人来说,怎么听都只会觉得美里在对一马说着「不要去」而已。
「别担心啦!一定能平安回来的!你不是很相信本大爷的优秀归巢本能吗!」
听到一马把太空跟附近的山林画上等号,美里也没有任何话能继续回应了。
(对这个白痴不管说什么都没用……对白痴只能以毒攻毒吗?)
美里只好把将来和考试与一马放在心底的天秤,可是怎么比较都无法平衡,看到拼命想让天秤指针回到正中央的自己,美里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蠢了。
「要去?还是不去?」
看来礼子已经做出决定了。
「当……当然要去!刚刚我虽然说什么不会阻止……其实我反而还想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呢!我只是想测试一马的心理准备,才会故意说出刚刚那些话的啦!而且我也不想放可贝儿一个人……」
见到美里心意已决,一马也顿时露出笑容。
「那我们就一起过去找管理官吧!」
只见一马站起身后,便率先转身走出荞麦室。
「先把荞麦面……」
接着,只剩下伊达无计可施地独自站在符合人数的荞麦面前。话说回来,其实他刚刚也想了一下要不要跟去,而现在的他只好带着叹息开始吃起荞麦面。
这时,已经完全习惯教师生活的管理官,正在自修室热心地执教鞭教导学生。他似乎认为既然要迁居地球,就要好好地完成工作。在听完可贝儿的耳语之后,他就对自修室的学生说出「不好意思,我的亲戚好像碰到不幸的事了,今天的补习就先到此为止。你们可以自由使用自修室到放学时间。」这种煞有其事的谎话,接着便被可贝儿一把拉出自修室。
而除了伊达以外,众人在杳无人迹的屋顶上集合。
「……原来如此,没想到波姆还拥有这种功能。」
只见管理官随着一声叹息,便低声如此说道。
「我就老实说出自己的意见吧,我认为回母星根本是自杀行为,也就是说……莉可贝儿西根,我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
管理官带着认真的眼神这么回答。
「可、可是母星的所有人会……」
「我刚刚说过了,回去就会牺牲你的性命。而且你会出现这种想法,说不定是创造你的科学家们输入的感情程式,既然知道会送命,就不能让你回去。而且现在的你……」
志井还没说完,费亚就从中「如果是复原农力,那么随时都能复原喔。」如此插嘴说道,管理官也对金发少女的话叹了一口气。
「我一直不认为你是个会替别人着想的人类……」
「我已经玩腻了最近得到的机器与技术,只要回到母星的话,说不定就能得到货真价实的外星超科技了不是吗?」
「那你得到科技之后要做什么?」
「当然是制作更高级的好男人探测器啰♪为了得到能像工蚁勤劳&高收入&高学历的好丈夫,当然需要更高层级的开发环境啦♪」
当她说到一半时,志井的视线就已经转往礼子了。
「五所川原同学,为什么连你都要同行?」
「因为上原大人要去。」
说完后,礼子的眼瞳也透露出没有其他理由的坚定感。只要是一马准备前往的场所,不管是地狱第几层她都会紧紧的跟着,而在先前短短的相处时间里,管理官也很清楚她并没有怀着半游玩的心情,而是随时都相当认真。
「不管多少人拜托,我都没办法答应。」
如果一马等人回到母星就能够解决问题,管理官当然会列入考虑,但他们并没有找到方法……以管理官的立场而言,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到现场再想办法。
「你只要在这个星球得到幸福就好,母星已经跟我们没关系了。」
可贝儿不知道该怎么说服管理官,而且也知道他话中所表达的意思,因此只能噤声保持沉默,看不下去的一马则是随着叹息开口说道:
「真是的,你干麻那么小气啊?太空船这种小东西赶快拿出来不就好了?」
「你要送死是你家的事,别把她牵扯进去。」
「本大爷绝对会保护可贝儿,你就别担心了。」
「就是因为担心,我才会这么反对。」
虽然这时候只要说出更积极的求爱话语就好,但根本无法期待一马会说出这种话,就连可贝儿都很了解一马的个性。
「管、管理官!我的太空服里备有传送功能,至少可以让两个人回到母星……」
她说的就是当太空船故障时、能提供管理官与少女逃脱的传送功能。由于传送需要使用可贝儿成熟化的力量,因此管理官并不担心失去力量的她使用此种功能,他却没料想到费亚会从旁协助。
「也就是说……不论怎么阻止,你都要回去吗?」
看到可贝儿露出认真的表情,管理官也「让你步上自己想走的路……这就是我现在的任务,不过对你来说,我或许只是个障碍物吧。」如此补充说道。
「喂!到底要不要借啊!?拜托你说清楚到底行不行啦!」
听到管理官语带保留的话,一马也不禁大声喊叫。
「管理官!我也拜托你!不然我就要使用传送功能了!!」
可贝儿也赶紧开口附和。
「……那先去取得许可吧。」
「谁的许可?」
「先去向校长申请休学,总不能为了拯救母星空心菜,结果回来被退学……这样应该会很麻烦吧?」
最后,看到可贝儿舍命的请求,管理官只能爽快地答应妥协了。
几天前一马才刚接受校长挑战,没过几天又跑到校长室前敲门。可贝儿在餐厅独自等着一马回来,其他成员则是提早做出发前的准备。美里似乎已经向没有前往屋顶的伊达说明状况,结果他却夸张地认为是准备毕业旅行。先不管他本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看来他也准备参加这次的旅行了。
「校长!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这几个人要准备休学。说实话,我们……我们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所以你要把我们退学也没关系!」
虽然一马在大家面前夸下海口,说出自己会保护可贝儿平安回来,不过其实他自己也是很担心的。
而纵使曾经被管理官窜改部分记忆、已经完全忘记一马等人发生的事情,校长仍然看似理解地微微点头。
「我、我们当然很想回来啦……可是话说回来,校长你已经被混账班导消除记忆了吧?」
「那个啊,那是骗你们的。」
「是喔,原来是骗我们的啊,那这样就更好说话了……啥!?」
「其实我的记忆根本就没有被消除,为了不让你固执地追究这件事,我认为这样做会比较妥当,所以才会私底下请志井老师配合的。」
「那、那么……就连暑假前中元节去扫墓的事,你都还记得啰?」
「是啊。」
看到校长仍然挂着笑容,一马的表情变得更加歪曲。
「上原同学,请你别摆出这么恐怖的表情嘛,我就是觉得抱歉,才会在几天前的校长挑战里放宽标准三倍喔。」
「这样就想让我接受吗!快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到老妈的墓前上香!」
他自夏季的那天起就一直很在意这件事,而深深紧闭的事实真相,正准备在这名少年的眼前缓缓开启。
「她是我的朋友……其实以前我跟你的父亲在同个职场工作,他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天文学家,差不多在你出生的时候,我们正在调查月亮的发光现象……话说回来,其实那个发光现象就是志井老师他们刻意引起的现象吧?」
只见校长以确认事实的语气向一马如此询问。
「啊……嗯……听说他是为了方便寻找拥有『繁荣』农力的人,才会叫可贝儿她们让月亮发光,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月亮发光就会产生农力者……不过,只要找到那个拥有『繁荣』农力的人,听说就能拯救可贝儿的故乡……」
而这个举动需要以可贝儿与一马的性命做为代价。拒绝这个不合理的要求,就等同于对许多人见死不救……由于一马的心底怀有此种消极想法,因此语尾也显得有点支吾其词。
「只因为他们的状况,这个世界的所有法则就被扭曲改变了,而且你说不定就是第一个受害者,因为你的父亲一直忙着调查发光现象,所以没能见到你母亲的最后一面,而且你母亲的死因是……没什么。」
只见校长支支吾吾地闭口不谈,并且用悲伤的眼神紧盯着眼前的少年。
「怎么话只说到一半!?」
「……因为这件事会让你感到很痛苦,就算这样你还是想听吗?」
一马不懂为什么会觉得痛苦,但是他认为如果现在不听的话,将来一定会后悔做出这个决定的。
「告诉我吧。不管原因是什么都没关系!如果你知道实情的话……」
「你母亲在生下你的时候,就把生命力全都灌注在你身上了。」
听到校长说出这句话时,一马瞬间还无法理解意思。
「那……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你身上拥有的力量是母亲赐给你的。我曾经听志井老师说过,因为『繁荣』农力太过强大,所以会连带造成生产母体的负担……」
「再说得清楚点,也就是说……老妈死掉都是因为生下了我吗?」
「你的父亲曾经说过,只要没有月亮发光现象就不会有这种事了。」
这时,校长室里也随即被寂静完全支配。
「你的父亲很后悔当时没有替你们做任何事。不过,其实他是个心灵相当脆弱的人,所以他把你交给外祖父母后,就从你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母亲会死掉的理由根本不是没吃蔬菜,而是外公与外婆替一马着想而撒的谎。一马直到高中仍然相信着这件事,因此听到这句动摇农业狂根基的话时,一马很难掩饰自己慌张的心情。
「真的……真的是这样吗?你说的话应该不是骗我的吧?」
「其实这些……都是我听你父亲说的,所以没办法告诉你真伪。」
「那老爸现在在哪!?」
听到一马的问题,校长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说道:
「他已经失去联络十年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不过话说回来,看到你就读这间学校也让我吓了一跳,就是因为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比起其他同学,我才会常常忍不住偏心照顾你。」
到最后还是没弄清楚最重要的地方,而好事坏事则是各有一椿,结论就是好坏事互相抵销,并没有对现状造成任何影响。
因为父亲有必须完成的事,他根本没有舍弃一马与母亲的意思,虽然到最后消失踪影,不过一马认为知道这件事就有收获了。
可是,一想到母亲是为了产下自己而死,一马的心情就不免感到有些沉重。
「……老妈如果没有生下我的话,她就不会死掉了吧?」
「上原同学,这你就错了,你是在众人祝福下出生的。」
「校长,你明明是跟我们家没关系的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关心我?其实你是个心肠还不错的家伙嘛!」
只见一马毫不沮丧地露出笑容,刚刚沉重的心情也不自觉地抛到了九霄云外。
「总觉得这种事还满巧合的嘛!既然这样的话,就不能只是为了可贝儿才回到她的母星啰!」
「你说的巧合是?」
「总之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事啦,校长!这样就能带着爽快的心情出发了!那休学的事就麻烦你了!」
「这样啊,那就自己路上小心,第三高中一直都会等着你……等着你们回来的。」
谈话告一段落后,一马便转身准备走出校长室,却发现刚刚关得好好的门变成半敞开的状态。
(一马先生的妈妈会死掉都是因为我们……都是因为我们干涉这颗星球的关系才……)
由于一马迟迟没有回到餐厅,所以可贝儿就担心地到这里看看情况。而她也对这举动感到十分后悔。少女屏住气息不让一马察觉她的存在,接着便快步走回两人等待见面的餐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