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集英社
  3. 我们的蔬菜不够
  4. 与田有关的Lesson1 这个要种种看!
  5. May.25 我才不会让你说再见!
  6. 繁体版

May.25 我才不会让你说再见!
2017-06-24 08:54:38

		

──五月二十五日。
一马所有学科的成绩无一例外地差,尤其英文特别是他的瓶颈。为了设法在进入梅雨季节前挖出马铃薯,一马无论如何都不能掉到补习组。
真是的!一马先生是笨蛋!你有心要读书吗?
等、等一下,可贝儿!本大爷也是很拼命耶!
那单字之类的应该五分钟就记起来了!
两人的争执让美里发出一声叹息。他们平常的立场完全颠倒,可贝儿的指导可说是斯巴达式教育,毫无宽容。
一马提议在上原家为了各自的考试而努力用功。美里也有自己的书要念,一半则是为了照料一马的功课而来。
她事先从已经开始读书的可贝儿和一马那边得知了不能考不及格的理由。
等一下,可贝儿!你这样教应该太斯巴达了吧?太乱来了。
可贝儿要一马在五分钟内把收录二年级一册课本份量的单字全部记住,这早已经脱离了教学的范畴。五分钟后马上进行口试,如果没通过,就必须接受可贝儿的爱之鞭,不,是爱的弹额头。一马的额头上已经有一部份染成可贝儿食指大小的红印,那是同一个地方被准确地弹中好几次的痕迹。
一马先生!为了讨一马先生欢心,我特地选上这本有可爱女孩的插图,并配上故事温柔教学的英文单字本耶!为什么你不能在五分钟内记住呢!
不可能在五分钟内背完一本书吧!
你不是要靠努力追上虚张声势,把谎话变成真的吗?
如果是加入蔬菜插图之类的单字本的话,本大爷也会加油啦
再这样子挑食下去,就算是温和的我也会发火的!
啪!可贝儿的弹额头又狠狠地打中一马的额头。
两个人老顾着吵架,读书的效率一直没有提升。
可贝儿,为什么要五分钟内背完一本书?
如果是美里小姐,像这么简单的单字本应该五分钟内就能解决了吧?
嗯虽然我也擅长英文,可是要在五分钟内记住这些份量也太勉强了吧
是、是这样的吗?
可贝儿以认真的表情吓了一跳,看来他们之间理解力与记忆力的等级有所不同。
地球人不像可贝儿那么厉害,所以得更温柔地花时间来教学才行,特别是针对这个农业狂喔!
对不起,我没有教过别人还以为一定能做得到。
只要看到她快哭出来的样子,就能知道她真的是打从心底感到歉疚。
应该说,一马你的教学方式就是这个样子!可贝儿没有教过别人的经验吧?简单地说,她是完全学习你的教学态度才会变成这样的!
对、对不起啦一马一边压着额头一边回答。被美里一说,他似乎能理解可贝儿的行为。就某种意义而言,这也算是自作自受。一马在可贝儿达成目标的时候就给予称赞,做不到的时候则是斯巴达待遇。但一马在这次的英文学习里连一次都没成功过,所以老是挨鞭子而没有糖果可吃。
嗯期中考的范围考到哪边?
她拿起一马的课本,美里用萤光笔在课本上确认范围。
首先是这个单字如果不进一步从文法这类基础重新教起,至少别漏掉单字的读写分数吧?
咦啊喔!
如果让一马一次去做很多不习惯的事,他就会陷入一片混乱。身为青梅竹马的美里很清楚笨拙一马的缺点。
美里仔细地教导一马。不知不觉间,她连自己的功课都丢下不管,已经变成一马的专属家庭老师了。
可贝儿就没办法模仿美里。因为读得好对她而言是理所当然,因此她没办法理解一马的苦恼。
一马也很拼命努力。换个人教之后,应该要做的事情对一马来说更好理解,并变得比较单纯。这样一来,少年也展现出更胜平日的集中方。
为了可贝儿也得好好努力才行。为了要把谎话变成真的,一马把这份热情全部投注在用功上。
这也是因为有青梅竹马的协助。
可贝儿无法启齿。他们两人之间产生出某种肉眼无法看见、类似信赖关系的情感,让可贝儿感到自己不能介入。
我稍微去散步一下!
嗯!等到你回来的时候,本大爷就会变成超级英文机器啦!
如果是可贝儿,明天的考试应该也能轻松过关,一马就交给我吧!
他们明明都在为了自己而努力,可贝儿却不知怎地感到有些失落。
可贝儿走出房间并通过客厅前方。虽然一马的祖父母在晚上八点就会就寝,不过他们一定会彻底确认过傍晚的新闻报导。特别是天气这点,大大地左右了农家的收入。
他们两人一边注视着电视,一边僵在那里。
台风?
根据可贝儿所学习到的这个国家的气象情报,台风应该会在梅雨结束、夏季到来时才会来临。但电视上的气象主播正慌张地播报──在关东地区南方的海面上产生了一个规模虽小,却是气象观测史上最强等级的台风。
而且这台风并非在赤道附近产生后缓缓北上,而是突然出在在东京湾内。第三高中的所在地──双叶市也在台风直接袭击的路线中,预测的抵达时间则是今晚午夜。
那个铁心爷爷,如果台风来了田里会变得怎么样?
那就完蛋了被那么夸张的低气压直接袭击的话就算从现在开始收割也来不及了。
真让人头疼呀,爷爷
老夫妇茫然地仰望着电灯。
可贝儿对这场突然产生的台风心中有数。
我去一下便利商店!去买各种东西回来囤积!
可贝儿无视于老夫妇的制止声便离开了上原家。
虽然时间短暂,但很感谢你的协助。,
不合季节的台风好一个临别的赠品。
管理官在校长室里结束道别的问候之后便说:
对那个少年、还有对莉可贝儿西根来说,这样就够了。她也不是笨蛋,只要一知道会对自己身边的人带来危害,应该就会下定决心了吧。
你打算继续纠缠下去吗?
管理官对校长的话里小小的讽刺并没有反应,他继续说道:
莉可贝儿西根过度受到那个少年的吸引了。他的确是繁荣之力的原石,不过大概也不会再派代替的少女过来了吧。
希望你们不要再干涉这颗星球了。
我是打算如此
管理官以淡然的口吻留下这些话之后,脚下一如往常地出现黑色水洼并沉入其中。
一马看来要让他接受,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在校长室内一个人喃喃自语的校长,脸上的表情虽然严厉,但却也像是在替少年担忧的神情。
夕阳已经西沉,可贝儿站在一马的马铃薯田中。也许是因为风逐渐接近的关系,空气有些温暖。她已经做好准备,让波姆随时都能从胶囊里出来。
要好好充电唷波姆。
光是少了太阳,可贝儿的力量就会急速下滑。如果下雨的话她的力量便会更加衰弱。派驻在被选上的少女身边的管理官,若是少女们有不接受说服的情况,就算动用武力也会把少女带回母星。
她也考虑过演变成战斗的情况,西伊管理官的能力对可贝儿来说是最不利的。
可是,如果不阻止这个台风大家就会相当困扰。
可贝儿觉得自己再也见不到一马和美里了。虽然寂寞,但少女觉得即使这样也没关系。
西伊管理官!我希望你把台风停下来!
声音在田地间扩散开来。有如回应这道声音一般,青年的身影出现在暮色中。
你应该明白我的条件吧?
要自己放弃一马,仅只如此。
如果是过去的自己,也许会毫无疑问地放弃吧!
我不想谈什么条件不管怎样,一决胜负吧!管理官!
你被那个笨蛋传染了吗?莉可贝儿西根,我以为你会更聪明点的别再让我更加失望了。
和我一决胜负吧!然后如果我赢了,希望你能收回这个台风!
如果你输了,就要服从我吗?你应该知道自己没有胜算吧?这场战斗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意义存在。
乌云开始覆盖天空,那是连月光都完全没有空隙照射下来的厚重云层。风势也渐渐转大起来。
因为我从来没有努力过一马先生就算失败、就算输了也会再次站起来,我却害怕失败什么都做不到我讨厌自己这个样子。
其实现在她也想逃走。自己既无法介入一马与美里之间,也害怕用真心对待他们可贝儿自己也很清楚。但是,她不想再继续逃避下去。
和我一战吧!
她将波姆从胶囊中释放出来。
莉、莉可贝儿西根大人!还是住手吧!波姆的确说过会帮忙,可是要和认真的管理官正面对决也太鲁莽了!
别讲那些歪理!要上了,波姆!
一阵红色的光芒包住少女,逐渐染上她的头发与眼眸。
由我先动手吧!
她抛开萎缩的波姆,可贝儿向大地一踢。因为这一次不是在室内而是在户外,所以可贝儿有如背上长了翅膀般轻盈地飞奔出去,并使出一记回旋踢。管理官用左手抓住可贝儿踢出的脚并随手抛开。她在空中重整姿势,在着地的同时再朝管理官冲刺过去,并摆出中段回旋踢的动作。这是打算等管理官的防御往下移时,改变踢击的轨道并从中段踢换为上段踢的假动作。但管理官连这一点也看了出来。别说将防御下移,他还抓准空隙拉近距离并将手掌贴向可贝儿的腹部。
看来你格斗的成绩也相当优秀嘛。
管理官的掌心有一个被压缩的空气团块。
当团块一碰上可贝儿的身躯,空气便被解放开来。一瞬间,空气团块爆散出冲击波,使少女纤细的身体飞了出去。
(果然还是赢不过管理官吗?)
可贝儿设法在一马的马铃薯田前方摆出着地动作。如果是在白天,她还勉强可以继续下去,但力量的消耗已经超出可贝儿的预料之外。
莉可贝儿西根大人!已经不行了!放弃吧!
不要!我不想放弃我不想逃避!一马先生和美里小姐还有爷爷和奶奶也是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至少在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不想逃避!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战斗!
因为波姆已经将能源分给可贝儿,所以他努力拍打着翅膀,好不容易才能漂浮起来。现在的它没办法保护可贝儿,但再怎么说,它也是个守护精灵。
我知道了波姆波姆也会做到波姆能做的事!
波姆高高地飞了起来,他的目的地是上原家。
等等,波姆:不可以:我不想把一马先生他们卷进来:
别担心那个守护精灵哪都去不了。
管理官唰地抬起手臂。摆出手刀的姿势之后,管理官便像指挥家一般大大地往下一挥。一道肉眼看不见的空气之刃击中了正向上飞约守护精灵。
(才正想努力就中了这招呜呃)
从背后被直接打中的波姆坠向灌木材的另一头。
波姆──!
管理官挡在想冲过去的可贝儿面前。可贝儿虽然对自己的速度还有自信,但管理官一瞬间就绕到了她的背后。
我就把它重新教育到再也不会让你引发愚蠢念头的程度吧。
波姆的背叛好像让他有点不快,管理官如此不高兴地低语。
在灌木林对侧的另一头,一名青年捡起他曾经看过的蕃茄。
宇宙的蕃茄。
突然到来的台风让这名青年前来收割自己田里的农作物──荞麦。
是、是那个喜欢荞麦的人吗?
尽管他们几乎没有直接交谈过,但这名青年抱起满目疮痍的波姆并歪着头说:
她已经不会在做荞麦面的时候放沙拉油了吧?
在问这个之前,希望你能先看一下波姆的这副惨样!
抱歉。
如果有时间道歉的话,就快去联络愚民一号和二号吧!
愚民?
就是上原一马啦!
但是,如果不收割这些荞麦会被台风毁掉。
莉可贝儿西根大人在那边的田里遇到危机了!
这是怎么回事:
反应实在迟钝的伊达,居然因为可贝儿陷入危机这句话瞪大眼睛。相反的,波姆也因为他的反应而隐藏不住吃惊的神色。
应该说,莉可贝儿西根大人是太阳之力的持有者,所以战斗力在晚上会特别下滑。因为有那片厚重云层挡住,也没有月亮的反射光
宇宙蕃茄陷入一片混乱。正在聆听的伊达也无法闻一知十,所以他只能无言地等待着蕃茄的说明。就在这段时间里,可贝儿也正落人危机之中。
不、不管怎样!去叫上原一马!快点!
伊达从工作服的口袋里拿出手机,看来他打算打电话叫一马出来。但是考虑到从上原家骑脚踏车移动过来的时间,等一马他们抵达可贝儿的身边时,恐怕已经分出了胜负。
糟糕,我不知道上原他家的电话号码。
波姆被更进一步地推入了绝望的谷底。
费亚说不定会知道。
伊达一拨电话,费亚在响了几声之后便接起电话。
我正在忙如果有事的话拜托说得简短点。
其实我想紧急连络上原家可是不知道电话号码。
你现在打过去也没人在,他们大概正在赶到这里的路上吧。
伊达微微倾首,他不太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对他们发出:可贝儿在我手上,如果想要她回去的话就到马铃薯田来。的威胁,所以他们一定会到这里来的。
费亚,你现在人在哪里、在做什么?
我现在正和可贝儿一起与外星人战斗不过感觉有点陷入苦战。我现在很忙,所以要挂断啰?
费亚只留下这些话后便挂掉了电话。
舞台回到一马的马铃薯田。田里有可贝儿与管理官加上一名金发美少女的身影。
对费亚来说,可贝儿这趟小型离家出走(?)是她最初也是最后的机会。费亚从黄金周就开始制作试作品,而且翘掉球技大会完成了这个能捕捉可贝儿与一马能源波长的雷达,她一直在等待可贝儿落单的时刻。
她追寻波长抵达的地方就是一马的马铃薯田。
那时候,我应该要消除你的记忆的。
这句话我就当作是对我的称赞啰!
她将某种细胞倾倒在一部份的马铃薯田上,在收成前已充分培育长大的马铃薯长出手脚,就像要保护可贝儿一般地将她包围起来。马铃薯合成兽的总数一共是六只但是,已经有三只被管理官打碎并变回原来的马铃薯。
管理官无法像可贝儿一样与蔬菜共享感觉。正因为拥有这种能力,可贝儿才会是被选上的少女。
保护妈妈保护妈妈。
大家居然为了我不可以!
自己培育的马铃薯们正在保护自己。比起高兴的感情,看着它们为了保护自己而被管理官打倒的身影,可贝儿相当难受。
别哭妈妈
在一直只能当作挡箭牌的马铃薯合成兽之中,突然有两只合成兽包夹攻向管理官。也许是这突然的夹击奏效了,马铃薯合成兽抓住了管理官。
你改造了细胞吧?强度与威力都有提升。
嗯,怎么说呢?也不能否定也许是爱的力量让它们变强的可能性唷?
费亚露出了讽刺的笑容,但是她带来的细胞试管已经洒完了,所以无法继续增加兵力。
可贝儿我们逃走吧?
费亚小姐如果我现在逃走的话
可贝儿的力量在白天会提升吧?现在迎战并说不上是个好对策喔?
我不能逃!现在逃走的话这片马铃薯田会被水淹没的。
马铃薯不是可以重种吗?
这不单单是一马的田的问题。因为自己,本来不会发生的自然灾害才会即将发生。
不打倒他不行!一定要打倒那个人不然的话,台风就会直接袭击过来!
就算可以发挥全力,你也没把握能赢过他吧?
在她犹豫的期间,管理官已经反过来举起抓住他的马铃薯合成兽,并像敲铜钹似地把两只合成兽的身体在眼前撞在一起。
剩下一只
如果至少有月光我就还能战斗一会儿。
两个外星人彼此互相瞪视。
我除了那个剩下的马铃薯合成兽以外就没戏唱啰。援军也来不及赶上虽然遗憾,但是我想不到其他有用的方法了。
费亚本来就无法决定自己应该干涉到什么程度,但既然细胞用完了,她也没办法再助可贝儿一臂之力。
费亚小姐,快逃马铃薯,请保护费亚小姐!
可贝儿
对于把费亚卷入事件中,可贝儿感到自己应该负起责任。她打算以残存不多的力量一个人面对管理官。
我很难提供进一步的技术给背叛者喔。
哎呀?我和你什么时候变成同伴了?我们不是彼此打从一开始就打算互相利用吗?我以为不必说出口,你也会明白的。
你所想要的东西,靠你一个人是永远作不出来的
也许是这样吧。不过比起依靠你这种性格恶劣的外星人帮忙完成药品,就算技术不够完整,用自己的力量进行研究还好得多。
在费亚对管理官挑衅的时候,可贝儿绕到了管理官的背后。
喝啊啊啊啊啊!
就在可贝儿将双掌打向他的背后而跨出步伐的瞬间,管理官的身体唰地被地面吞没。类似黑色水洼的物体同时出现在可贝儿头顶,管理官便咚地一声站在可贝儿的背后。
差不多也该放弃了吧?
管理官轻松抓住可贝儿以反手肘击袭向他脸部的手。可贝儿的变身时间限制也在这时候到了,她的发色与眼睛颜色都恢复成原本的绿色。
这是你到目前为止最棒的一个攻击。
:怎么会已经不行了吗?
可贝儿不甘心得想要落泪。就像覆盖在夜空中的厚重云层似地,不管是多么微小的星光,管理官都要从可贝儿手中夺走。
把妈妈还来!
就在剩下的最后一只马铃薯合成兽正要发动自杀式攻击的时候
可贝儿头顶的云层打开了一个小洞。月光从洞口倾注于大地,并照耀在少女身上。虽然只是微弱的光芒,但身为太阳反射光的月光让少女的身体取回了一点力量。
红光再次包围可贝儿的身躯,她用力甩开管理官的手。
奇怪,这云层应该是用我的力量呼唤过来的。
不知何时,风势也变小了。
在灌木林里,一名青年茫然地眺望着天空。他怀中的蕃茄已经耗尽力气进入休眠模式,不过青年把蕃茄最后喃喃说的只要让可贝儿沐浴月光这句话付诸实现了。
把她错误的荞麦知识完全矫正以前就让她回宇宙,对一个荞麦迷来说会很困扰。
云层那像针一样的心洞渐渐扩大。
管理官至今都是一边操纵天候,一边与可贝儿对打。但是一有干涉的举动出现,他便开始失去些许的集中方。
这星球上居然有足以干涉我的力量的农力者存在
费亚注意到管理官的自言自语。说到拥有足以对抗外星人之力的天候操纵者,别说在学校里,在关东附近的县市中,符合的对象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原本如果没有很重大的事件,伊达并不会操纵天候。虽然他在球技大会上使用了力量,但那有一半以上是上原一马让他这么做的。
尽可能把天候交给自然决定的伊达,也许在这次突然来袭的台风之中察觉到一些不自然的征兆。
(──说不定他能处理那个台风。)
然而无法否认,月光的力量完全不足。可贝儿果敢地向管理官发动攻击,但一切攻击不是马上遭到还击,就是被彻底地防御下来。
月光果然还是只有这点程度而已。
可贝儿从波姆身上获得的储备力量也已经用尽,只靠月亮微弱的能源,她无法长时间完全释放出能量。管理官虽然等着她能源用尽,不过他认为差不多也该解决执拗地紧咬不放的可贝儿,因此摆开了架势。
你应该连接下我一击的余力都不剩了吧?
可贝儿因为能量消耗殆尽而剧烈地抖动肩膀并发出喘息。管理官无声无息地奔跑到她的眼前,打算再次把压缩的空气弹压向可贝儿的腹部。
那一瞬间──少女的身躯被从旁冲过来的某个人压倒在地。两人在土壤上如拥抱般翻滚几圈这个人是总算登场的农业狂人。
干得好,一马!
一听到美里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可贝儿才赫然回神。紧紧地抱住自己的人身上还混着些微的泥土香。
一马先生你来了?可是,为什么?
你不要紧吧!费亚在哪?那家伙又和管理官联手欺负可贝儿吧?喂!那个马铃薯是什么东西啊?
如果可贝儿是妈妈,对马铃薯合成兽来说一马就是爸爸了。马铃薯合成兽把滚倒在地上的两人抬了起来,一马便迅速拿出锄头进入战斗模式。
就先从这家伙开始
爸爸!爸爸!
如果是普通人,应该会觉得恶心而马上用锄头打碎它但也许这是农业狂的本能所致,一马一瞬间就察觉了这只马铃薯合成兽的真实身分。
你是本大爷和可贝儿培育的马铃薯吧!居然长得那么大了
不会太大了点吗?
美里的吐槽一针见血,不过就算变成合成兽,一马也无法伤害自己的作物。
倒不如说,他把怒火发泄在费亚的身上。
你竟敢竟敢让本大爷和可贝儿一起种植的马铃薯长得那么巨大!谢谢你!我再世不会绕过你了!
(──哪一边才是真心话呀曰)
身为平凡人代表的青梅竹马哑口无言。另一方面,说到身为拖延时间的幕后功臣的金发疯狂科学家。
管理官!快杀了这个粪坑农业笨蛋!顺便一提,我正是幕后的黑手,今天就让我先回去吧有点累了。
当一马他们到场时,费亚留下如此变脸似的台词后,就离开农业用地了。
啊,等一下,费亚学姊!
咦?咦咦?可贝儿和学姊好像变得比较亲密了?
虽然费亚并不打算和她套交情,但费亚在可贝儿心中的评价提升了。
脾气别扭的学姊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农地的另一头。从她逃跑的速度,看不出来她并不擅长运动。
啧!不管怎样,马铃薯太郎!不管你是合成兽还是什么,都是本大爷可爱的作物!你可别因为变大,味道就变差啦!
当放弃追上费亚的一马一回过头,马铃薯合成兽已经被管理官放出的冲击波打碎了。
你、你做什么!从太郎那个大小别说今晚的下饭菜,那可是可以煮几星期份咖哩的马铃薯耶!
呜呜一马先生,比起哀悼儿子的死,你居然把它当成咖哩的材料来看!它明明是我和你的爱情结晶呀!
虽然有费亚与伊达的支援,直到刚刚都被迫独自战斗的可贝儿还是恢复了正常的表情。成熟化模式也在不知不觉间解除了。
可贝儿,你没事吧?肚子还是别的地方会不会痛呢?
我、我没事。虽然肚子有点饿了
那要回去了吗?今晚居然有台风真是头疼。啊,你应该不是骑脚踏车过来的吧?那你坐我后座的坐垫吧!
好、好的!我要跟美里小姐一起回去!
一马对不知不觉之中准备回去的两个少女吼道:
那管理官要怎么办啊!
交给一马你搞定吧!对吧~~可贝儿?
唔!我居然会被美里小姐的步调牵着走,竟然忘了自己的战斗!真是失算!
瞪着管理官并加以牵制的一马突然浑身无力。
另一方面,管理官虽然努力保持表情不受影响,但是太阳穴附近却浮现了粗大的青筋。一副只要再多加上一点刺激,他就会爆发出来的状况。
那个一马先生、美里小姐我想和管理官一决胜负,并回到自己的星球去
你在说什么!只要打倒这家伙,可贝儿就没必要回到自己的星球去了吧?全都是这家伙不好吧?
一马,身为外行人的我或许不应该这么说,不过我们打得倒他吗?感觉上就算可贝儿用上全力也赢不过他耶。
被丢着不管的管理官因为太过寂寞(?),所以不禁想称赞美里冷静的观察力。对自己发出意见的时候也好,他认为地球人之中,美里也算是很优秀的。
我应该说过,假设你们赢过我,也只是让替换的管理官前来而已而且莉可贝儿西根,你的目的本来应该是让那个少年觉醒,并把他带回我们的星球吧?
管理官终于无法忍耐,把可贝儿最不想说出来的目的曝露在一马面前。
本以为他会感到相当震惊,但一马却冷静地用一如往常的口吻回答:
什么!本大爷可以到可贝儿的星球去吗?
那个,一马先生如果和我一起走,你就再也不能回到这个星球来了喔?这样一来,你就再也见不到美里小姐和爷爷奶奶,还有学校的大家了!
其实可贝儿希望自己能亲口说出一切,然后从一马他们面前消失。可贝儿对没能说出口的自己感到相当后悔。
为了拯救我们的星球,需要在一马先生体内沉眠的繁荣之力。可是,因为宇宙相当广大所以一定能找到其他人的!因此我希望一马先生能留在这个星球上实现自己的梦想!
太过急骤的进展让美里无法掌握情况而抱住脑袋。
嗯总之是怎么一回事?总之可贝儿的目的就和你第一次到一马家时,你和波姆开玩笑说出的话一样,真的只是要绑架一马吗?
可是现在的一马先生如果用花来比喻,还只是花苞而已!相反的,如果让繁荣之力完全开花的话说不定会有我们以外的人来绑架一马先生!
少年放开锄头,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自己的掌心。
本大爷是拥有足够拯救一个星球的才能的人吗?
为什么像你这样的家伙身上会拥有繁荣之力的碎片这件事本身就让我无法容忍。而且你还连用法都不太明白
即将爆发的管理官把目标从可贝儿变更为一马。
一马先生快逃!
可贝儿已经无法成熟化,也没有力量足以对抗爆发的管理官。管理官的手中朝一马放射出袭击波姆时所放出的冲击波。
你、你要干么?
可贝儿冲到打算以发光锄头应战的少年面前。
莉可贝儿西根!你做什么?
现在的可贝儿身上已经没有刚才的战斗力。可贝儿代替一马接下管理官施放的冲击波,身体飞了出去并滚倒在土壤上。
可贝儿!混、混帐!这是男人该做的事吗!
一马冲过去抱起她。可贝儿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双手所及之处的衣服纤维就有如细砂一般即将散落。如果是普通人吃下这一击,无法保证能够活命。
都是因为你的弱小发现受她保护的自己有多么弱小吧,地球人!
可贝儿!医、医院!哇哇,哪褛可以帮外星人看病的?NASA?美国太远了啦!
就连美里也陷入一片混乱,不知道应该在手机里输入警察局、消防队或是救护车的电话号码才好。
我、我不要紧,这点程度
可贝儿试着想站起来,但全身的神经就像断掉一般动弹不得。如果没有成熟化,是不可能对抗管理官的。
当然,就算身上沉眠着繁荣之力,管理官也不是一马能挑战并且获胜的对手。
不要动如果不狠狠揍那家伙一拳,本大爷咽不下这口气。
这种话应该衡量一下对手的实力再说。
一马悄悄让可贝儿躺下并交给美里照料之后,便把锄头扛在肩膀上。
好了,混帐你就站在那别动。
再也不会有人保护你了你想死吗?
月光从乌云间直径约一公尺的隙缝中照射下来,映出一马与管理官的身影。伊达一直注视着身为学弟的少年。就算自己出手帮忙,他也应该不会开心吧!伊达也看出刚才的冲击波有些手下留情。
但是,要是外星人青年当真打算杀死一马,伊达也做起随时能够介入的准备。他让昏迷的波姆躺在附近的柔软草地上。
呜喔喔喔喔啊啊啊啊!
一马依然大幅度地挥动锄头。这对管理官而言轻而易举,他轻松地躲过锄头毫无变化的一击。
别跑!乖乖让本大爷耕耘吧!
连打都打不中的攻击是没有意义的。
管理官反过来在一马挥起锄头的时候窜入它的怀中,瞬间把空气炸弹压在他的腹部上。
结束了
传出了类似烟火爆炸的低沉破裂声响。尽管只有一瞬间,伊达的身躯从灌木林中微微一动。一马虽然没有倒下,他的嘴角却滴落了红色的液体。如果被完全打飞出去,说不定还能舒缓些许冲击力。
哇嘴里都恶感觉糟透了。
等等,一马!你不会死吧?
美里一屁股坐倒在地。这既不是她能介入的情况,而她也已经搞不清楚状况了。
一股痛楚与热意交织在一起的物体在少年体内一涌而上。但是,他仍然剩下足以面对管理官的力气。
呼呼
如果再给身体一点冲击,赤红的液体就会从一马口中漏出来。
真是的本大爷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外行人该说是普通人吧!不过只有不肯放弃这点可不普通喔
一马再度拿起锄头,摆开架势面向管理官。
住手!一马!你会死的!
美里的话无法传入他的耳中,一马挥动着感觉起来大概比平常重二倍的锄头。管理官也许是傻住了,他并没有展开反击,只是持续闪避攻击。
一马先生住手快逃
本大爷还能继续应该说,本大爷觉得如果不继续撑下去就逃跑的话,以后好像会再后悔!
我不奉陪了。
管理官用手轻轻挡开锄头,明明没进行反击,失去平衡的一马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如果想赢过我,就等到繁荣之力觉醒再说
管理官的声音与耳鸣一起在一马耳中回响。
可贝儿!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使用繁荣之力!
拿锄头当拐杖撑起身体的一马如此呐喊。
美里小姐肩膀借我靠一下好吗?
咦可是可贝儿已经全身是伤了
美里已经快哭出来了。重要的朋友们受了重伤,自己却什么也做不到自己这副没用的德性让美里很难过。
拜托你我已经做好觉悟了。我不会再让他继续下去了。
可贝儿的体力已经消耗到没办法靠自己站起来,但是她的眼睛正强烈地向美里示意。
可贝儿缓缓地站起身。
请带我到一马先生那边去
嗯
就像两人三脚一样,可贝儿与美里缓缓地穿过马铃薯田。战斗已经让马铃薯田的面积一半左右都变得乱七八糟。
可贝儿要怎么用?有什么方法吧?
只有一个非常危险的方法
可贝儿靠着美里的肩膀站在一马的身旁,并以认真的表情告诉少年。
别光隔着衣服去摸请像这样更直接地搓揉我的胸部。
咦?
一阵沉默包围了夜晚的田地。
你、你、你、你突然在说啥!为什么是那里!为什么搓揉的地方一定是那里啦!
可贝儿!振作点!你要不要紧?没撞到头吧?
两个地球人开始慌张起来。但别说可贝儿,就连管理官都一脸认真的模样。
西伊管理官要是一马先生就这样觉醒的话
虽然问题很多,但作为珍贵的样本,有必要把他带回母星。
那么我只有借用一马先生的力量打倒管理官了。
可贝儿突然离开美里,抓起一马的手并压在自己的胸部上。因为刚才的冲击波而脆化的纤维轻易地裂开,一股直接的触感以及柔软、温暖的感受传递到少年的手上。
这、这股从身体内侧涌上的感觉是什么啊?
别用那种奇怪的说法不对,你快点放手啦!
尽管直到刚才都还嘴角流血,一马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庞已经恢复成原来的模样。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少年全身都被一股连身为普通人的美里都能看见的强烈金色光芒包围。
如传承所述的觉醒吗不过,既然他变成样本的话,就得捕捉起来才行。
管理官再度拉近距离,让空气弹在一马的腹部爆炸。
喂喂,本大爷现在已经有那种叫什么的力量觉醒呜喔!
话才说到一半,压缩的大气就已经爆炸了。一股冲击力掠过一马全身,一马就这样再度豪爽地喷出鲜血之后,便碰地一声倒在地上。
一、一马!可贝儿?咦可贝儿不见了。
一道少女的声音从左右摇头寻找的美里头上响起。
成功了!终于变成C罩杯了!
胸部不像平常那般平坦的外星人少女身影浮现在月影之中。
咦?觉醒的人结果是哪一边?
得到一马先生的繁荣之力我已经发育到C罩杯了!
如果还有羞耻心的话,希望她能穿上一点衣服。但是现在的可贝儿脑袋里已经注入太多麻醉药,陷入宛如坏掉的水龙头般无法停止的状态中。
可贝儿一跳,做出一个前空翻之后漂亮地着地。
藉由一马的力量藉由虽然仅有一瞬间但已觉醒的繁荣之力,可贝儿的身体内充满能源。红发红眼的少女在上半身非常自由自在的状态下严厉地指着管理官,身影中的胸部还上下持续晃动。
这样就能一决胜负了!
一、一马振作点可贝儿!拜托你穿上衣服!
一边把趴倒在地的一马拉了起来,平凡人代表的美里一边发出惨叫。
可贝儿从农地旁边拿起像保鲜膜一样卷成筒状的塑胶垫并啪地一声打开,像斗蓬似地披在身上。
居然在这种环境下进行到成熟化的第三阶段,难道我低估了这个少年的力量吗
之前的从容不迫全被一扫而空,管理官的表情掠过一阵战栗感。
从头到尾,都在杂木材里注视着战斗经过的伊达仁停止对天空的干涉,并离开了现场。因为他亲身感觉到可贝儿的力量已经在管理官之上。虽然没有其他根据,但伊达的直觉到目前为止从未失误过。和一马比赛网球时也是,对于球会飞往哪个方向,他不知为何都能在事前就预料到。
这次也一样,使达有这样的预感。虽然还在战斗途中,但伊达已经看到结果了。
干涉消失了,那么只好集中起所有的力量
持续接近的台风突然从东京上空消失,然后像瞬间移动般地出现在双叶市。风速达每秒四十公尺的大风突然袭向可贝儿。
这、这样下去的话田地会完蛋的!笨蛋一马!快想点办法!
雨水乘着风势倾盆而下,才一下子就让田里淹水了。浇水虽然有益,但仍有个限度。而台风降下的所有雨水简直像化为瀑布般降落。
笨蛋一马,快起来:什么嘛:我和乎普通的生活快点回来呀|.
又快哭出来的美里的话完全没有传进一马耳中。少年正发出豪爽的打呼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在雨中,太阳的力量应该也会跟着衰落没有吗?啧!
可贝儿全身的红光宛如火焰般包围着她。
完全看不出她因为雨势而弱化,可贝儿就这样笔直地走向管理官。
即使强风袭来,少女并没有停下脚步。
即使打倒我也什么都不会改变!
我已经不愿意什么都没做就逃跑了!
少女把包围全身的红光集中在双手上,然后将光芒随着双掌打击向管理官的胸膛。一瞬间,风和雨都突然停止下来。管理官将一切的力量转换在防御上,但也无法停止涌入的能源奔流。
(──这就是得到繁荣之力,被选上的少女的力量吗?)
无法抑制的红光完全解放,被双掌打打飞出去的管理官飞到一马与可贝儿的马铃薯田正中间。
咦、啊等一下,不可以!这个发展太糟糕了啦!
至今一直笼罩在天空上的乌云完全被吹散,并露出了漂亮的星空。当一根散发红光的光柱出现在黑夜里时一切都随着大爆炸一起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