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集英社
  3. 我们的蔬菜不够
  4. 与田有关的Lesson1 这个要种种看!
  5. March.25 学校是培育农家梦想的地方
  6. 繁体版

March.25 学校是培育农家梦想的地方
2017-06-24 08:54:38

		

──三月二十五日。
一马和美里正在上原家的客厅吵架。虽然他们常常吵架,不过对两人来说,为了外星人而吵架倒是头一遭。
我绝对要带她到学校去上课!如果要学习农业,到农业高中才合适吧?可贝儿也想到学校去吧?
所以我就说不可以!不是可贝儿你的错,所以不要露出想哭的表情,好吗?这是有很多原因的。应该说对外星人而言,地球农业高中的门槛有点太高
别说傻话了!哪条法律上有写外星人不能上农业高中的!
傻的人是你!可贝儿是外星人的消息一旦曝光,别说要学习农业,应该会先冒出一堆像是电视节目的采访、研究幽浮的科学家或是外国来的黑衣墨镜男之类的人吧?
只要不穿帮就行了吧?
没办法保证不会穿帮吧!而且,如果要教导可贝儿学习农业,只要让她帮铁心爷爷的忙就可以了
两人彼此互瞪着对方。因为他们都是认真地为可贝儿着想,所以双方才会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的确只要帮爷爷的忙,除了基础还能学得所有的农业技术可是这么一来,本大爷就不能教她了!
那又不关你的事吧?如果到学校去,可贝儿搞不好会被人欺负耶?她在外表上也很引人注目
听好了,美里学校就是社会的缩影。总之我打算让可贝儿到学校去,让她也能好好学习到这个世上的一切!正得要明白世间事,才能够明白世人所需求的商品、所要的新娘形象以及了解自己!
你这对世界没多少认识的人说出的话根本没有说服力!
就像观赏着网球赛对打的观众般,可贝儿不断来回地看着一马和美里。
两位
可贝儿露出了一脸快哭的表情,因为他们真的吵起来了。
正当可贝儿准备阻止两人吵架的同时,两人一起看向她并同时开口说:
你想去学校吧?
学校里有很多危险唷!
请问,学校是什么地方?
可贝儿虽然把地球视觉系乐团的歌词全部默背了下来,但却不知道学校是什么。可贝儿对知识的挑食,让一马和美里都叹了一口气。
听好啰?学校就是用来读书、参加社团、上学生餐厅吃饭、谈恋爱、耕田、惹老师发火、考试还有在书桌上用雕刻刀刻上名字的地方!
咦?刻上去吗?
没错!就是用来刻划一页青春的地方!
一马的说明让外星人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想去!我也想去刻划!
不可以,可贝儿!学校里虽然有很多人,但却不能保证人人都是好人。而且因为可贝儿太显眼了,搞不好会被人欺负吧?而且外星人是非常稀奇的,只要被别人发现你是外星人,就会有很多不速之客不请自来!像是绑架犯、新闻节目、女性周刊、心灵节目、军事大国之类等等
我都说不要紧了,美里!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可贝儿的。
如果她是你一个人就能保护的对象.那我也不必担心了!
一马能做到的,顶多就是保护可贝儿在班上不受欺负罢了。
所以我希望可贝儿能乖乖待在家里当然,到了星期六日或是我们学校放假的时候,我会和可贝儿一起到你想去的地方因为可贝儿很可爱,搞不好会遭到坏人的搭讪或挖角到时候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美里以认真的眼神拉起可贝儿的手。她的眼中写着,如果让可贝儿到学校去的话就会引发许多问题。
是、是这样吗?
不行,可贝儿!你还是应该去学校!
去学校对可贝儿来说比较危险,你还是不懂吗!
可贝儿替始终保持平行线约两人做出了决定。
:美里小姐我、我想去学校!
可贝儿但是,不去学校也可以学习农业喔?
因为一马先生和美里小姐最近开始都要到学校去上课吧?这样我会很寂寞的。
可贝儿露出了打从心底感到难过的表情,那个表情就像被雨淋湿、遭到抛弃的小狗而让美里无法反驳。
如果自己站在可贝儿的立场美里心中认为她还是尽可能地不想与两人分开。
那就决定让可贝儿去上学啰!
一马浮现满脸笑容,可贝儿也很开心地回答:是的!我会加油的!然而,他们三人还得面对一个大问题。
对了学费之类杂七杂八的开销要谁来出?外星人可以上学吗?
美里的喃喃自语,让一马的笑容瞬间消失。
虽然现实的问题让可贝儿的入学一度陷入危机,但问题却意外简单地解决了。
关于学校方面,一马向校长直接请愿。
只要有农力,不论是外星人或地底人,我们通通欢迎。
虽然美里认为应该隐瞒可贝儿是外星人的事,不过一马说出:只告诉校长真相就好,他是个很通情达理的家伙。之后,美里便毫不隐瞒地向校长说明事情原委。
虽然一马不知道校长的真实年龄,不过大约四十岁上下的校长一边听着一马的请愿,始终一边眯着眼睛且笑颜不绝。校长总是穿着一席白色西装,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很超乎常人想像。总而言之,校长是个既年轻又带有点来历不明气氛的人。
(校长真的会相信一马说的话吗?)
虽然校长看起来不像陪着学生胡闹,不过美里的担心马上就消失了。
那么嗯,你是莉可贝儿西根小姐吧。那请你接受校长挑战吧请你让我看看你所拥有的农力。只要是有趣的农力,我就立刻把你编入二年级。
好!放心放手一搏吧!如果是可贝儿一定办得到!
请问,我应该要做什么?
可贝儿站在校长与一马之间发呆。
所以说,这才是校长挑战啊!
校长挑战是第三高中特有的制度,简单地说就是去挑战校长提出的课题。一旦获得认同,校长就会替该名学生提供一切援助。
一马过去曾向校长挑战比腕力,而在获胜后得到了自己的田地。
不管怎样,这次只要让校长大吃一惊就行了!让他看看你的力量!
可贝儿!虽然不太清楚,不过我会替你加油的!
是、是的!那么嗯
可贝儿从包包里拿出红色胶囊并释放出波姆。
我会和蕃茄说话!而且还是说国语!
飘浮的波姆直盯着校长看,校长则与蕃茄四目相对那颗蕃茄正啪啪地挥舞着天使翅膀在空中飞行。
波姆!我希望能享受雅致谈话的午后义式浓缩咖啡时光,并搭上优雅华尔滋的节奏!
莉可贝儿西根大人真是的,别再拿圣诞红歌词来对话了!
校长马上说出:及格!
一马和美里带着可贝儿开始展开校内参观活动,目前正在观赏介绍学校的录影带。
我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能过关。
与天真无邪的可贝儿相反,美里一边喃喃地说并一边大大地叹了口气。
哈哈哈!你很努力嘛,可贝儿!
这都是靠两位的加油,还有托波姆的福!
校长连点心钱、每个月的零用钱、网路费与有线电视费用都算进去了怎么突然给一个不请自来的人这么好的待遇?
美里对此相当难以释怀。因为可贝儿通过挑战,校长连附加的要求都一起爽快地答应了。这一点让她非常介意。
算了,有什么不好?事情很顺利就好了。
一马朝热衷于校园介绍录影带的可贝儿瞥了一眼并微笑地说。
(──一马总是这个样子。这次总算靠可贝儿的努力应付过去,可是提出挑战的人却是一马耶)
一马虽然是个笨蛋,但只要拼命去做就能幸运地达成目的;他即使迷路,到处乱走也会不知不觉走到认识的道路上。本人对此非常自豪。
事实上,小时候两人曾经跑进山里并迷路。美里总是嘟着嘴,一副快哭出来地说:我们遇难了,会死掉的。而一马总是说总会有办法的!替美里打气,并带着她在山里绕来绕去。虽然累得精疲力竭,但他们却在太阳下山前抵达了小学的上学路线。这个难为情的回忆在美里脑海中醒了过来。
美里一脸狐疑地问了一马好几次:为什么你知道路?一马本人却坚持:我才不知道路,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就好!
(──总觉得好像这次也一样。)
一切或许都只是偶然。但从结果来看,这次事件却也不知不觉地顺利起来。
好厉害!在学校要上课吧?大家的书桌排在一起,让老师教导功课好像很有趣!
很厉害吧!而且上课时还会和班上同学互传纸条,或是在教科书里的伟人照片额头写上肉不过严禁用手机传简讯喔?因为少了传纸条那种手工的味道!
是、是这样吗?传纸条好像很好玩!
传老师的坏话、恋爱的话题还有肥料的比率之类!因为这里是农业高中嘛!
你在教她什么奇怪的东西?
在平常的上课情景之后,录影带按着开始播放每年的例行活动。光是春天就有入学典礼、开学典礼以及健康兼农力检查,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黄金周结束后的球技大赛。
在那之后,还有与普通科共同举办的森林夏令营以及暑假的农力竞技赛,秋天则有大文化祭等着他们。
不只是用功念书而已,学校还会举办各种活动喔!只要能征服这些活动,就等同于征服了学校!
学校可不是用来征服的地方,所以可贝儿千万别把这个笨蛋的话当真喔?这么说来,今年的球技大赛也是共同举办吧?平常虽然没什么感觉,不过这所学校的普通科和农业科的区隔很不明显,大家感情也不错应该是因为有这类两个学科一起进行的活动吧?
哇啊~~!好像很好玩!对了,什么是森林夏令营?
就是大家一起露营大吵大闹!
大吵大闹吗?好好玩!
可贝儿的眼睛开始闪闪发光。
不知不觉,电视的画面转为田地里的实习活动。
好大!这些全都是学校的田地吗?
听说面积有十三个东京巨蛋那么大,市区内也有果园与水田之类零星分布喔!
当旁白的说明一结束,画面变为秋天水田风景的一瞬间,可贝儿发出尖叫。
不要!在割稻!稻子被割下来了!
等一下,可贝儿?为什么你要闭上眼睛又捂住耳朵?这只是收成的场景剪辑呀?去年我也有参加喔!
对身为一般人的美里来说,这不过只是稀松平常的景象而已。顺带一提,普通科的学生到了初秋也会以与农业科交流为名目,将割稿的经验与上课内容互相结合。平常无缘接触学校耕作地的普通科学生,也能充分享受到秋天收获的乐趣。一年级时是割稻,二年级则是到果园尝试摘葡萄。
为、为什么这种恐怖感没办法传达给美里小姐?这是在杀稻子耶!
可贝儿!看来你还不能理解地球式的农业!入境就要随俗!对你来说,割稻看起来也许是种残酷的行为,不过这是我们的文化!如果你还是很讨厌的话那就滚回去!回到你的星球去!
呜、呜呜我会积极改进的。
即使眼中已半含泪水,可贝儿听完一马所说的话后还是点了点头。美里自然而然地抱着让她去上农业高中真的好吗?至少也该让她待在普通科吧?要是她的真实身分曝光的话那该怎么办?的疑问。
三人离开之后,校长重新披上自豪的白西装并轻声叹了口气。
除了校长之外,另外还有一名男子站在房间内。他并非从门口进入房间,而是突然无预警地冒了出来。
他带给人一种与可贝儿似曾相识的感觉,原因出在那套紧贴身体的紧身衣上。那名男子在紧身衣上面还披着一件类似大衣的外套,身高也比较高。
我知道一马的力量还很微弱。
他们似乎已是旧识似地,由校长率先开口说话。他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校长的表情却有一点僵硬。
莉可贝儿西根负责的区域本来就不是这个行星。如果不尽速把她送回母星的话暗中调查的结果,她和上原一马完全不匹配。
青年淡淡地说道。
不过一马不是个坏孩子。他的确有点我行我素,但他似乎是纯粹地替莉可贝儿西根应该称为可贝儿的少女着想。
这并不是努力能够填补的差距,这是资质的问题。
资质吗?那我想再也没有比一马拥有更高资质的人了──他拥有比任何人更爱农业的热情这种无可取代的资质。
青年朝微笑的校长浮现出冷笑。
那么,请务必让那份资质只在这个星球上发挥她的肩膀上担负着我们的未来,不能随意交给那名少年。
校长则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认为可贝儿是命中注定才会来到这个星球上的。偶然不也是命运的一部份吗?而且我看得出来,如果要强制带走可贝儿,一马一定会全力抵抗的。
莉可贝儿西根会被传送到这个星球上,只不过是管理系统发生错误而已要是万一她不服从我的指示,那我先做出警告,有可能得靠武力解决。
西伊我可以说一件事吗?
什么?
你那副外星人的打扮太显眼了,别在学校里太引人注目喔。
这要看他们的态度而定。
两人交换过简短的话语后,一团类似黑色水洼的物体在穿紧身衣的青年脚下蔓延开,青年佛被吸入其中似地消失身影。



                    


.