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集英社
  3. 我们的蔬菜不够
  4. 与田有关的Lesson3 现在,很想吃你
  5. August.1 与母亲相会
  6. 繁体版

August.1 与母亲相会
2017-06-24 08:54:38

		

--八月一日。
比赛当天正好是中元节,所以一马得先去某个地方,今天只有可贝儿独自陪他同行。
由于一马是因私事外出,因此他除了必须严格遵守返校的时间,还需要在晚上的猜谜研习会开始前回到学校。
美里因为在集训首目的冥想中不小心睡着,因此她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自愿和伊达一起冥想,所以今天没有跟着一马。美里平常都会想要随行……应该说是半强迫地黏着一马,一马也对她这次反常的行动感到十分意外。
而礼子除了负责料理三餐,再加上经过几天前发生的「可贝儿昏迷事件」后,最后众人得到「努力增强农业知识就好」的结论,目前正留在学校里用功。在事件发生当天,一马听完可贝儿描述混合蔬菜汁在面前如何完成的口头报告后,再根据可贝儿拿来的蔬菜残骸及她的精神状况,最后认为又是礼子的超常行为而造成失败的惨案。一马虽然对礼子想将绞碎蔬菜让可贝儿容易入口的料理方法给予极高的评价,只是当着可贝儿的面前制作有点问题……最后果然演变成无法收拾的局面。
可贝儿为了不让自己的精神濒临崩溃,于是她将那段惨痛的记忆稍做修正,还刻意隐瞒「那个材料」因此礼子才得以继续担任料理三餐的职务。
另外,准备这次猜谜研习会使用的题目也是礼子的工作。这几天以来,礼子在阅读农业相关书籍的同时,也藉由设计问题学习书里的内容,其他人则是在研习会中学习这些题目以达到练习的目的,虽然礼子只是默默地进行这件事,但是她的努力的确让整个队伍的战斗力向上提升不少。
当大家都在各自努力的时候,带队的一马却请假不加入练习,因此没有准时返校实在说不过去。
坐上电车经过两站后,再转乘一小时只有一班的公车,经过摇摇晃晃的四十五分钟车程,两人终于在算不上位于深山里的站牌下车,然后沿着山路前行。
今天的阳光虽然强烈,可贝儿却是精神百倍,充分展现出光合作用的力量。她踏着轻快的脚步,每当走到岔路就会停下脚步转头询问一马:「接下来要怎么走呢?」她明明不知道路,可是下公车后却一直走在一马前面。
「你怎么这么有精神啊?」
「因为我们现在要去见一马先生的妈妈!」
「……也对啦。」
一马抱着一束快被太阳晒干的菊花,轻轻地叹了口气。
一马并不想过问外星人是否也有扫墓的观念,可贝儿似乎也没有察觉他的心思,只是在尚未铺路的泥土地上有如芭蕾舞者般边转着圈,边往前方跑去。
两人行走大约二十分钟后才到达寺庙的山门,可贝儿一看到这个巨大且庄严肃穆的建筑物,马上就像个外国观光客似地发出惊叹。这间传圆寺是附近最有规模、也是历史最久远的寺庙,以前这里的住持曾经告诉一马这间庙的由来,可惜一马老早就忘得一干二净,所以他没办法为可贝儿做介绍。
两人穿过山门走上石阶,并且走向本堂,每年扫墓的时候都会在那里借扫墓用的器具。当两人抵达本堂后,可贝儿又忍不住赞叹不已。
「什么嘛,你很喜欢寺庙吗?」
「因为看起来很有魄力呢!」
「嗯?这不是上原同学吗?」
当一马在本堂借到勺子跟线香等用具正准备出去的时候,他和某个熟悉的男性擦身而过,那个人即使在寺庙里还是穿着白色西装,就算不看脸也马上能知道他是谁。
一马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上他,顿时不知该怎么回应。
「校长也是来见您的母亲吗?」
「不是……我来探望我最重要的人。」
校长一边归还扫墓用具,一边笑着如此说道。看着不知该说年龄不详还是装年轻的校长,一马的表情显得有点难看,似乎还对先前因为偷窃蔬菜未遂而被校长抓去劳动这件事耿耿于怀。
「现在应该还不到扫墓的时候吧?」
「说得没错,但是你们也……原来如此,你们那天要去参加比赛吧?」
「就是这样。不过你还真奇怪,竟然会在中元节前扫墓,只要再等两个礼拜就好了吧?」
「算是躲开尖峰时段,因为我不想到时候碰到人潮……我也差不多该走了,校长这个职业还真是劳碌命呢……」
「请、请问……志井老师……为什么会离开呢!?」
「志井老师?学校里有叫这个名字的老师吗?」
年轻的校长微微露出笑容,现在的可贝儿无法判别他说的究竟是实话或者是有所隐瞒,说不定志井老师……不,西伊管理官早已消除接触过的人类的记忆了。
「啊……那个……不知道就算了。」
「那么,你们也快去向重要的人好好打声招呼吧。」
「你的命令语气很让我火大耶,而且不用你管我们要做什么事!」
一马毫不客气地回嘴,并且轻轻拉着可贝儿的手准备离开。
「上原同学,这样就对了,抓紧最重要的人……绝对不能放开那双手。」
「你在胡扯什么东西啊……走吧!可贝儿!」
「好、好的!校长再见!」
校长面带微笑,目送两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通过本堂旁边的小路后就立刻看见墓园,由于中元节还没到,因此除了一马和可贝儿以外,墓园里空无一人。
一道有如狼烟般的烟柱正在不远处袅袅升起。
一马不由得傻傻地伫立在冒出烟柱的坟墓前说道:
「……是老妈的墓。」
奇怪的地方不只是烟柱,已经有人将坟墓周围细心打扫干净,不仅清洗掉墓碑上的脏污,墓前还供奉着一束花,线香也才烧到一半而已。
「这就是一马先生的妈妈吗?」
「这只是坟墓,别把我当作是石头里生出来的……先不扯这个,难道……还有其它有人供奉的坟墓吗!?」
一马将菊花花束随手一扔,在有如梯田般的墓园里到处奔走寻找,然而还是没有发现烧着香的坟墓。
「一、一马先生!你怎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校长会到老妈的坟前上香……」
绕完墓园一周后,一马喘着气如此说道。虽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校长上的香,但是从现况来看,怎么想都只有这个可能性。
一马很快地上过香,在母亲的墓前留下一句:「比赛结束后我会再过来的」便急忙地冲出去追上校长。一马原本心想他如果搭乘一小时一班的公车的话……应该还有机会追得上,但是当他跑到公车站牌的时候,却不见那套白色西装的影子。
「我还是头一次让外星人载我一程呢。」
当一马到达公车站牌的时候,校长早就回到学校里面,而一马的前级任导师--志井现在正坐在接待来宾用的沙发上。
「志井老师……发生什么事了呢?」
校长坐在志井的对面微微地笑着问道。
「经过我多方调查之后,我总算发现问题的所在……不对,对母星来说,被我知道这件事或许才是问题。」
志井的口气听起来很严肃。
「可以说明清楚一点吗?」
「只要是知道太多事情的人,记忆都会被消除,校长……就算是你也一样。」
见到志井认真的目光后,校长叹了口气说道:
「你的意思是……不要妨碍你把那个女孩带回母星的计划吗?」
「严格来说不是,不过你就先当作是这样吧。我不会继续待在这所学校里,劝你最好赶快找个代课老师。」
「如果状况真的那么急迫的话,身为普通人的我根本没办法阻止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再多给那孩子一点时间。」
志井点了点头后站起身。
「我该走了,今天晚上我会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她,商讨看看有什么对策。」
保持普通人外貌的志井说完话后,脚下便出现像是水洼的黑色传送门,接着就无声无息地被吸入那个洞中。
扫完墓后,回到双叶车站的一马就和可贝儿暂时分别行动,如果两个人一起晚归的话,一定会很难向大家交代,因此一马说服可贝儿要她自己先回去。
一马则是回到家里向祖父母询问有关校长的事,但是祖父铁心只是重覆说着:「我不认识这个人……他是谁啊?」而祖母也说:「既然爷爷不知道的话,那就代表世上还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喔。」结果一马还是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
不论问几次都是徒劳无功,他们也许知道实情,只是瞒着一马不说而已……一马忍不住这么怀疑,但是又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而且就算他想追问到底,也只是被两人缓慢的步调弄得干劲全失而已。
结果等到一马放弃而想返回学校宿舍的时候,太阳早已下山,只见满天星斗在夜空中不停闪烁。
在车站和一马分开的可贝儿正在走回学校的路上,街上虽然热闹,没有人陪却还是会有些寂寞。
可贝儿继续朝着学校前进后,店铺的霓虹灯和人群逐渐离她远去,四周也渐渐安静下来,路上只看得到发出微弱亮光的路灯和两旁的住宅。时节正值夏日,太阳西沉的时刻也越来越晚,可贝儿不禁觉得这片黄昏真是永无止尽地漫长。
不知何时,巷道里只剩下可贝儿一个人,她突然感到身后的异状而停下脚步,接着她听到一道熟悉的男人声音。
「我有话跟你说。」
可贝儿转过身,发现级任导师就站在眼前……应该说是前级任导师。
她的背上立刻因紧张而冒出冷汗。
「……就、就算你现在要带我回母星,我也会抵死不从喔!」
即使可贝儿瞪着志井,他仍然不改脸上的表情,无预警地在可贝儿脚下打开那道有如黑色水洼般的传送门。
「说来话长,换个地方谈吧。」
可贝儿还没来得及开口大叫,就先被吸进地面中,而志井也跟着跳进传送门里。
结果这天可贝儿比一马还晚回到宿舍,虽然美里和礼子觉得两人很可疑,但是一马平时只要三言两语就会露馅,今天他的态度居然很自然,于是两人也就不再继续追究下去。
反而是最晚回来的可贝儿被一马质问原因,但是她只以:「因为晚上不停闪烁的霓虹灯很漂亮,所以我不小心看得入迷了!」这种很外星人式的特殊理由轻轻带过。
平常只要她这么一说,一马就会乖乖打退堂鼓,但是现在可贝儿的表情却有种无法言喻的不自然感,就像是勉强自己装出笑脸似地,而美里、礼子和伊达也都发现了。
「真的没有发生事情吗?你还好吧?」
「我、我没事的,而且也没什么问题……我反倒是很担心晚归会受到的惩罚呢!」
「既然连可贝儿自己都提出请求……那就先处罚你们吧!」
察觉到可贝儿不想再被追问的心情后,美里连忙转换话题。
「好、好的!请……请尽管惩罚我吧!」
「你这么想被处罚喔……美里,该不会连本大爷也要受罚吧?」
教练则是沉默地点了点头。
结果可贝儿的情况虽然还是不太对劲,但是没有人再继续追究……或者该说是无法继续追究,因为后来美里处罚违反规定的两人不准吃晚饭,所以晚餐只准备三人份,而礼子不忍心看他们饿肚子,于是便送上特制的混合果汁。
--八月二日。一马原本想趁一大早直闯校长室,却遭到一年级时的导师、同时也是足球社顾问的雪城老师(二十八岁的单身汉)阻止。雪城老师开始说着:「校长今天好像搭飞机去夏威夷渡假……说到夏威夷,去年他还送我一大堆椰子巧克力,不过我不是还没结婚吗?结果连吃都吃不完……话说回来,上原,你是不是还在努力增加农家媳妇啊?虽然身为前导师很不好意思开口,不过像你这样老是给女孩子添麻烦的话,可是会适得其反的喔?还有啊……」就这样,一马被迫站在原地听完他的长篇大论才得以脱身,最后只知道校长不在学校里,还有他到夏威夷旅行这两件事而已。
「真是的,本大爷还特地早起……」
不过一马并没有发现一件事--校长即使在暑假时会来学校,并不代表校长二十四小时都会在校长室里,因此他起得越早,遇到校长的机率就会越低。正当一马打算到操场跟足球社一起跑步的时候,却在操场上发现可贝儿的身影。
可贝儿的体能状况原本就是远远超过地球人,虽然不知道她是否能藉由慢跑一类的训练继续提升能力,但是一马看到她自动自发练习的样子,不仅对她更有好感,还冒出某种近似感动的心情。
(--那家伙……体力都已经这么好了,还在私底下偷偷训练……本大爷可不能输给她。)
一马不想因为自己出现而打扰到正在努力的可贝儿,于是决定放弃到操场跑步,改成绕着学校外围慢跑。一马一面跑步,一面思考秘密特训的内容--当大家入睡后,还能自己悄悄进行的训练就只剩下猜谜而已,但是集训用宿舍有固定的熄灯时间,因此不能随便开灯。
(--对了!厕所的灯会开着!)
受到可贝儿的刺激后,一马开始在脑中策划和其他人不同的猜谜训练内容。
「今天也要打起精神好好加油喔!」
美里拿着写上必胜两字的扩音器对大家精神喊话。上午的基本体力训练慢慢地浮现出效果,一开始只能勉强跑完五圈的礼子已经可以跑到十圈了。只用几天的练习就能有如此成果,除了礼子自身的努力之外,还得归功于陪她跑步的可贝儿不断从旁鼓励,礼子才能坚持到现在。
刚开始的时候,众人做起暖身运动的动作还很生硬,现在则是五个人都很得心应手。第六名队员仍然没有出现,由于五个人过着团体生活,动作自然也越来越有默契,会不会因此只有费亚无法融入大家呢?身兼队伍经理的美里不禁为此感到担心。
「今天礼子就和我一起挑战十五圈吧!」
可贝儿举起右手大喊,情绪看起来比昨天还要高涨。
礼子对着可贝儿点了点头。可贝儿在运动方面是礼子的老师,而两人在蔬菜猜谜时立场又会立刻颠倒。
「咦?可贝儿,你的右手……」
原先遮住手腕的袖子在可贝儿举手的时候滑了下来,手腕上露出一条银色的链子。
「啊……这个吗?这是我昨天一时冲动在车站前的路边摊买的手链,听说是可以加强运动能力的护身符喔!」
那就像是运动员会戴的磁石项链或手链一类的饰品……上面镶着一颗会随着角度改变颜色的美丽石头,台座则是设计成蕃茄的形状。
「嗯~~也是啦,一马又不可能会挑这么可爱的手链。」
美里在旁边小声地说道。美里虽然以为昨晚两人晚归的理由是因为跑去买手链,但是换个想法思考,一马并没有挑选饰品的眼光,而且就算要送可贝儿礼物,一马多半会送刻上名字的锄头或是个人用碾米机。
「什么?可贝儿,你想要这种东西吗?」
「不是啦!一马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
当一马靠过来的时候,可贝儿突然显得坐立难安。这么说来,可贝儿今天都还没有跟一马主动交谈过。外星人少女平常总是头一个冲到一马身旁的人,美里不禁觉得今天她的态度有些异常冷淡。
「比、比起那些,还是赶快开始练习吧!礼子,我们走吧!」
两人一边原地踏步,可贝儿也一边开始喊起慢跑时的口号。
那是她最近自己编的「最爱乌龙面俱乐部」的加油歌。
加油!加油!乌、龙、面!
最喜欢喜欢喜欢俱乐部!
数比赛奖金的方法!
就是一团、两团、三团面!
全部加下去才是特大碗!
特大的碗就在柜子的最右边里面!
没错!就是那个红色的碗!
不然放不下三团面!
还要加进配菜的馄饨?行家只加蛋和酱油!
加油!加油!香、川!
美里怎么听都像是为了四国代表队或是香川县而创作的加油歌,礼子则是随着节奏与可贝儿一起边跑边唱。
「很好!我们不能输给她们!仁,比一百圈赛跑吧!」
一马说完后,就马上跟伊达开始跑步,美里则是对一马比练习首日更不认输……或许该说是更加带劲的态度摇头长叹。无论慢伊达几圈,一马大概还是会坚持跑完一百圈吧。
另外,大家在跑步后都会自动地进行爬楼梯训练或是锻炼肌肉,不过看来光是跑步就会让一马疲惫不堪了。
(--说得也是,一马这么拼命,应该没有余力向费亚学姊抗议吧……)
美里用单手拿着扩音器开始思考。大家的练习都已经步上轨道,她的工作也相对地跟着减少许多。
(--好吧!就让我说服费亚学姊参加练习,只要让她稍微露个面的话,一马不只会对我刮目相看,还会非常崇拜我……不、不对!这都是为队伍着想!我要让一马欠我很多人情,再叫他送我CHROMEHEARTS的银饰!很好~~(这个计划真是太完美了!)
不论在心里编织多少理由说服自己,美里的脑中还是无法忘记可贝儿的手链。
「大家就自己练习吧!我有事要先离开一下,不准看我不在就偷懒喔!」
美里用扩音器做出整个操场都听得到的指示后,便独自前往校舍的四楼。
费亚的研究室依然用遮光窗帘遮住所有的窗户,而美里现在正站在平时总是上着锁、却不断散发诡异气氛的大门前面。美里先做一次深呼吸,再举起手中的扩音器放在嘴边,再怎么说,整整一个礼拜没参加练习实在太过分了。
「费亚学姊!如果在的话就赶快开门!」
可贝儿虽然来过好几次,却每次都吃到闭门羹,既然可贝儿劝不动的话,那就只有让身为队伍经理的自己亲自出马说说她……美里早已做好破釜沉舟的心理准备,心想对手坚持不来参加练习,想必也会顽强地抵抗。
「不用喊那么大声,我听得到。」
费亚突然出现在拿着扩音器对研究室大门呼喊的美里身边,并且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她并不在研究室里,而是站在走廊上,两手还提着两个便利商店的袋子,里面则是随意装满泡面和提神饮料。
费亚大概是太过投入于研究中,因此黑眼圈不但已经可以创下自己的新记录,两眼里也充满血丝。
「那……那个……我只是想……提醒学姊要参加练习……」
「再一下子……只要再一下子……等我把这个研究做完后,要我参加什么都可以……所以你今天先回去吧。」
费亚一面眼神空洞地盯着前方,一面在脑中列出所有有关研究的可能性,不管美里对她说什么,她还是不断重覆说着同一句话。
「不、不然……请您至少告诉我研究的内容!」
美里觉得费亚似乎被一股强烈的意志附身,因此口气不由得变成敬语。
「只要完成这种不可告人的药的话……呵呵呵……乖孩子也会在转眼间变坏的。」
(--不可告人……的药!?)
费亚只说出这几句话后,就走进研究室把门锁上。
(--嗯……就当作没听到吧!费亚学姊一定也在努力奋斗,只是方法和我们不同而已,只要知道她很努力就好!!)
「不可告人的药」这个名词让美里的心脏狂跳不已,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美里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再想办法让脑袋变成一片空白,就立刻转身回到大家的身边。
众人吃完午餐后,便进入下午的个别练习时间。美里仍然跟着伊达到和室坐禅,之前她说过要帮伊达想新的练习方法……最后还是没有采用任何方法,而是每天有样学样地模仿伊达打坐冥想。虽然当初美里提出许多意见,但是伊达坚持在必要的时候才使用自己的农力,结果美里发现与其在一旁啰唆,还不如让伊达自由发挥还比较有效果,而这个想法似乎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另一方面,一马等人的练习因为发生只有礼子记得的「混合果汁事件」而一度拆伙,现在三人则是待在不会打扰到体育社团的操场角落分别练习--一马来回挥动发光的锄头,礼子待在用海滩伞和塑胶布摆设的营地里,读着从图书馆借来的堆积如山的书,可贝儿则是在两人间跑来跑去,有时候和一马一起挥动锄头,有时候又陪礼子读书。
今天的状况应该跟往常一样……就在三人这么认为的时候,可贝儿突然说道:
「那、那个!我认为这样还是太浪费时间了!难得我们三个人都在这里,应该趁机做些三个人才能做的练习!」
听到不断来回的可贝儿提出的意见,一马放下手中的锄头,礼子也将书名叫做「今天就能学会的果菜汁健康法」的书本阖上。
「可贝儿,怎么啦?你终于想吃蔬菜了吗?」
「不、不是啦……」
「……这次我会……做得更好喝。」
礼子面带微笑,并且让可贝儿看清楚书的封面。
「对了!果菜汁这个点子不错!先把眼睛蒙起来,再猜自己喝下的果菜汁是用什么蔬菜做成的,这个方法怎么样?」
对可贝儿来说,这个果菜汁猜谜训练其实跟直接吃蔬菜没什么两样,平常马上就会出言反驳的外星少女……这次她却用左手紧紧压住右手上的手链,然后说出「没、没问题的!我等这天等很久了!」这番将过去坚守的一切完全推翻的话。
这个回答也让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一马大惊失色,因为一马打算让可贝儿制作果菜汁,再由自己和礼子负责猜。
不但喝的人可以锻炼味觉,藉由让可贝儿亲自动手榨汁的残酷行为(从可贝儿的观点来看),就算她无法变得敢吃蔬菜,至少也能够烹煮蔬菜……这是一马原先的打算。
「我喝!我会全部喝光的!」
「喂……可贝儿,你没有发烧吧?」
一马将手放在可贝儿的额头上,不过脸上却不自觉地露出笑容。一马原本想引导她一步步地变得敢吃蔬菜,现在的心情就好像玩升官图时突然走到终点一样。
「好、好吧!大赛的练习就先暂时停止吧!既然你下定决心要喝果菜汁的话,交给本大爷到无人看守的校长私人菜园摘几颗好吃的蔬菜,再加上苹果和蜂蜜等等喝起来不会那么苦的材料吧!」
「不要紧的……不用客气……就用蕃茄吧!把蕃茄汁拿给我喝!」
可贝儿居然做出同类自相残杀的宣言。以人类做比喻的话,这个行为就等同于生饮人血,而这名外星少女竟然要大胆地挑战这道高墙。
一马看到可贝儿居然如此有心要成为农家媳妇,不由得喜出望外。
「那间寺庙竟然让你这么感动!早知道效果会这么好,我就带你到京都或是奈良了!」
「这和寺庙没有关系!快点……把蔬菜……把既浓厚又强烈的蕃茄精华给我……」
脸色发青的可贝儿如此说着,看来她的身体并没有「想喝」的意思。
「好、好吧……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一马的脑中还有点无法理解可贝儿的行动,但是拿着介绍果菜汁的书站在一旁的礼子却冷静地分析着现况。
假如可贝儿能喝下果菜汁,而且还是喝下有如己身的蕃茄汁的话……一马很有可能会立刻倒向可贝儿,讨厌蔬菜的人克服弱点--这种戏剧化的发展会比原本喜欢蔬菜的人还更加带给一马良好印象……心想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事情发生的礼子立刻站起身。
「……粉圆……的口感很好吃……加进果菜汁里也许会比较容易入口。」
「就是那个!真不愧是礼子妹妹!好,我马上就去便利商店买有加粉圆的……嗯?可贝儿,你怎么啦?喂!振作一点!」
当她听到礼子说出那个软软口感的食材名字时,可贝儿就立刻站在原地昏厥过去。
当可贝儿恢复意识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可贝儿在吃晚餐时,仍然试着挑战吃蔬菜……但是用叉子叉起莴苣后,只见她的额头冒出涔涔冷汗,却无法再让莴苣靠近自己的嘴边。
「不、不用勉强自己喔!」
一马的态度居然会改变,至今做事总是蛮横霸道的他,竟然懂得担心正在努力的可贝儿。
「……我喜欢……吃莴苣。」
礼子从全身僵硬的可贝儿手中一把抢过叉子,将上面叉着的高苣三两口吃下肚里。
「……不可以这么勉强。」
「是、是的。」
松了一口气的可贝儿回答道。
「不、不过这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吧?可贝儿竟然敢用叉子刺进莴苣耶!以人的观点来看……就像刺死一头小型哺乳动物吧?」
美里虽然不清楚蕃茄和莴苣间拥有何种亲戚关系,不过还是送给努力的可贝儿一句不太适合在饭桌上说出的赞美。
「说得也是,嗯……可贝儿,你真的很厉害。仔细想想,美里说的话的确很有道理,你独自在人生地不熟的星球上努力生活,而且还不断进步,本大爷应该向你多多学习。」
「别、别这么说……我只是个吃不下莴苣的没用外星人而已。」
「不用这么谦虚啦!你还真是个怕羞的家伙!」
「咦η没有啦……其实我是个成天追着视觉系乐团的不认真叛逆外星人!」
美里总觉得这两个人的对话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以前的可贝儿为了让一马认同自己,总是拼命地想要表现,却老是遭到一马否定,今天却是完全相反的情景。
「总而言之,可贝儿,你不用硬逼自己非吃蔬菜不可!是本大爷的想法有点奇怪,就算农家媳妇不敢吃蔬菜……只要未来变得敢吃就好!而且朝着这个目标努力的你……那个……该怎么说……就是………………我觉得很不错。」
(--一马居然会语带保留地停顿,之后才夸奖可贝儿!?)
「怎么会……对现在的我来说……我承受不起这种赞美的话。」
即使处在热闹的餐桌上,依然一派淡然的伊达突然停下筷子。
「他明明正在称赞你,难道你不高兴吗?」
可贝儿连忙做出开心的表情回答「我、我很高兴!真、真的很高兴!」面对不太自然的可贝儿,伊达则只是喃喃地说出「……那就好」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