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集英社
  3. 我们的蔬菜不够
  4. 与田有关的Lesson2 有荞麦能使鬼推磨
  5. June.2 用亲手做的便当抓住他的心
  6. 繁体版

June.2 用亲手做的便当抓住他的心
2017-06-24 08:54:38

		

──六月二日。
学生餐厅里放着数张能够随意运用的桌子,就算不买餐卷点餐,也能自由地使用这些桌子,因此许多女生都会拿着便当聚集在这里。比起在学生餐厅吃饭,一马从一年级时开始就喜欢到福利社买面包到屋顶之类人烟稀少的地方享用,最近他则是经常和可贝儿与美里一起坐在屋顶的长椅上吃午餐。
午餐以带来的便当与福利社买来的面包为主,而可贝儿最近也开始携带饭团,因为她不敢吃蔬菜,所以饭团里包有炸鸡或生姜炒猪肉等等昨天晚餐的剩菜,由于海苔本身是接近蔬菜的海草,因此没包海苔的纯白饭团就是可贝儿的午餐,而一马最近也跟着改成吃白饭团。
虽然可贝儿敢吃白米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此举却让喜欢蔬菜的一马很难过。
如果要做饭团的话,希望你至少也加个酸梅嘛
一马在福利社购买蔬菜三明治及蔬菜汁后便走向屋顶,只依赖饭团当然不够填饱肚子,一马仍然必须利用福利社。
此时,有个人紧紧揪住一马的上衣下摆。
上原大人您要上哪去呢?
怎么啦,礼子妹妹?你不是和可贝儿一起先到屋顶上
少年回过头,礼子依然身穿缀有花边的制服与书包的特殊打扮微微低着头站在原地,一马的话则是让她摇摇头。
因为三谷小姐和可贝儿小姐都
难、难道她们欺负你不,美里最讨厌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发生这种状况。
不是的,是她们两位都不在
真是的,居然丢下还不熟悉校园的转学生开溜,真拿她们没办法。
一马一迸发出不满,肚子也一边咕噜作响。
我们两个先吃饭吧?
谨遵吩咐。
一马完全不怀疑礼子的话便走向屋顶。
由于即将进入梅雨季节,能够像这样在屋顶上享用午饭的时光仅止于现在这个时期,之后夏季的屋顶则是灼热的地狱,光是站在原地,就会有种自己快要变成烤鸡或叉烧肉的错觉,当然无法大快朵颐。
除了一马与礼子之外,还有好几组学生正在用餐,但是的确没看见可贝儿与美里的身影。
真的不在耶啊!糟糕饭团在可贝儿那家伙手上。
塑胶袋里只有蔬菜三明治与蔬菜汁而已,就算现在回去买齐,食物大概也会如蝗虫过境般一点也不剩,要去福利社买东西,最要紧的果然还是速度。
小女子有做便当。
礼子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包裹,它的手上充满小伤痕与oK绷。
这是礼子妹妹做的吗?
希望能合上原大人的胃口。
包袱巾同样缀有花边,包裹的内容物则是一个小小的三层便当,而便当内装有鸡头、烧焦的壁虎以及青蛙卵等等不可思议的食材本以为会是这样,里面却是卷状的迷你饭团、煎蛋、一马最喜欢的蔬菜杂烩与猪肉炒牛旁,再加上秋葵煮白萝卜、蜂蜜柠檬醋渎小蕃茄等等,以蔬菜为主的菜色一应俱全,而无论何种菜色都正好符合一马的喜好。
本大爷好感动。
如果味道不合口味的话,请您务必说一声,小女子从明天开始会更努力地配合上原大人的喜好。
礼子谨慎地如此低语。
我不客气啦!
一马夹起最喜欢的蔬菜杂烩,蔬菜的甜美在舌头上扩散开来,胡萝卜的香味也窜人鼻腔。
礼子紧张地等待一马接下来的话。
真好吃,礼子妹妹。
我好高兴,能够让上原大人高兴就是小女子的荣耀
礼子平常的表情就像没有血液流动的人偶般漠然,但是此时她的表情化为笑容,这个笑靥比起一开始进入教室时有些做作的笑容给人一种更加温暖的感觉,这或许是血液开始流动的她发自内心流露的真情。
礼子怜爱她注视猛吃便当的一马,同时看来很享受她吃起一马购买的蔬菜三明治以及蔬菜汁。在农业科的学生之间,这种蔬菜汁被大家当作处罚游戏专用的饮料,如果不是特别喜欢蔬菜的重视健康狂,几乎都是乏人问津,因为校长本身就是这种蔬菜汁的热烈爱好者,所以蔬菜汁可说是为一部分的究极农业狂而订购的。
虽然一马也是这群究极农业狂之一,但是直到今日为止,他还没有见过哪位女生能够喝下这种蔬菜汁。如果硬逼可贝儿去喝,可能会害她哭上三天三夜,但是礼子却一滴不剩地一饮而尽。
请别担心,有专门为上原大人准备的茶。
礼子从书包里拿出保温瓶,把冰凉的麦茶咕嘟咕嘟地倒进杯中,真是无懈可击,这个仿佛实践他的理想的少女让少年感到十分高兴。
我都想把毕业证书交给你啦!礼子妹妹!
小女子仍然才疏学浅。
不,没这回事,你的志气或是心态已经很完美啰!农耕技巧也很棒,又能使用农力,真是无可挑剔。你的身上充满我想叫某个家伙学习的优点,不过假设真的让礼子妹妹做她的对手,我又不禁担心那家伙会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女孩,就此被悲观击垮。
不管礼子多么完美地实践一马的理想,少年的脑中依旧会浮现外星人少女的脸庞,礼子似乎也对这点感到悲伤而脸色一沉。
小女子有重要的事想要禀告。
转学生对一马投以认真的眼神。
在这里不方便说希望能找个没有人的地方
说得也是就算是在这种时候,有个地方还是很安静喔!
一马没有追问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像礼子这种好孩子说出的话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一马脑中的演算装置马上导出简单的答案。
少年想到的既无人又安静的地方就是那个房间。
当一马打开荞麦室的门,里面已经有两位学生──分别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也是一马单方面视为竞争对手的三年级学生伊达仁;以及同样就读三年级,曾经袭击可贝儿的疯狂科学家平贺费亚。
伊达非常喜欢荞麦,甚至成功说服校长而在学校建造荞麦室,不过与他有如笨蛋般的行动完全相反,伊达拥有超一流的操纵天候农力,是第三高中最强的农力者。
另一方面,费亚虽然不比伊达,不过她也是足以在学校内拥有个人房间的农力者。她擅长的领域是改造遗传基因,不过费亚本人相当讨厌自己的农力,她似乎打算研究以及解剖可贝儿,发明消除农力的新药除去自己的农力变成普通的女大学生,然后在联谊上逮到前途有望的男人享受一生就是她的梦想。
她和提倡增加农家媳妇!的一马本来就是水火不容,现在又因为彼此争夺可贝儿,使得敌对关系变得更加严重。
这两位学长姊并肩站在荞麦面台前,用赶面棍压平面团。
真不好意思要你陪着我。
这也算是售后服务虽然真的有点不太情愿。
费亚小声地说出后半句话。尽管她经常想对可贝儿伸出魔爪,不过一马与美里总是黏在她的身边,费亚也需要有人站在她那一边,这时被选上的目标就是伊达。
可是你明明那么不愿意,还是替我改良荞麦的基因。
啪达啪达地摺叠面皮的青年喃喃说道,他又请费亚改良之前能避免过敏但是味道有问题的荞麦。
我把成为过敏原的蛋白质加工,酵素的分解方法有点不一样做法可是秘密,不过这个种子里面有留下遗传基因,只要拿它栽培应该就可以啰。
关于这件事你能不能也一起帮忙呢?
费亚也模仿伊达叠起面皮,开始用大菜刀咚咚地切着面条。她身旁的伊达以如同机械般的身手俐落地切着荞麦面条,相反地,费亚的动作不只危险,切出来的宽度从乌龙面的宽大到挂面般的细窄面条,变成充满丰富变化的荞麦面条。
如果这次的荞麦面味道不错,我想在种之岛的实验田栽培看看校长也答应我
伊达有些难以敏齿似地如此含糊说道,费亚则是露出微笑并且点头表示同意。
好呀只要这种荞麦能成为我的棋子的话
后半句依然很小声,但是费亚爽快的允诺让伊达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
一马在门外对两位正在制面的学长姊观察片刻后开口说道:
礼子妹妹我们换个地方吧?
仁停下正在制作荞麦面的手,走向站在门边的一马与礼子拉起他们的手说:来吧我随时欢迎旁听的人加入。
不、不是这样啦!仁!本大爷只是想找个没有人的安静地方而已!而且费亚为什么会在这里?
哎呀你居然丢下可贝儿,打算和其他女孩到没有人的安静地点做什么呢?如果能藉此让可贝儿恢复单身的话,那么这次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啰!
本大爷没有打算要做什么!是礼子妹妹有重要的事情要讲,在别人面前会很困扰对了,向你们介绍一下,她叫做五所川原礼子,好像是为了成为候补农家媳妇特地转学过来向本大爷拜师学艺的弟子。还有,她即将成为可贝儿的竞争对手!
礼子则是点头致意,两个学长姊的目标从一马转移到她身上。
初次见面。
哎呀,真是个像人偶一样可爱的女孩,你已经不要可贝儿了吗?
好好听人说话!你这个疯狂科学家!再说礼子妹妹只是可贝儿的竞争对手而已!
不但对可贝儿的称呼那么亲昵,还对新面孔加上妹妹两字你就老实承认,可贝儿已经看清你的页面目了吧!
一马与费亚的目光中频频迸出火花。
礼子妹妹这个女的叫做费亚,虽然也算是学姊,不过她是农家媳妇的天敌,你要小心喔!
真敢说连自己的农力都没办法好好控制,真是个连身为旁观者的我都觉得十分可怜的无能家伙,你有资格说我吗?
礼子妹妹,不要和那女人的眼神对上,那副眼镜其实装有能对人脑直接发挥作用的洗脑装置大概吧
哎呀,明明是个无能的家伙,居然能看穿我新开发的眼镜
除了费亚本人,没有人能够得知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开玩笑,但是身着白衣的疯狂科学家仍然推推眼镜露出大胆的笑容。
没问题,小女子的花边附有反弹咒术的力量。
咒术你说的是诅咒吗?继外星人之后又是超自然少女,看来农家媳妇真的很缺人手喔?
这是轻视我的话吗?
礼子对一马重新确认这句话的意思。
虽然本大爷也不大明白不过既然是费亚说的话,大概既有这种意思,那是对农家媳妇带有敌意的发言!
礼子和前阵子为止的一马做出相同的举动,她举起随身携带的打谷棒并说:
咒术的确存在,魔法的力量是无限的,与有限的科学等级不同。
你这个转学生还真敢说。第一,你所说的魔法力量其实就是农力吧?嗯虽然高度发展后的科学说不定和魔法毫无差别
这次换费亚与礼子之间萌生争战的火种。
在此种气氛中一直默默进行制面作业,正要进行水煮荞麦面动作的伊达盯着礼子歪着头问道:
好奇怪
喂,仁!就连你都想找礼子妹妹的碴吗?啊,礼子妹妹,那个正在用水冲洗荞麦殖的家伙就是仁,我想让礼子妹妹成为可贝儿无法跨越的高墙,但是.仁,礼子妹妹哪里奇怪啦?
原来如此不,没什么。
那就好!
一马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如果是平常的状况,对话应该会在这里结束,但是伊达却继续提问:
对了上原,能拜托你试吃荞麦面吗?
恐怕没办法,仁!因为本大爷才刚吃过午饭,肚子饱得很呢!
真遗憾,好吧。
当这段异常平淡的对话结束后,荞麦室的门同时豪快地应声敞开。
一、一马: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一马先生,你没事吧!我们来救你了!
太好了,仁!有人来帮你试吃啰!
伊达无言地点了点头,并且把美里与可贝儿拉进教室内。他把两人带到桌边,放下两份荞麦面。
仁学长我们不是来试吃荞麦面的
一马先生!你平安无事吧!
可贝儿从被仁硬带过去的座位上站起身走向一马,而且眼眶有些湿润。
喂,你们两个怎么啦?
其实我们刚刚被志井老师逮到,他硬是要我们帮忙送讲义、除草、洗抹布等等不合理的工作!而且一马先生和那个五所川原同学又不见踪影
可贝儿手中的书包突然鼓起,随着一阵蠢动,一颗浮游蕃茄从里面跑了出来。
所以波姆闻出愚民的气息,才找到这个地方!因为莉可贝儿西根大人有所成长,波姆的能力自然也增加啦!
志井老师真是太过分了!强逼可贝儿去做不擅长的除草工作,还威胁如果不帮忙的话,他就要把可贝儿的身家调查表曝光根本已经完全露出狐狸尾巴了!
虽然美里帮忙可贝儿尽早完成工作,但是志井只要一件事情做完,又会抛出别的工作,察觉真正意图的美里与可贝儿便联合拒绝志井,在波姆的协助下找到一马的所在地。
哎呀我们学校有姓志井的老师吗?
他从昨天开始担任我们班的导师,真实身分大概是管理官,礼子妹妹则是碰巧和他一起转学过来的。
一马的说明不禁让费亚发出叹息,会以为这是碰巧的人大概只有一马。
转学生,我直接了当地问你,你刻意接近上原一马这个害虫到底有什么目的?
白衣的疯狂科学家毫不留情地问出可贝儿与美里都难以开口的事情。
目的那是
除了伊达以外,全员都屏息以待,而那名青年正在开始制作符合人数的荞麦面。
那是是、是什么!?
可贝儿自然地拉高声调。
因为上原大人是命运中注定的另一半我想要和他以结婚为前提交往。
礼子面不改色地如此宣布,就连迟钝的一马都不禁因为此种发言而张大嘴巴并且面露呆滞。
礼子迅速从书包里拿出一枚绑着线约五元硬币,朝向一马开始像摇坠子一般左右摇晃。
你会越来越喜欢我。
本大爷会越来越喜欢礼子妹妹比起蔬菜更打从心里
看见一马眼神空洞,美里便以一记上段踢结实地击中他的后脑杓,少年的额头则是用力撞上桌面。
好痛!你、你做什么啊!
你刚刚彻底中了催眠术吧?真是个单纯的笨蛋!还有五所川原同学也是,你知道自己正在说什么吗?这个笨蛋可是比起三餐吃的饭更喜欢蔬菜,为了让女孩子成为农家媳妇而愿意赌上人生的超级农业狂喔?这种人有哪一点好?
美、美里小姐说得太过分了!虽然就连身为外星留学生的我来看,一马先生的脑袋的确缺乏常识以及思虑,但是他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这根本不算帮腔吧!应该说那个该怎么说
一马难为情地涨红脸颊。对他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表情。
虽、虽然礼子妹妹作的菜很好吃,农力又很厉害而且既收敛也很努力
即使双手都被利刃割伤,礼子还是替他做出便当,而且都是一马喜欢的菜色,尽管拥有强大的力量,她却保持既收敛又谦虚的态度,对一马来说,她就像是个优良的模范。
哎呀,看来上原一马也不是完全没有意思嘛!放心吧,我会负起照顾可贝儿的责任。
直到刚刚,费亚部还在科学与魔法两方采取与礼子敌对的立场,不过如果礼子能把可贝儿与一马两人拆散,则又是另当别论。
不、不可以!如果一马先生喜欢上她的话我会很为难的!
为难一词已经是现在的可贝儿尽全力所能提出的反驳。
一马先生是那个这个
礼子对无法顺畅表达的外星人施以最后一击──她把前几天用过的秘密演唱会门票当作符咒,用力贴在可贝儿的额头上。
这次的符咒已经被我改良过应该连肩膀痛、腰酸都能治好。
啊、啊呜呜呜呜!
外星人的少女心在一马与圣诞红之间动摇徘徊。
不、不行!这种由堕天使的甜美亲吻诱惑酿出属于那个日子的回忆,你却想共同分享
不说也罢的人生终日缓慢起伏。
呜呜!你又读出我心中的想法了!
相当震惊的可贝儿双膝一软,整个人跪倒在地板上,同时与此事最后的相关人士在荞麦室内现身。
你原来在这里,可贝儿同学,居然放弃送讲义的任务在这里做什么?
新任老师带着有些不悦的表情走进荞麦室,而仁的眼睛也为之一亮。
今天是荞麦之日吗?
这间平常门可罗雀的教室达到创室以来最高的人口密度,让房间的主人更加充满干劲地压平面皮。
哎呀,这就是传闻中的新任班导师吗?
费亚从白衣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拍照,拍摄出的照片底下则是显示小心外星人的警告标语。
你是管理官吧?
什么是馆里关?我只是个数学老师而已。
志井平静地如此说道,一马等人早已明白他的真实身分,但是本人却硬是不肯承认。
不管怎样,请你们继绩送讲义吧。
呜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快放开莉可贝儿西根大人,管理官!
可贝儿就像只猫一样被志井抓着上衣的领子内侧拖走,因为明白对方是管理官,所以波姆也冲出来抗议,可是一瞬间被新任老师瞪了一下后,它就一边发着抖喃喃地说:啊那个波姆是普通的蕃茄,所以不会抱怨喔一边躲回可贝儿手中的胶囊里。
美里则是紧追着做出体罚恶行恶状的志井与可贝儿。
我们连饭都还没吃耶!为什么要我们做这些事!
喂,等一下!新班导,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把学生贵重的午休时间当成什么啦!连饭都没吃,这样能撑过下午开始的严酷考验吗!
因为美里的话而恢复正常(?)的一马也走到荞麦室外。
一餐不吃不会死吧,这也能当成减肥。
志井用事不关己的口吻如此说道。可贝儿似乎已经放弃,便保持额头上贴着门票的姿势被他渐渐拖向远方。
上原大人,请等一下小女子还没有说到
礼子也跟着一马的动作同时离开。
真是头痛,我得快点拟定应付管理官的策略。
费亚如此自言自语后,也走回隔壁的研究室。
就在房间没有人影的同时,符合人数份量的荞麦面也终于完成。
这也是一种考验吗?
包含自己的份在内,伊达伫立于总共七人份的荞麦面前,这个房间似乎此刻还是无法发挥它的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