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集英社
  3. 我们的蔬菜不够
  4. 与田有关的Lesson3 现在,很想吃你
  5. 转章 可贝儿的心情
  6. 繁体版

转章 可贝儿的心情
2017-06-24 08:54:38

		

--八月二日。
我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可以做什么事,结果因为烦恼过度而比平常早起,只好到操场跑步。跑完一圈以后,我看了看手链,原本绿色的石头突然染上些许黄色……我还以为手链这么快就发生故障了。
之后我按照行程和礼子一起慢跑,当我配合礼子的速度跑步的时候,总觉得石头开始从绿色转成黄绿色了。
到下午个别练习的时候,因为我不小心提起果菜汁的事,于是我决定要一口气全部喝完果汁……其实是假装的,我以为最后不敢喝的话,一马先生就会对我感到失望……石头的颜色就可以恢复成绿色,但是……后来我在途中失去意识,当我醒来的时候,石头已经完全变成黄绿色了。
吃晚饭的时候,我想要让一马先生看到我不敢吃蔬菜的样子……结果他反而在这种时候对我好温柔,我不禁觉得命运真是会捉弄人。得到一马先生的夸奖虽然让我很高兴……然而我的心也好痛喔……
--八月十五日。
波姆平安地(?)回到我的手上,却虚弱得必须待在胶囊里休息,虽然我在集训的时候好几次想让一马先生彻底讨厌我,但是不论我怎么恶作剧和闹脾气都没有用,石头还是变成黄色了。
后来我在比赛开始前不断说着丧气话,故意把气氛弄僵……我也知道这么做只是徒劳无功,可是如果不在还可以挽救的时候尽可能让石头转回冷色系的话……当我正在担心的时候,反而得到一马先生的鼓励。
虽然我不想对大家说出这么过分的话……但是这些都是管理官编出来的谎言,如果我能就此被大家排挤的话就好了。
比起被大家讨厌,要我和一马先生与大家分离只会更让我难过……在曳引机比赛的时候,我原本以为只要靠学长和一马先生就好,只可惜机体性能和对手相差太多……所以我认为必须跑快一点才行……结果石头竟然变成橘黄色了。
那天晚上,我跟稍微恢复精神的波姆讨论管理官说的话……结果它说应该没有错,当我听完理由之后……我不得不接受现实,但是心中也相对地更加痛苦。
--八月十六日。
当比赛场地移到主会场后,心里终于变得舒坦不少,这次参赛最主要的目的是让一马先生上镜头,而主会场的比赛应该不会被剪掉太多……
石头的颜色……已经快要变成红色了。
我故意对礼子恶言相向,想要让一马先生责备我,可是事情却没有想像中顺利。后来一马先生拿下一胜,于是我又对他恶言相向,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反而很高兴。既然如此,我只能让他知道我究竟有多么没用了。我故意答错所有题目,一马先生却误以为我是在替礼子制造机会,又在不知不觉中对我产生好感。
总觉得我越想让一马先生讨厌我,就越容易造成反效果……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又看了一下石头……颜色已经几乎变成红色了。
我不知道管理官参赛的理由是什么,但是他替我们打倒其它强队,也许是想在决赛给一马先生好看吧……无论他想做什么,现在还是先担心自己比较重要。
晚餐时,我豁出去做自杀式攻击……但是石头的颜色已经变不回去了,这时候管理官突然传来一封简讯。
他已经等不下去了,想要让石头恢复成本来的颜色只剩下一个方法。
◆
「……等等……你在说什么?」
可贝儿站在海埔新生地的中央露出微笑。她解下右手上的手链随手一抛,因为现在的她已经不需要那样东西了。
当可贝儿对一马说明事情的前因后果后,便从胶姭中放出波姆。
「我刚开始听到的时候……也以为管理官是骗人的,可是他说……他不会把我带回母星。」
「那说不定是骗你的吧!那个手链搞不好也是西伊在远处控制颜色,然后看着你焦急的样子……」
「可能的话……我也……希望真的是这样。」
「你为什么这么相信那家伙说的话!」
原本浮在空中的波姆停在可贝儿的手心上说道:
「波姆……也一直努力想让莉可贝儿西根大人幸福……所以我希望你能相信。」
浮游蕃茄紧盯着一马。听到它格外认真的口气,一马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是骗我的吧?我、我知道了!你是想激发我的潜力,让『繁荣』之力增强……对吧?」
还没等到一马说完,可贝儿就扑进他的怀里,抱住他并且开始嚎啕大哭。
「……一马先生……一马先生……一马先生!我也不想离开你……可是,万一你被带到母星的话……你会被那些人杀掉的!」
「不只是愚民,连莉可贝儿西根大人也一样!不过后者比较重要!」
「波姆!你不是知道全部事情吗!」
「我知道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提供莉可贝儿西根大人基因的人的真面目。我原本想等到莉可贝儿西根大人长大成人后,如果她想知道的话再告诉她的。」
「这件事跟那个提供基因的人有什么关系!」
「对提供基因的人来说,莉可贝儿西根大人就等于是亲人。」
「……亲人?」
「没错!因为是家人,所以会很担心莉可贝儿西根大人,也才会排斥你这个无能的愚民!就因为是亲人,更无法认同一个毛头小子跟大人交往!但是这次……并不只是这个问题而已。既然知道你们两个人在一起会丧命,那么身为亲人不论如何都要拆散你们!」
不需要波姆说明,就连迟钝的一马也大概知道他说的人是谁。
「难道是他……西伊是可贝儿的哥哥兼父亲吗……怎么不是先找到本大爷的老爸……反而变成是先找到可贝儿的亲人,不过还是恭喜你啰。」
「一点都不好……这样一来……我就必须要消除一马先生的记忆了。」
「不行!本大爷拒绝!我不是答应过你,要把你培育成一个优秀的农家媳妇吗?」
「被一马先生这么一说……我就更没办法下手消除记忆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这么说,而且我绝对不离开你的身边。」
一马紧紧搂住可贝儿的细腰大喊:
「西伊!你听到了吗!本大爷不会离开可贝儿,也不会让你消除本大爷的记忆!」
「要是你说就算数的话,那我以前就不用花这么多工夫了。」
身穿紧身衣、外面披上大衣的管理官从黑暗中冒出身影,手上还拿着一个大小和波姆相同且长有翅膀的青椒。
「那、那是修改广大区域记忆的蔬菜--青椒头!」
和多话的波姆完全相反,一脸不悦的青椒拍动翅膀,并且从管理官的手上缓缓起飞。
「那、那颗青椒是什么东西!好想在里面塞绞肉煮来吃喔!」
「这是相当优秀的生物兵器,只要使用它的力量,就可以将有关我们的记忆从全人类的脑中完全消除……这是在我们从星球上撤离的时候才会使用的特殊蔬菜。」
「既然你一直都没有用上它,就代表你应该还有其它方法吧!」
管理官却摇了摇头。
「使用青椒头的话,它就会自动向母星报告作战失败,而莉可贝儿西根也会被回收,并且将她脑中任务失败的记忆全数消除。在这个星球上收集到的资料中,显示出她对拥有『繁荣』之力的农力者会带来正面影响,因此在她被回收后,应该又会被送去其它星球……做一样的事。」
「那不是反而更糟糕吗!」
「但是可以拖延时间,如果再继续让莉可贝儿西根待在你的身边,我想几天内……母星就会派人将你们带回去当活祭品,像你这种废物变成怎样都无所谓,但是我绝对不会让莉可贝儿西根牺牲。」
「我还以为你是个只要母星能得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人……没想到你的心肠还满好的嘛!」
「给我住嘴……要不是因为你的能力没有彻底苏醒,事情就不会这样发展了。」
「那你要怎么做?」
「与其使用青椒头,我只要抹消你的记忆然后重新修改的话……就能达到拖延时间的目的,只要在你的记忆里写进莉可贝儿西根得到这个星球的技术无法治疗的病,所以回到母星接受治疗就好。比起强制窜改你的记忆,倒不如在取得你的同意下进行,记忆的精准度也会比较高……」
「意思就是只要我肯放弃,可贝儿就能得救了吗?」
「没错……」
听到这句话后,少年忍不住更加抱紧可贝儿。
「原来是这样……不过接下来呢?你和可贝儿应该也没办法回去母星了吧?」
「我们会潜伏在这个星球上,躲在你们找不到的地方,不论母星毁灭还是牺牲其他人而重生……在等待那个时刻到来的这段期间,我会让她沉睡在胶囊内,这样她的反应就会消失而不会被母星察觉……这就是目前我所能想出最好的方法。」
听完西伊的方法后,可贝儿开始微微发抖。
「可贝儿,你愿意这么做吗?」
「我不要,如果我被封印在胶囊里的话,我就无法和大家活在同样的时间里了。当我睡着再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一马先生变成老公公的话,我会很寂寞的,我想要跟你一起共度更多……更多的时光……可是……」
「那就不用再考虑啰……我还是不会把可贝儿交给你!」
一马取下挂在腰带上的银色胶囊,拿出收在里头的东西。
他紧紧握住惯用的锄头,管理官则是轻叹一口气。
「你打算为了保护莉可贝儿西根而和母星作战吗?那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知道你的行为有多么不自量力吧!」
西伊拿出五个胶囊并且将它们全数打开,接着便接连冒出四国队的人型蔬菜们--白菜人、高丽菜人、茄子人、洋葱人以及南瓜人在西伊的面前排成一列。
「要是你连他们也打不过,那就更不用说对付我了,像你这种人根本不可能保护莉可贝儿西根!」
「只要我把人型蔬菜全部解决掉的话就好吧?就算你是可贝儿的亲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五对一……不对,对手再加上西伊一共有六个。一个人对抗六个普通人都有困难了,更何况对方是强化战斗力的进阶版人型蔬菜。
虽然拿锄头敲蔬菜不算是犯罪,不过一马并没有贸然动手,而是一直线地冲向西伊。
无视小喽啰直取大将,这也是在一对多的打架时常用的手段。
「这招是没有用的……你还是早点认清自己有多么脆弱吧。」
一马穿过来不及反应的人型蔬菜,举起锄头砸向他们身后的西伊,但是西伊向后退了一步,立刻躲进空间移动用的传送门中,让一马的攻击完全落空。
不过一马没有就此罢手,而是跟着跳进正要关闭的传送门中。
下个瞬间,西伊从传送门中出现,并且降落在人型蔬菜们的面前。
「喝啊啊啊啊啊啊!」
随后出现的一马再次朝西伊发动攻击,然而西伊向右跨出一步,然后在一马的落脚处打开传送门。
「四国队!换成Z队形!」
人型蔬菜听到命令后,立刻围成一个圆圈,从传送门中现身的一马又被新产生的传送门吸进去……最后出现在人型蔬菜排成的圆圈中心。
「预备……全员使用踢击!」
随着西伊一声令下,人型蔬菜们开始对出现在圆圈中心的一马一阵猛踹,Z队形指的似乎就是这种攻击方式。
「你们太卑鄙了!呃啊!」
一马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整片空地。
「要不是已经到达莉可贝儿西根的时限,我原本还准备其它方法帮助你在这次大赛中达成目的……光想到为此而生的他们竟然用在围殴人类上面,我实在是感到十分痛心,如果时间允许,应该让他们在决赛时修理你才对。」
西伊露出讽刺的笑容,硬要形容的话,他看起来甚至有点乐在其中,看到这个情形的可贝儿自然无法袖手旁观。
「波姆……请你助我一臂之力。」
「莉可贝儿西根大人!您、您想要做什么!?」
「我要帮一马先生!」
「那反而会让您陷入危机的!还是让那个愚民为您捐躯吧!只要使用管理官的方法,大家都可以因此而得救的!」
「怎么可能大家都得救!如果我不在的话,还有其他人会代替我……而且要是找不到代替我的人,母星上的人们就会……」
「可是……莉可贝儿西根大人已经很努力了!像那种将您制造出来、却只为了让自己活命而要牺牲您的混帐东西们……波姆根本就不把他们当人看!因为我是您的守护精灵!」
波姆拼命地想要阻止可贝儿,但是她却摇摇头说:
「我并不想管那些事情……我只是无法眼睁睁看着喜欢的人受苦!」
西伊将手举高,蔬菜五人组便停止脚上的动作。
「哼、哼哼……你以为这样踢个几下,本大爷就会倒地不起吗?」
一马似乎听见可贝儿的声音,便以锄头当作拐杖奋力撑起身体。
「本大爷真丢脸……本大爷原本想要帮助可贝儿,却老是在紧要关头被她解救……」
看到一马重新拿起锄头摆出架式,西伊又对人型蔬菜做出别的指示。
「S队形!」
一马被团团包围,站在他背后的南瓜人突然扣住他的双臂。一马的直觉虽然比普通人敏锐好几倍,但是由于他身上还有被踢过的伤,因此他的动作被轻易地压制住。
其余的人型蔬菜纷纷捉住一马的双手双脚,然后取出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剪刀,开始剪掉他最爱穿的工作服的袖子和裤管。
「快、快住手!这……根本不是人做的事啊!」
「S队形的S……也就是切割(SLASH)的S……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虽然西伊嘴上这么问,却不等一马回答就挥下举高的手臂,接着四名人型蔬菜同时抓住一马的衣角,然后使劲一扯……
嗤~~~~!
只听见一阵撕破布料的撕裂声,一马的工作服霎时变成一件无袖上衣和短裤,一马因此在精神面受到极大的打击,被南瓜人放开后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一、一马先生!你振作一点!」
「先让本大爷整理一下心情……冷静点……夏天这样穿不是很凉吗……不、不对!这样一点都不好!」
正当一马还在为了自己的发言而陷入混乱的时候,排成Z队形的人型蔬菜又再次朝他发动攻击。
此处发生的光景都被漂浮在夜空中的小型飞碟的摄影机拍摄下来,所有画面都以零时差传送到金发疯狂科学家的手机里。原本以为费亚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她真的做出一架小型侦查用飞碟。对她来说,这可能只能算是暑假作业里的劳作,但是因为她制作的地方是不久前从西伊管理官手上夺来的携带型研究室,因此才得以完成这台超越地球上任何技术的高性能飞碟。
接到费亚的通知而在旅馆大厅集合的美里、礼子以及伊达三人,现在正在观看一马遇难的实况转播。
「……原来不是乌龙面王子。」
「学、学长,重要的应该不是那件事吧?」
「……再这样下去……上原大人会……」
「有什么关系呢?你别忘记那个农业笨蛋曾经为求胜利而抛弃你,他只是个只想到白己的废物喔?你不觉得应该再让他多多反省吗?」
面对费亚意存挑衅的质问,礼子默默地摇了摇头。
「快点说一马在哪里吧!不说的话,我就叫仁学长用第六感……」
「你过去又能怎么样?」
「等到现场后再想吧!」
美里说出不输给一马的鲁莽发言后,只见她急得坐立难安,最后终于拉着伊达从旅馆大厅飞奔而去。
一马受到割去衣袖的耻辱,还遭到人型蔬菜集体施暴,虽然已经像是掉在路旁的单只手套般身心俱疲,但是他仍然咬着牙撑起身体。
「可贝儿!你不要插手!这家伙交给本大爷对付!我绝对会……保护你的!」
「不、不好意思……我可以把这句话当作对我求婚的话吗?」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胡说什么东西啊?」
「就因为是现在……就因为是这种状况,我才更想知道!一马先生……你是因为看到我努力想成为农家媳妇的决心,所以才来帮我的吗!?」
一马的心中有道无法挥去的阴影,造成这个阴影的元凶就是失踪的父亲。他不但在母亲即将过世时没有陪在她的身边,还把自己丢给祖父母照顾,当时一马告诉自己,那个时候爸爸应该是出意外……因为发生无法解决的事才消失无踪,而且现在也因为那件事才会无法来见他。
如果不这么想的话,那么自己……身为这种不负责任的人的儿子,就没有喜欢上别人的资格。
每当意识到可贝儿这名少女,一马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这些话,然后就立即踩下煞车。一马又想起美里与礼子,她们总是对自己不离不弃,其实是自己太过依赖她们了。
「上原同学,这样就对了,抓紧最重要的人……绝对不能放开那双手。」
当一马还在迷惘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扫墓时校长对他说过的话。
「不会的……本大爷绝对……绝对不会放开你的!」
「那就用实力证明你的话吧。」
西伊再次下达命令,手上还拿着剪刀的人型蔬菜又将一马团团团住,看来这次的目标不只是衣袖而已,但是现在的一马已经不再是只会让锄头发光的农力者,在可贝儿准备搭救一马而硬是抓住波姆准备完熟化的瞬间,一马的右手突然冒出金黄色的光芒。
「这是……那份力量吗?我该怎么做才好……等等,这种时候的剧情发展一定是那样吧!用最简单的方式就好啦!」
一马不做他想,抡起右拳就挥向南瓜人的脸颊(本体?)南瓜人的头便「碰」地应声破碎四散……若是只有这样,就只不过是一般的破坏而已,结果飞散出去的南瓜种子落在地上后,竟然在瞬间发芽长大而变成一大片南瓜田。南瓜人失去头部,剩下来的身体在喷出一阵烟雾后也瞬间消失不见。
「这就是……本大爷的『繁荣』之力吗?」
一马在无人岛时还只能促进植物生长,现在已经成长到能够让力量集中在右手上,并且加以控制了。
「果然感应到对莉可贝儿西根抱持的感情了……这股力量原来需要两人的心意相通……」
不须西伊下令,白菜及高丽菜等等剩余的人型蔬菜便涌向一马,却被一马的黄金右臂逐一打碎,原先有如月球表面般荒凉的空地也顿时变成一片绿地。
一马锁定唯一还留在场上的洋葱人发动攻击。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
一马发出大喝,并且用右直拳打进洋葱人的脸部,茶色的洋葱皮发出清脆的声音开始不断剥落。黄金直拳的冲击力道丝毫不减,一马的右手穿透洋葱人的头,并且将厚实的白色食用部分打飞。
「怎么样!」
西伊看着举高右手的一马微微一笑。
「好吧……我承认你的力量,不过我还是要把你解决掉!」
这次西伊不派出人型蔬菜,而是亲自上阵对付一马。他从掌心击出一发空气压缩弹……却被可贝儿挡下弹开,可贝儿强行夺走波姆的力量完熟化,并且站在一马的面前。
「一马先生……请让我和你一起战斗。」
「可贝儿……这样好吗?那家伙……西伊不是你的……」
可贝儿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别以为人型蔬菜只有五个而已。上吧!我的精锐战士们!」
西伊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胶囊,接连释放出许多人型蔬菜。在短短几秒内,西伊的面前就像是营业中的蔬菜店一样,出现为数约二十名的人型蔬菜军团。
「一、一马先生!我还是没办法对付蔬菜啦!」
「你上次不是打倒过红萝卜吗!」
「那、那次是因为我被爱情的力量感动……」
「不管怎么说,只靠本大爷实在很难对付这么多人。」
管理官散发出一股莫名的压迫感,他为了削弱完熟化可贝儿的力量,开始在夜空中聚集乌云。波姆目前还很虚弱,距离可贝儿失去力量也没剩下多少时间,即使靠一马的「繁荣之力等级1」提供能量,现在的可贝儿还是无法敞开心胸和人型蔬菜战斗。
「本大爷还是得孤军奋战吗……」
趁着西伊还在制造乌云的时候,一马抱着尽可能减少敌人数量的决心闯入人型蔬菜军团中,但是才刚打倒三个,一马就被菠菜人从背后捉住,接着香菇人拿起剪刀,往极力挣扎的一马的上衣剪去。
「啊!快住手!你不能那么做!」
可贝儿虽然想出手相助,但是一想到对方是蔬菜,身体就变得无法动弹,再加上月光被乌云掩盖住,使得她体内的能量正在急速下降。
「你再不快点挣脱的话,就要连裤子也不保啰?」
已经造出大片乌云的西伊如此笑着说道。
「少、少啰唆!快放开本大爷,你这个富含铁质的蔬菜!小心本大爷把你做成泡菜!」
即使得到黄金右手,一马的腕力还是跟一般人没有两样,一直迟迟无法从人型蔬菜的手中挣脱。
就在西伊打算下场雨击溃可贝儿的时候,乌云突然出现一个大洞,月光也从中倾泻而下。
「……这、这个农力!是仁吗!?」
全身上下只剩一条短裤的一马急忙探头四处张望,他看见深爱荞麦面的青年从暗处现
所有成员都在空地上出现了。
「那、那我和一马先生……说话的内容不就……」
「我、我没听到你们在说什么耶!刚刚听到一半,声音就变得很模糊……不过我们大概都了解事情的经过啰,对吧!礼子!」
哥德萝莉风少女的手上还拿着运转中的食物处理机,她听见美里这么一间,便轻轻地点头做为回应。
「……我要为乌龙面王子报仇。」
「那个~~仁学长……乌龙面王子跟现在的状况没有关系喔。」
「……是吗?那我要为什么而战?」
「总、总而言之……可贝儿现在不是有困难吗?所以我们应该帮她吧!学长就尽量挥洒你的汗水,努力帮忙控制天气就好!」
「既然连美里都这么说了……好吧。」
听到伊达这么一说,美里瞬间有点不知所措,伊达好像是第一次直接叫自己的名字……又好像不是。
「你们真是搞不清楚状况……既然如此……」
在西伊身后待命的有翼青椒开始缓缓地飞向天空。
「我早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啰。」
只要它发动功能,所有人的记忆都会被窜改……费亚操纵着小型飞碟,让它直直撞往青椒头的方向。正当青椒头在空中拍动翅膀,并且开始蓄积启动需要的能量时,小型飞碟突然朝它的身体一撞……
「还有,为了湮灭证据,这种机器通常都会备有自爆按钮喔!我按~」
当费亚按下手机上的传送键后,飞碟便和青椒头一起被炸成碎片,四散的零星火花在天空形成片片灿烂的烟火。
「真、真是太愚蠢了……这样就没办法拖延母星发现我们的时间了……」
西伊方才还处在战斗模式下,一看到最后的武器被炸得粉碎时,便无力地跪倒在变为菜园的空地上,不断喃喃说着:「完了……一切都……完了……」
「哎呀?你以为我会像某个农业笨蛋一样,只凭一股气势行动吗?」
费亚向已经丧失斗志的西伊露出嘲讽的笑容,然后拿出一个小药瓶慢慢地走近可贝儿。
「喂!费亚!现在你还想拿怪药给可贝儿喝吗!对了……谢谢大家赶来解救我们,不过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本大爷虽然感谢你解救我们,不过你如果敢对可贝儿出手,小心本大爷的黄金右手对你不客气!」
虽然一马不知道用在人类身上会有什么变化,不过他还是先挡在费亚和可贝儿中间,并且狠狠地瞪着这名疯狂科学家。
「哎呀?骑士站出来保护公主啦……」
「本大爷已经决定了……本大爷要保护可贝儿,本大爷……不会再犹豫了。」
一马朝着带来毒苹果的巫婆发出警告,其实费亚拿出来的药是她在暑假开始后一直全心投入研究的试作品,而小型飞碟则是在中间空档制造出来的东西,就好像作家在写作中遇到瓶颈时,为了转换心情而跑去制作模型是一样的道理。
她既没有参加集训,就算是比赛中也不停进行实验,直到昨晚才正式做出新药……
「这个人体实验……你就当作是把尾款付清,一口气把这个消除农力的药喝下去吧?」
这颗毒苹果的毒,其实是会让外星少女一睡不起,还会让她变成普通的人类……是种喝起来微带甘甜的毒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